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唯一无军衔国防部长耿飚的传奇人生 >> 正文

从水口山走出的国防部长

2017-03-27 来源:新华社

  耿飚,1909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8岁时,耿飚一家逃荒到常宁水口山,寄住在舅舅宋乔生家里。13岁时,耿飚在铅锌矿当敲砂童工,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1926年耿飚离开水口山,到醴陵组织农民暴动。历任红1军9师参谋、红1师参谋长、红四方面军第4军参谋长、19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务。新中国成立后,耿飚先后担任过驻瑞典、芬兰、缅甸等国大使,外交部副部长,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1978年起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常务委员、秘书长,国防部部长、国务委员,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82年、1987年,担选中顾委常务委员。2000年6月在北京去世,享年91岁。耿飚在《回忆录》这样写道:“水口山的十年,是我参加革命的起点,在这里,我找到了翻身求解放的唯一法宝——马克思主义。正是在蒋先云、宋乔生、毛泽覃等同志的引导下,我走上了一条通往宝山的正确道路——武装斗争的革命道路。水口山,成为我一生中最难忘怀的‘宝山’”。耿飚在水口山期间,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通讯员”汇入工运洪流

  1922年9月,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取得全面胜利的消息传到水口山后,工人们深受鼓舞,热血沸腾。同年11月27日,中共湘区委员会专人到水口山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并在水口山的康家戏台设立了“湖南省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筹备处”,短短两天便有3000多矿工加入工人俱乐部。11月27日,水口山工人俱乐部成立后,组织党员开会,传播马列主义,策划工人罢工。由于“人小、腿快、不引人注目”等特点,加上机灵聪明,耿飚当起了站岗放哨的通信员。他经常到矿局玩耍,探听信息,打听秘密后及时报告工人俱乐部。大罢工爆发前夕,耿飚等人到衡阳把罢工时宣传用的油印机、文具纸张等秘密运送到水口山,并深入矿工宣传动员和“发信”。12月19日,反动矿局设下“鸿门宴”,蒋先云、刘东轩“双雄赴会”。耿飚被安排到矿局,探听信息并传递出来。罢工期间,耿飚拿着传单,到大渔湾、松柏等地发放传单,争取工农群众的支援,使水口山工人的罢工斗争声威大涨。罢工胜利后,耿飚成了水口山一名机械工人,被分配到洗砂台工作。洗砂台是地下党团组织召集会议、开展活动的好场所,在这里秘密开会,不用派眼线“放哨”。每逢开会,耿飚总是守在入口处,一边洗砂,一边警惕地注意外面的一举一动。此后,矿上斗争形势恶化,洗砂台会议更加多了起来。通知开会、会后送口信等事,耿飚争着干,并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成为一名出色的通信联络员。

  机智斗争夺取“童工大捷”

  水口山工人举行罢工后,反动矿局为解外商亟特装船要矿砂的燃眉之急,指使选矿科长潘振纲强迫童工敲砂。12月21日,在敲砂场上,耿飚这些敲砂童工不肯开工,潘振纲捡起一根竹篾对他们一顿乱打,童工四散而逃。耿飚与刘亚球、顺生仔一商量,每人抓起一把沙土,冲上去与潘振纲理论。散开的童工重新聚拢来,向潘振纲扔石头、沙土、臭鞋。耿飚暗中要弟弟去喊舅舅宋乔生支援。潘振纲恼羞成怒,拨出枪来威胁童工:“谁不敲砂,立刻枪毙。”几个武装矿警也扑过来助阵,场上气氛十分紧张。童工们大眼瞪小眼,急得想不出主意来。潘振纲以为震住了童工,大叫“耿飚、刘亚球,你们给我先干,老子认砂不认人。”他话还没说完,耿飚已如火山爆发,积聚全身力量,喊出了第一声:“哇......”。由于敲砂时,童工们每天都要“哇”几千遍,底气足、嗓门好、声音大。在耿飚的带头下,几百个敲砂童工把愤怒、鄙视、勇气都化作一声声“哇......”。刹那间,敲砂场“哇”声齐鸣,响彻云霄,连同挥舞的几百只小拳头,吓得潘振纲和矿警连连后退。这时,宋乔生带领工人纠察队赶来,矿警抱头鼠窜,宋乔生把潘振纲一脚踢倒在地。几百个童工高呼:我们胜利了。这就是水口山铅锌矿工运史上著名的“一二、二一童工大捷”。事后,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通电赞扬:“罢工十余日,俱乐部日夜训练,即幼童亦变强大矣!”。水口山的工人都说耿飚是“少年英雄”。

  智勇双全当好“接头人”

  1926年,耿飚在被派往醴陵开展农运工作的前夕,水口山党总支召开秘密会议,提出“工人要掌握武器,建立自己的武装”的号召,并决定派人到衡阳东阳渡秘密接运枪支弹药,供水口山工人武装使用。因为耿飚人小、不太引人注意、没有人知道他是团员骨干、长期为党组织站岗放哨有经验,加上他练过武功,安全系数大。组织决定由耿飚到东阳渡去接头。耿飚欣然接受任务,运用“兵不厌诈”的计谋,全家搬出水口山,返回故乡醴陵。在乘船返乡途中,特务一路跟踪,但看到耿飚没有任何动静和异常情况后,便掉头返航。甩掉尾巴后,当天夜里,耿飚日夜兼程向南赶了百多里路,折回东阳渡。在东阳渡兵工厂门前,耿飚化装成叫化子,机智地与接头人接上了头。第二天晚上,耿飚采用“调虎离山”计,自己背着个破背篓,在兵工厂土地庙走动,故意发出声响,引起敌人哨兵注意。哨兵掉转枪头,问是谁。耿飚不回答,直接向湘江边飞跑过去。在附近巡逻的几个敌人哨兵纷纷向湘江边跑来。兵工厂“哨兵”调开后,随同接送武器的其他同志快速把十六支“老套筒”和子弹运出兵工厂。耿飚随后甩掉哨兵,折回旅社与同志们汇合,圆满地完成了武器接送任务,这些枪支弹药就这样到了工人赤卫队手里。工人赤卫队用这些武器,打击反动矿警,夺取了更多枪支。1928年春,这些武器连同水口山工人赤卫队一起,上了井冈山根据地。耿飚等人冒着生命危险接送枪支的事迹得到了党团组织的高度肯定,评价耿飚“浑身是胆,智勇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