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从清华园走出的剧坛先驱洪深 >> 正文

巧遇张爱玲

2017-03-1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祝淳翔

  1995年9月,女作家张爱玲在洛杉矶西木区寓所悄然离世。消息传来使人哀,众人纷纷撰文悼念,翌年便汇集成册。其中台湾季季女士与上海萧关鸿所编《永远的张爱玲》,出书最早,还因收有张爱玲早年旧识魏绍昌、龚之方和柯灵的回忆文章,尤其值得珍视。

  龚之方是一位成功的广告业者。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肩负共舞台宣传之责,擅以极简短而夸张的语句,发挥广告的最大效用,故能引领观剧热潮,简直日日爆满,因此人送外号:“龚满堂”。

  在回忆文章《离沪之前》里,龚之方道及许多秘闻,例如张爱玲的上海话并不标准,如张爱玲曾经与桑弧关系亲密等,都极大地拓展了读者的视野。

  张爱玲巧遇洪深?

  龚之方称,张爱玲担任文华编剧后,曾赴无锡吃船菜,途中并巧遇洪深。

  

  张爱玲

  文华的老板吴性栽是好客的,与他接近的人常有一些宴叙,我和唐大郎在社会上本来爱交际的。但是,我的印象里,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尊重张爱玲,或者因为她不善交际,吴不去邀请她参加这些宴叙,这是事实。不过,有一次庆祝文华公司拍片成功,吴性栽发起不多几个人到无锡去,在太湖里乘一条船吃当地有名的“船菜”(鱼虾都是在太湖里当场捕捞、当场在船上烹吃),有桑弧、唐大郎和我,也有张爱玲。不料碰到一件巧事:对面驶来一游船,有人正在大声谈笑,吴性栽一听就听清是戏剧大家洪深的声音,吴性栽站到船头上,等两船靠近,请船老大帮助把洪深接到我们的船上来。洪深答应了,便跳了过来,和我们一起吃船菜。吴性栽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洪深几天前写了一篇关于张爱玲的文章,有一篇话写得不大受听。在船上,洪深与张爱玲认识了,谈了一些文学上的问题,观点接近,洪深是重友情的,以后对张爱玲估计是笔下留情了。

  张爱玲对这次太湖船游,她说过:印象深刻,别致得很。

  相信龚老直到晚年方始提笔,因为找寻不到他早年的相关文字,由此,上述回忆里的具体细节,至今无人还原甚或质疑。我想到了有着“江南第一枝笔”之称的唐大郎。龚唐是一对老搭档,朋友们喻之为杨家将故事里的孟良、焦赞,说他们“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唐大郎也说,他们“平时为相依为命之侣,夜饭常在一起,白相亦常在一起。称之为意气相投耳,称之为酒肉朋友,亦无不可”。若从唐氏逐日所写的身边随笔里爬梳剔抉,兴许能对此事起到补充与校正之效。

  今人多不熟悉吴性栽,唐大郎写过《记天厂居士》(《诚报》1947.10.8),略及吴氏的事业和脾性:“他是上海的颜料商人,但喜欢弄电影,办京戏馆,电影事业他在大中华百合公司时候,已经开始,后来由联华公司的复[后]身华安公司,乃至抗战以后的合众公司,都是他办理的,但他永远做幕后英雄,从来不出面,例如卡尔登在麒麟童上演的时候,戏馆也是性栽的,而出面的是周翼华先生,直到胜利前二年,才完全让给周先生经营的。”此外,吴性栽也是著名的京剧票友,赴港定居后,常以“槛外人”笔名在报间写文章谈剧论艺。1987年,宝文堂书店将这些文章结集出版,名为《京剧见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