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声》中顾晓梦的原型:与张爱玲齐名的女诗人关露 >> 正文

饱尝冤屈的红色女特工

2017-04-05 来源:中华网

  王炳南是关露的第三段恋情中的主角。1938年,关露在上海曾借住王炳南家里,之后王炳南去了重庆在周恩来身边工作,两人时有书信来往。直到 1946年,关露终于结束了隐蔽战线的工作,安全到达淮南新四军解放区。关露像回到妈妈身边的孩子一样,感到从未有过的欢畅和踏实,她给王炳南发去了电报,王炳南欣喜若狂,准备立即乘飞机去见关露,行前他想将此事先向党组织汇报一下。当王炳南喜盈盈地来到梅园新村周恩来的办公室,把自己和关露的恋情告诉这位如兄长般的老领导时,周恩来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伤感,他很仔细地听,偶尔插进一个问题,大部分时间是沉默。

  事情要回到 1945年 9月,从当时的上海市市长钱大钧主持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中共有关组织获悉到一份国民党当局惩办汉奸的名单,其中,关露的名字赫然在列。虽然党组织知道关露是在为党工作,但社会上的人们并不清楚,国民党指控关露是“文化汉奸”,而当时王炳南是做外交工作的,时时要在公众场合露面,因此,党组织从大局考虑,决定劝说他们中止恋爱关系。

  走出周恩来的办公室,王炳南犹如落入万丈深渊,内心充满悲哀,他拿起笔给心爱的人写信,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远在淮南的关露。

  在经历了极度的痛苦之后,关露,这位坚强的女性,为党的事业和王炳南今后的前途考虑,毅然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解放在即,1949年的春天,关露来到已解放的北平。不久,她便给廖承志打电话。廖承志接了电话,知道是关露,赶忙说:“关露啊!你找不到证明人了?快来,我做你的证明人。”

  关露如约见到了廖承志,向他汇报了打入上海极司菲尔路 76号汪伪特工总部策反李士群的情况和在《女声》杂志搜集情报的情况,廖承志听后告诉关露,你要相信党,党了解你就是了。关露听了廖承志的话,心中踏实了许多。廖承志还说,你原来是写诗写小说搞文学工作的,现在还回来搞文学工作,干本行吧!当时廖承志便给周扬写了一封信,让关露去找周扬分配工作。

  周扬见到廖承志的信后,将关露分配到华北大学(即后来的中国人民大学)的第三部,任文学组组长。

  1949年 3月中旬,中共中央外事组副主任王炳南和中共代表团一道,也从西柏坡迁到香山,协助周恩来和以张治中为首的国民党代表团进行谈判。

  关露知道王炳南住在香山,便去看望他。

  两位昔日的恋人已经十二年没有见面了!在王炳南的房间里,关露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暗自流着泪。她能再向他叙说她对他的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爱吗?她能再向他叙说她心灵中最甜蜜最美好的情感都是来自她对他的思恋吗?

  不!不能!他早已经向她提出断绝恋情关系,她理解他是从革命大局出发,她理解他是个重感情更重党性原则的人!她理解他们的关系是历史造成的爱情悲剧!

  炳南给关露倒了杯茶,放到她旁边的茶几上。“那,喝点水。”他低声说。

  关露看看茶杯,望望炳南,她心头原本深藏着沉重的悲痛,现在却把一丝苦涩的笑挂在嘴角上。炳南明白她脸上苦涩的笑容里,包藏着她内心难以磨灭的痛苦。

  像关露这样一位文学创作上有才华的,早已打出相当知名度的作家,当时有必要派她去当“文化汉奸”搞情报吗?他实在百思不得其解!至今,关露的头上,还有“文化汉奸”的阴影!它断送了一个作家,也断送了他们的爱!他实在痛心疾首!

  “全国都要解放了!”王炳南平静了一下心绪说,“在为共和国诞生的斗争中,我们都曾经在不同的战斗岗位上,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地奋斗过。为了革命的最后胜利,我们出生入死,尤其是你,一个柔弱女子,竟然敢于深入虎穴搞情报工作,真可以说连生命都不怕献出去!一想到这些,关露,还有什么不可以牺牲的吗?”

  听了炳南的几句话,关露掏出手帕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痕,精神振作起来。

  王炳南从兜里取出一支墨绿色派克金笔,递给关露。

  关露接过笔,怔怔地望着王炳南,她完全忘记了有关这支墨绿色派克笔的事。当时,关露到处寻找这支笔也没有找到,后来便渐渐地忘却了。王炳南的提醒,才使关露恍然大悟。这是十二年前,在上海南京路上,她送他自己的《太平洋上的歌声》诗集时,连签名的笔也一块儿递给了他。

  现在,关露把这支墨绿色派克金笔拿在手中看了又看,抚摸了一阵子,把它又递回给炳南:

  “它已经跟随了你十二年,你就留下用吧!”

  “当作家的,更用得着嘛。”“送给你吧,就算是个分别纪念物吧!”王炳南把笔收下了,但他神情有些凄楚,语气却十分坚决:“忘记过去吧!新生活在等待我们,新中国在等待我们去建设!我们有许多工作要去做!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想个人!”关露慢慢地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话。低声道:“不过……”关露欲说又止。炳南怔怔地问她:“不过什么?”“不过,”关露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只怕我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还是把过去忘掉吧!”王炳南又重复了一遍。可关露呢?她忘得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情与爱吗?1945年日寇投降,王炳南害怕关露在上海受到国民党的迫害,嘱托夏衍把关露转移到苏北解放区;炳南怕她缺钱花,几次托人给她带钱去。危难之时,炳南总惦记着她。他每时每刻都在实现着他对关露的承诺: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

  “炳南,”关露极其真诚地说,“我可以忘掉我们的关系,自今日以后,至死,我也不会再来找你。可是,你所给予我的那些难得的呵护和爱,在我的生活里,在我的心底里,已经深深地扎下了根,今生今世只怕都会深植在我的生命中,我能忘吗?这份真挚的情,留在我的心中,几年、几十年、直到死,谁能把它抹掉呢?”

  “不,忘掉过去吧!”炳南第三遍说这句话,语气更坚定。同时,他答应关露把过去她写给他的信还给她。这是关露昨天在电话里要求的。“关露,”王炳南极其真诚地说,“重新开始生活吧!我希望你能得到更幸福的婚姻,把生活安排得更美好!”

  关露微微一笑,也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会的,放心吧!不过,我不在乎天长地久,我只在乎是否曾经拥有。我,曾经拥有过,这就够了。”

  那天,他们分手时,王炳南一直把她送到山下,送到香山的山门口。关露和他握手道别的一瞬间,望望那只紧握的手,想起十二年前在上海南京路上她也握过这只手,那次是暂时的分别,还有未来好期待,并且生出了一段永世难忘的恋情;这次握过这只手,却是永久的诀别,没有未来好期待。

  关露从香山山门口走出老远老远,回头看看,王炳南还站在那里,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在熙来攘往的尘世中,我从心底里祝福你:别了,朋友!好好珍重!祝你幸福,祝你一生平安!

  关露一向言而有信!从此,三十多年,不论她身处顺境还是逆境,直到死,她都没有再找过王炳南一次!从此,她关闭了心灵中爱情的闸门,不再爱任何人,也拒绝任何人之爱!直到她的生命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