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辞海之父”舒新城与《辞海》的半生缘 >> 正文

舒城新的倾城之恋

2017-04-10 来源:新京报

  舒、刘在高师成为众矢之的

  舒新城来高师任教之前,事先与校方有过约定,薪金方面,每月二百元,与成高一般的教师相比,确实优厚得多,而且每月的薪水不得拖欠,订立这样的待遇确实是全校仅此一人。所以,他一到成都高师,就引起了一些教师的不满。到了1925年的4月初,学校因经费问题,全校教师曾一度罢教,舒新城因学校未欠自己的薪水,不但拒绝罢教,而且还加课,这更遭到其他教师的嫉恨。此外,在教学安排上,为了在规定的时间内把课上完,他不得不为学生加课,这使同事感到异样,也使其他老师感觉不快。

  在教课之余,舒新城还不断在校内、其他学校、各种学术团体演讲,平均每周有二三次,极为活跃,乃至成都的报纸几乎天天有舒新城讲演情况的报道。如他在1925年三月底四月初的演讲:

  在校内英语部留别会中讲《人格的教育》,数理部留别会中讲《科学的教育》,在三年生考察团出发时,讲《教育调查常识与成高之将来》,在校友会送别毕业学生时,讲《教育家的责任》……在成都公学讲《我的理想的私立学校》,在外专十周纪念会讲《中国教育制度问题》……

  与上海、南京相比,20年代中期的四川教育落后、思想保守,而作为教育改革家的舒新城,一来到成都高师,社会上的所见所闻也让他很快就感受到了旧有教育制度的弊端。在讲演、课堂上,难免借题发挥,对于学校的规章制度、作法多有责备之词,这又得罪了成都教育界的当权人士。

  而学生刘舫,她的成绩不但优良,而且面容姣好,极易成为异性追求的对象,而追求不到的异性又容易转化成恨,随时等待发泄。对于同性来讲,她的成绩、面容以及知识使得她鹤立鸡群,令人望尘莫及,这也容易成为她们嫉妒的对象。

  所以,两位“红人”的交往很容易成为学校各方关注的焦点。正如舒新城事后分析:

  她与我相往还,我在那时既已风头健得令人难堪,她又那样“红”得令人侧目,我们的往还无异在一般人的“妒”与“恨”的积薪之下烧着火,只等积薪干燥到相当的程度,便会自然而然地燃烧起来。

  校方强令刘舫退学未果

  此时,军阀杨森的姨太太也在成都高师就学,一些女生以长官眷属为后台开始排挤刘舫。第一步联合女生冷淡对付,第二步偷阅她的书信日记,希望找到有可以籍口的资料,第三步向学校当局告发其行为不正常,欲图借长官眷属之意强学校令其退学。

  1925年4月24日下午,傅校长招刘舫谈话,以多位女学生反映她与教师舒新城恋爱,并以一封舒的情书和她的日记记载的种种与人恋爱的情形为证据,为了学校安宁计,清除师生恋爱的恶劣影响,强令其转学。但是,这封情书并不是舒氏所为,以无头情书为证自然不能令人信服,而以自己的日记为证据,又涉及到侵犯个人隐私问题,所以,刘舫拒绝服从。

  4月25日,校长再次招刘舫谈话,令其转学,刘舫仍坚持不从。

  4月26日,学校致函刘的保人林梓鉴先生:谓女生告刘有不正当之恋爱,令其转学,自星期一日起不必到校上课。

  4月27日上午刘舫仍返校上课,下午林梓鉴和其女林静贤到学校,与校长理论,言语之间不免有所龃龉,学校以林静贤干涉学校行政,咆哮校长被强行斥退,并向督署请派宪兵来校监视。

  学校的这种做法迅速让全校学生知道了,其中一些富有新思想学生极为愤怒,4月27日晚,学生集中百余人开会质问校长无故令刘舫转学,无故开除女生及请宪兵监视女生的理由,要求校方收回成命,校长迫于学生的强烈反对,只得允诺收回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