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辞海之父”舒新城与《辞海》的半生缘 >> 正文

舒城新的倾城之恋

2017-04-10 来源:新京报

  民国文人的婚恋故事中,属师生恋的为数不少,如鲁迅与许广平、沈从文与张兆和、孙俍工与王梅痕等。尽管新文化运动以来,普通民众的思想已渐趋开放,师生恋不会遭到来自道德等方面的激烈反对,但还是有人对师生之间的恋爱有些非议,这可从鲁迅与许广平的《两地书》中找到证据。但更有极端的,因师生之间的密切交往(甚至还谈不上恋爱)却遭到一些人的嫉恨,引发当局的追捕,几乎丧了当事一方性命的事,在二十年代的成都却真实的发生过。多年后,著名的文学史家刘大杰对此仍愤愤不平:

  在现在青年人的眼里,男女的交游和恋爱在人生的过程中,实在是最平凡的一件事。但在二十年前的中国社会,尤其在西南一带的社会,在那些以旧军人伪君子卫道者和臭名士所联合组成的封建传统的旧社会,把男女的交游和恋爱,看作是一种伦理的犯罪行为。他们有时利用武力,可以制你的死命,然而社会上还要对他们歌功颂德,说他们是伦常的卫队,道德的救星。

  这就是1925年4月底5月初发生在成都高师的一起轰动全国的“师生恋爱”事件,事件中的“师”即舒新城,“生”则是该校预科女学生刘舫(济群)。一个湖南人,一个四川人,在二十年代的成都高师相识、相交,共同抵御了外界的无端责难,经历了生离死别,最后喜结良缘,谱写了一曲动人的爱情乐章。

  舒新成入川

  舒新城,1893年生于湖南溆浦,家境贫寒,上学时断时续,1913年考入湖南高等师范本科英语部,毕业后在长沙兑泽中学、省立一中、福湘女校等处任教。在此期间,开始致力于研究教育学、心理学,与友人创办《湖南教育》月刊,批判现有的教育制度,力主教育改革。二十年代初,他又在湖南省立一师、上海吴淞中学、江苏省立一中等地大力推行道尔顿制,并在《教育杂志》等报刊上撰文、介绍,广为宣传,使道尔顿制逐渐为教育界所重视,作为最早实验并大力倡导的他,一举以教育改革家闻名全国。与此同时,在长期的社会实践活动中,他接触到了恽代英、左舜生、曾琦、田汉、穆济波等众多少年中国学会会员,进而对少年中国学会的纲领、宗旨加深了理解,引起了他的共鸣。1923年11月,经恽代英、穆济波等人的介绍,正式加入了少年中国学会。

  1923年2月,恽代英应时任成都高师的吴玉章校长之聘,到成都高师任教,讲授教育学等课程。7月,恽代英离蓉,去上海出席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代表大会,会后留团中央工作。由于不能回成都高师继续执教,他向吴校长推荐了舒新城来接替自己的工作。此时,成都高师在吴玉章校长的主持下推行教育改革,而以教育改革闻名的舒新城能来高师自然是求之不得,吴校长决定聘舒新城来成都高师执教。

  1924年2月,四川政局发生变化,杨森部攻占成都,成都高师被杨森接收,吴玉章校长辞职,接任者为原高师英语学科主任傅振列(子东)。傅校长决定守约,连发数电诚邀舒新城前来成都高师执教。1924年10月15日,为着调查全国教育之志愿,领略蜀地人文风情,舒新城放弃了南京平静而安舒的生活,孤身一人,溯江而上,经武汉,穿三峡,到重庆,于11月3日晚到达国立成都高师。

  此时期的成都高师,以旧日皇城为校址,学校占地面积不过数十亩,校舍都是平房,只能容纳四五百学生,并从1924年起9月,开始实行男女同校。舒新城在成都高师开的课分别为:为三年级开中学教学法,为二年级开现代教育方法,为一年级开教育心理学,每周教课十二小时。经过一周时间的休息、准备,11月11日起,他正式开始了成都高师的执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