当前位置: 首页 >> “辞海之父”舒新城与《辞海》的半生缘 >> 正文

“辞海之父”舒新城 与《辞海》的半生缘

2017-04-10 来源:湖南日报

  收藏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辞海》多种版本。

  收藏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辞海》多种版本。

  舒新城在吴淞中学任教留影。

  舒新城在吴淞中学任教留影。

  上图:当年的中华书局图书馆。

  上图:当年的中华书局图书馆。

  上图:舒新城纪念馆里,陈列着他与文化名人的来往书信。

  上图:舒新城纪念馆里,陈列着他与文化名人的来往书信。

  几代领导人关注《辞海》编撰出版

  墨绿的封面,书页已有些发黄……镜头摇过1936年《辞海》第一版,定格于2016年通过国家验收的《大辞海》。

  数秒画面,时光之履已跨过80个春秋。2016年12月29日晚7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头条播报重磅消息:“习近平致信祝贺《大辞海》出版暨《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80岁的老《辞海》,成为新“网红”。

  《辞海》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大型综合性辞书,几代中国人案头的“无声老师”,被誉为“历史和时代的档案馆、大事记和里程碑”。

  在这一辞书里程碑的起点刻度里,历史留下了一位湖南溆浦人的名字,他就是《辞海》第一版主编:舒新城。

  习近平总书记致信祝贺的消息传出,在辞书出版界,特别在舒新城的家乡溆浦,人们感到无比自豪。

  2017年1月3日,一场关于舒新城与故乡的座谈会在溆浦召开。与会专家说,一部《辞海》关乎中华读书人。几代领导人重视《辞海》编撰出版,更增加了我们对民族文化的自信。

  是啊,《辞海》的编撰也曾惊动一代伟人毛泽东。

  新中国成立后,舒新城念念不忘对1936年版的《辞海》进行修订增补,但直到退休也未能如愿。推动《辞海》修订的,是此时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毛泽东。

  舒新城与毛泽东同庚,在湖南一师同过事。

  毛泽东算得上《辞海》的忠实读者。转战陕北,他箱子里只带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辞海》。1957年9月,毛泽东在上海接见舒新城,并对他提出的编辑《辞海》修订本和百科全书的建议当场表示“极为赞成”。毛泽东要舒新城“挂帅”。舒新城说,人手不够,经费有限,自己年纪又大了。毛泽东风趣地说:“自己干不了,儿子接着干。”

  1959年春,66岁的舒新城任《辞海》编委会主编,吕叔湘、陈望道、夏征农等一大批知名学者加入。编辑过程中,舒新城住院手术,仍坚持卧床审阅,出院后还多次带着干粮当午餐,到上海图书馆找参考资料。因过度劳累,他不得不再次住院,病情严重到实在不能执笔时,他嘱咐妻子代为记下《辞海》的修订意见。

  1960年11月28日,为《辞海》耗尽最后心力、67岁的舒新城,魂归故乡。

  54年后的2014年,舒新城纪念馆建设破土动工。

  新年伊始,记者来到雪峰山麓,走进溆水岸边的四合小院,与人们一道缅怀这位著名的出版家。驻足在展厅里一幅幅当年的黑白照片前,仿佛那位着长衫戴眼镜的主编大人,还会从书堆中抬起头来说:编《辞海》,一点也马虎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