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唯一无军衔国防部长耿飚的传奇人生 >> 正文

不愿回忆湘江战役

2017-03-27 来源:人民网

  “上山能打猎、下水能摸鱼、出门能谈判、回家能做饭的人物,放到古代就是赵子龙、秦叔宝。”有学者这样评价国务院前副总理耿飚。

  作为红军长征时期一位著名的指挥官,他率部战湘江、渡乌江、强攻娄山关、四渡赤水河,被誉为“铁军团长”。在人民网“长征后来人”节目录制现场,耿飚的女儿耿莹讲述了父亲的长征故事。

  耿飚带领的红四团是长征的先头部队,长征第一步就是他们迈出的。

  红军出发前,耿飚正患疟疾,发高烧、打寒颤。耿莹说,领导曾准备让父亲留在地方养病,可他说自己是指挥员,怎么能留在后方。他“软缠硬磨”,终于得到批准,带病参加“转移”。

  在湖南天堂圩偶遇一位神医,神医有一祖传秘方,可以药到病除,不过毒性太大,会致人脱发毁容,讨不到堂客(老婆),祖宗传下话来不许轻易使用。耿飚笑说:“不怕,只要让我干革命,没有堂客也成!”神医给他配了一副秘方,嘱咐他不可再传。耿飚痊愈后,严守诺言,终生也没有公布那个药方。

  我们小时候都缠着父亲讲打仗的故事,讲长征的故事,老人不愿意讲,因为他一开口就感觉他的脑海里有千千万万个战友的魂、战友的声音。

  “我父亲说,翻雪山开始有战士倒下了,大家还围着他哭,给他埋葬。后来埋都来不及埋,哭都来不及哭。父亲不愿回忆湘江战役。”耿莹说。

  父亲是湖南人,很喜欢吃鱼,但是绝不吃湘江的鱼。为什么不吃湘江的鱼?因为湘江战役太惨烈了,多少战友的血都流在湘江,湘江的水都是红的。

  耿飚在回忆录中写道:尖峰岭失守,我们处于三面包围之中。敌人直接从我侧翼的公路上,以宽大正面展开突击。我团一营与敌人撕杀成一团,本来正在阵地中间的团指挥所,成了前沿。七八个敌兵利用一道土坎做掩体,直接窜到了指挥所前面,我组织团部人员猛甩手榴弹,打退一批又钻出一批。警卫员杨力一边用身体护住我,一边向敌人射击,连声叫我快走。我大喊一声:“拿马刀来!”率领他们扑过去格斗。收拾完这股敌人(约一个排)后,我的全身完全成了血浆,血腥味使我不停地干呕。

  耿莹不满一岁就跟着父亲南征北战,父亲的马兜子便是她儿时的摇篮。“每打完一仗,父亲的习惯动作就是摸摸马兜,知道我安然,便继续前行。有一次打仗,警卫员把我放在战壕里,忘了带走。跑出两里地后,父亲发现我不在,但默不作声。在父亲看来,战士比女儿更宝贵,他不能牺牲了女儿,再搭上一个战士。”耿莹说,如果不是马夫坚持回去救她,她也许就夭折了。“直到上世纪90年代父亲住在医院的最后时刻,他才流泪告诉我这段经历。”耿莹说,“爸爸从未离开过我们。父亲心里始终装着人民,他们这一代人真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现在年轻人喜欢体验极限。人类的极限在哪里?谁体验过?只有毛泽东同志领导下的中国的共产党人体验过,长征就是这个极限。他们并没有超人的体力,而是用超人的意志力,跋涉过了万水千山。

  “去年的9·3阅兵,当飞机飞过人民英雄纪念碑,那是给父亲和千千万万的中国英雄看的。我想他们在天之灵,应该很欣慰。”耿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