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声》中顾晓梦的原型:与张爱玲齐名的女诗人关露 >> 正文

饱尝冤屈的红色女特工

2017-04-05 来源:中华网

  这是关露的第二次恋爱。

  虽说初恋受伤了,可是她并不是一位随意交付身心的女人。此时的她,成熟睿智,沉静的表情下有着淡淡的忧伤。从中央大学毕业后,她积极参加妹妹和妹夫的左联聚会,并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时,有一位叫常任侠的男人,也曾经对关露抛出过爱情的橄榄枝。常任侠后来成为我国著名的诗人和艺术家,《冰庐琐忆》是他写得很知名的一首小词,里面记载了关露的美好姿容和对关露的歆慕。“颀长玉立,秀眉隆准,华服高履,体态盈盈。”

  可以想见,当初他是追求过关露的,关露没有选择他,是因为她有自己的理想,她爱的男人,一定要像自己一样,有着伟大的抱负和救国救民的理想。

  就在这个时候,沈志远进入了关露的视野。

  沈志远是 1925年入的党,比关露还早七年,是一位先进的青年。他翻译了大量的国外进步书籍,还积极参加动员群众的工作。

  关露经过第一场爱情的失败后,对感情谨慎了很多,她斟酌了再斟酌,发觉沈志远不仅长相斯文,气质儒雅,文学程度也很高,关露暗暗地考察了他的人品,结果也很满意。

  沈志远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也没有像刘汉卿那样甜蜜的嘴脸,他性格有些沉郁,在发表演讲、动员群众的时候,他是活跃的;其他时候他不善言笑,也没有轻浮之气。

  关露知道了沈志远在苏联有过一次感情的伤害后,她对沈志远越发同情起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让她的心和他贴近了。

  很快,关露就和沈志远恋爱并且同居了。他们度过了很多幸福的日子,她期望自己和沈志远,就像妹妹和妹夫一样,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可是,不久这一期望便成了泡影。

  关露由于经常参加左联的革命活动,很少和沈志远相聚,所以引起了沈志远的不满,沈志远认为一个女人总是在外东奔西走是不合适的。他希望这个家,由自己做主;关露能够像别人家的妻子一样,在家一心一意地做好家务。

  关露不愿意成为家庭妇女,他们争吵过后,沈志远说:“现在多少女人希望在家做太太,你还忙于奔命,左联离开了你,就垮了吗?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听到这些话,关露蒙了,她没想到,志远竟然是这样的人,口里说着要进步,思想里却还是封建社会士大夫那一套!

  从此后,关露和沈志远的感情就淡了下来,关露每一次回家晚了,沈志远都要与她争吵一番。后来,关露怀了孕,沈志远希望关露把孩子生下来,关露却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他们为此又吵了一架,两人的感情越来越疏远,关露第二次怀孕后,左联运动正处于关键阶段,很多进步文人被抓,关露要做的事情很多,她写了大量的进步诗歌,发表在当时的《妇女生活》上,她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带给人们更多的醒悟。她再次选择为事业放弃腹中生命,沈志远就此离开了她。

  关露是才女,是诗人,她写了大量的进步诗歌,出过诗集《太平洋的歌声》,还写过长篇小说《仲夏梦之夜》、《新旧时代》,本来她依靠写文也能过上小康的生活,可是,她却成为了一名特工。

  当时,由于日本人的入侵,有三股间谍势力活跃在上海。一股是日本人的势力,这股特务有五大系统:陆军,海军,宪兵,外务省和满铁;一股是国民党的势力,这股特务机构是由军统和中统组成,军统头子是戴笠,中统头子是陈立夫;另一股就是共产党的秘密组织,其中的潘汉年系统是很重要的特工组织。另外,汪精卫手下的极司菲尔路 76号,也很庞大,主管 76号的,是李士群和丁默邨。

  李士群早年参加过革命,后来被捕,变节成为国民党的走狗,后又叛逃国民党,成为了 76号的头头。他既镇压国民党,也镇压共产党,但是由于对国民党的军统仇恨最深,所以,共产党打算利用这一点,策反李士群,让他为共产党做事。

  执行这个任务是非常危险的,谁都知道,76号就是魔窟,假如不能成功策反,那么,策反者就有可能被对方暗杀。

  关露在左联期间就认识了进步文人丁玲,她早就听说,丁玲曾经被国民党囚禁,后成功逃离。关露对丁玲的这段经历非常钦佩,她觉得,既然做革命工作,就不怕深入虎穴。

  关露去世后,妹妹胡绣枫捧着关露的遗照哭着说:“姐姐受了这么多苦,都是因为我,本来组织是要我去 76号的,结果姐姐代替我去了。”

  原来,关露的妹妹胡绣枫曾经和李士群有一段交情。当年,李士群被国民党抓捕,他怀孕的老婆找到了胡绣枫,胡绣枫安置了李士群的老婆,事后,李士群一直对胡绣枫怀有感激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