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辞海之父”舒新城与《辞海》的半生缘 >> 正文

舒城新的倾城之恋

2017-04-10 来源:新京报

  结识陈岳安、李劼人

  由于人生地不熟,刚到成都的舒新城认识的朋友较少,除去校内的旧识王克仁、黄淑班夫妇以及孙卓章外,校外而过从最密者首先要算陈岳安。陈是一位佛教居士,早在1919年,舒在长沙办《湖南教育》月刊时,他们就有文字上的交往,1920年,舒新城在吴淞中学任教时,陈作为四川教育考察团的代表到上海时,两人还见过面。客居异乡的的舒新城,自然便常到陈岳安处闲聊。由于陈在成都开设了一家“华阳书报流通处”,代售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以此为媒他结识了当地一些报界人士、进步青年等。通过陈的介绍,舒新城认识了同是少年中国学会会员、《川报》的主笔李劼人,关于他们的初次见面,舒新城在其散文集《蜀游心影》中有详细的叙述:

  劼人长不满五尺,但两目灼灼有光,讲起话来,声音高亢而嘹亮,气势从容不迫,俨然向人演说的一样。他平常作事的责任心如何,我因为系初见面而不能断定,但他说话一字一句不肯轻放过,两手抱着水烟袋也在那里一口一口地狂吸,走起路来就在房间里也是大踏步向前的态度,很可以想到他平时治事的精神。

  两人交谈起来,好似久别重逢的故人,他们谈天说地,谈时局,论人情,谈家常,谈古今中外文学、教育、哲学,无话不说,滔滔不绝。李劼人个性耿直、乐观、颇有侠士之风,甚至个人的恋爱隐私也不隐瞒,“不独互道家常,就是他人所认为不可与第二人道的恋爱经验,也信口而出。他并且把他在巴黎所结识的法国爱人的影片指示给我看。”经过初次见面的畅谈,李、舒二人的关系变得密切起来,他们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出游,感情日益加深。

  结识预科女生刘舫

  如按课时的安排,作为教师的舒新城与作为预科学生的刘舫在课堂上没有见面的机会,但是,由于刘舫在王克仁家补习英语,而舒新城也时常到王家走动,他们于1924年12月24日第一次相见。由于舒新城爱好摄影,经常随身带着相机,这在20年代的成都确实是个新鲜的玩意,自然吸引了包括刘舫、林静贤这样的男女同学。因摄影之由,他们开始了频繁地交往:

  一月一日的上午,我们又在王家偶然相值,她们见我带有相机,要我为她们照相,我即为合摄一张……五日又相值,她们因为旧同学刘某岳某新购一照相机,而不会用。请我代为指导,于是第二日她们四人及高师女生王某同至王寓,我当为之指导一切。

  指导完照相之后,又为她们冲洗照片,因成都无代洗照片的照相馆,学校又无暗室,只好另行设置,并只能在夜间操作。由于照相需要实际练习,他又带领一大群男女同学在成都城内外的名胜古迹采风。

  在与教师舒新城的多次接触、交流之后,刘舫始觉得自己的知识面不宽,思想上也不够先进,于是提出向舒学国语文及阅读方法,而舒新城对于好学的人,无论男女,自当尽力指导。经过一段时间的辅导,舒新城对刘舫的学习有很高的评价:

  她则特别努力,夜以继日地阅读,并能提出问题互相讨论;写作甚勤,日记尤无间断。几於每日都有文稿呈教,我亦随时为之改削。在学校她不曾上过我的课,但自一月十五日以后,她已是我的私淑弟子。

  但是,教师舒新城和学生刘舫的相识、相交,只能算正常的男女交往(舒新城在南京已有妻子和儿子),还根本谈不上有恋爱关系,但是在风气闭塞、封建礼教极为浓厚的成都,却演变成一场危及个人性命的“恋爱风波”,今天看来,真有些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