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情报机构的神枪手---许建国 >> 正文

许建国的悲剧

2017-03-06 来源:环球视线

  1967年底,江青在天津接见造反派时,便公开点名诬陷解放初期在天津任市委常委、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副部长的许建国是“叛徒、特务”,不久又将许建国送进了秦城监狱,受尽七年牢狱之灾。

  然而,江青到死都不肯放过许建国的缘由,国人或许有所不知。

  震撼披露:江青至死时都不肯放过的人竟是他

  积怨从延安延续

  许建国与江青如何结的怨呢?说来话长。

  震撼披露:江青至死时都不肯放过的人竟是他

  1964年在成都外交使节会议上周总理、陈毅与大使合影许建国(第二排左2)

  1937年江青由上海来到延安后,组织上决定将她作为网员(秘密情报人员)安排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其任务是了解学院中有没有混入的日伪和国民党特务。时任中央保卫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的许建国,直接领导江青的工作。可是江青对自己承担的工作并不感兴趣,她的目的就是抛头露面地参加各种活动,以达到引诱党的高级领导人对她产生兴趣,从而飞黄腾达。每次江青向许建国汇报工作时,都受到了许建国的严厉批评。有时江青还狡辩、顶嘴,两人关系一度很紧张。

  江青到延安才不过一年的时间,终于如愿以偿地攀上了毛泽东。1938年夏天,一个45岁,一个24岁,干柴遇烈火,各取所需吧,毛泽东和江青就住到一起了,这件事在延安引起轩然大波。中共中央非常重视,专门开会研究了此事。当中共中央领导征求中央保卫委员会的意见时,许建国毫不客气地提出了反对意见。由此许建国又一次与江青结下了积怨。

  1938年11月19日,贺龙与毛泽东谈完工作,临出门时半开玩笑地说:“主席结婚大喜,为什么不请客?”毛泽东马上对我说:“想喝酒了,好啊,子龙,办两桌饭,请他们来吃一吃。”

  尽管中共中央最后同意了毛泽东与江青结婚,但是中共中央依然认为有必要对江青“约法三章”,以便明确其在党内的地位。

  “第一,毛贺的夫妻关系尚在而没有正式解除时,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

  第二,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起居与健康,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

  第三,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同志的私人生活与事务,20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活动。”

  这个“约法三章”来自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的会议记录,是可信的。

  从这个“约法三章”来看,中共中央的态度十分勉强。既不能驳毛泽东的面子,又无可奈何地宣布下不为例。但是对不允许江青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活动,则是非常英明的。

  许建国能够表示反对意见,是完全从工作角度出发的慎重考虑,体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原则与胆略。

  已经成为毛泽东“夫人”的江青,在1943年的延安整风审查干部中,也需要有人为她做历史证明人,她想到了许建国。当时,许建国在延安主持这项工作,江青想请他当她的历史证明人,许建国以不了解江青以前的历史为由拒绝了。从此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几年,江青就再也没有和许建国说过话。

  1952年底,毛泽东主席亲点许建国担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公安部部长兼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中共中央华东局常委、社会部部长、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上海警备区政委。许建国兼上海市公安局长,审理了很多案件,其中有涉及到文艺界的,特别是三十年代的一些事情。

  在这个时候,多年没有同许建国讲过话的江青,突然从北京打来了电话,向许建国打听情况。因为有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许建国只字未透。

  1952年6月,江青又打来电话,让许建国在上海帮她找自己三十年代在上海时雇用的老妈子,并让找到后送到中南海。许建国通过查找,终于找到了这个人。但是他告诉江青说:“如果你想见她,可以到上海来。这个人不适宜送往中南海,因为必须要考虑到在中南海居住的中央首长们的安全。”江青气坏了,公然在电话里发起脾气来,大骂许建国。

  1953年春季的一天,许建国到北京去开会,开完会后,毛泽东主席单独召见了他,拿了一些钱和物品让他转交给贺子珍,并请他以后多关照贺子珍。从这以后许建国就成为毛主席和贺子珍的中间联系人,多次将毛主席送的东西转交给贺子珍,并在生活上尽可能地对贺子珍加以照顾。江青知道之后,心中极为不快,找毛泽东闹了几回。毛泽东严厉地呵斥了她,江青便不敢再闹了,但却把账记在了许建国的身上。

  1953年10月,公安部罗瑞卿部长交给许建国一封揭发江青历史问题的匿名举报信。信中称:江青于三十年代,在上海曾经秘密加入过国民党军统特务组织——蓝衣社。罗瑞卿让许建国秘密调查此事。许建国开展秘密调查后没几天,江青的电话便频频打来,问许建国调查得怎么样了。许建国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更让江青耿耿于怀了。

  1954年11月,许建国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要离开上海赴京上任去了。因为匿名信所反映的问题还没有查清楚,许建国便请示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在电话里罗部长叹了一口气说:“没有查清楚那就算了吧,以后这件事永远不要对别人提起。”许建国也不敢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