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辞海之父”舒新城与《辞海》的半生缘 >> 正文

舒城新的倾城之恋

2017-04-10 来源:新京报

  化装逃离成都

  事不宜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舒新城在成都多呆一天,就增加了一天的危险。李劼人被释后,陈岳安和李劼人以及刘舫、林静贤等人就开始了周密策划,以便尽快让舒新城安全离开成都。而要离开戒备森严、暗探密布的成都,需要办两件事。一是改装,他们认为,舒新城的标识除姓名外,就是西装革履长发无须及大眼镜与湖南话,所以让舒改穿长袍布鞋,戴墨镜,操蓝青官话,剪掉长发,剃成光头,留胡须,姓名改为余仁,扮成京华书局主任身份。二是路费,而陈岳安早有准备,除去轿夫的工资外,还为路上备有数十元零用钱,并先汇了一部路费到重庆,解决了重庆到南京路费。

  5月10晚,陈岳安带着轿夫来胡先生家相见。11日凌晨,开始起程,陈岳安和李劼人赶来相送。出发时,陈还告诉轿夫,说轿中的乘客是北京人,是胡家的亲戚,对此地语言及地方情形不熟,请路上一定善为照顾。出城门时,守城军士睡眼朦胧,未遭仔细盘查,得以顺利通过,经龙泉,过简阳,终于到了安全地带。又经过十天的旅途,舒新城于5月20日到达重庆,彻底安全了。

  舒、刘二人终成眷属

  毫无疑问,这件轰动全国的师生恋爱事件对舒刘双方各自的思想、生活等都带来了巨大影响。舒新城在1929年回顾这件事时说:“我虽不敢说此时以前与此时以后的我,完全是两样,但对于人生与社会的了解因此而进步得许多。也许我现在与未来的生活,有形无形都为那次的事变所影响。”舒于1925年6月回到南京以后,转而专门从事教育研究和著述工作,整理近代中国教育史。1928年,他又接受中华书局总经理陆费逵的邀请,继徐元诰主编《辞海》,后又兼任书局编辑所所长,从教育界走向了出版界。

  从这件事中,舒新城对刘舫的了解更进了一步,认为她的表现似乎不是一般青年尤其年未二十之女子所能有,不但对别人的诬害视若无睹,而且还时时关心他人的安危,甚至考虑到他出川之后何处入校等问题。所以,因人格上的互相吸引,他们之间因此次事件结成了生死之交,尽管他们当时还说不上恋爱,只是交往比较密切而已,可从他们之间通信集《十年书》前后的称谓就可看出。但自此而后,彼此的潜意识里确实滋长了爱情的火苗。后来,随着两人通信的频繁,接触愈来愈深入,六年后,他们最终在上海走到了一起,组建了新的家庭,并育有子女二人。

  所以,1925年发生在成都高师的恋爱风波确实是舒新城和刘舫二人走向结合的一个转捩点,或者说,正因为这场风波,成全了后来舒刘二人的喜结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