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盘声:一生热爱为沪剧 >> 正文

唱戏改词成嗜好

2016-12-30

  唱戏,改词成了嗜好

  从15岁学艺至今,已有七十几个年头,王盘声经历了沪剧的兴起和发展,直到今天,他的生活依然与沪剧密不可分。他这样说:“我的一生与沪剧紧紧相连,沪剧是我的爱好,更是我的生命。”

  1937年,王盘声拜上海滩滩簧名家陈秀山为师,进入沪剧前辈筱文滨组建的文滨剧团。少年时,王盘声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一次,师父叫师兄操琴,他亲自点板,让王盘声唱一曲开篇,王盘声吓坏了,师父见状,赶忙降低规格,让王盘声唱两句就行,可王盘声还是发不出音来。有一位拉琴的老先生甚至预言,王盘声“要出道,起码要到民国88年(1999年)!”不料,此言竟成了王盘声的终身动力,他说:“刚开始学戏时,我并没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只想着有朝一日能登台唱戏,挣钱养家。我心里明白,必须下苦功多学戏,学好戏,而同行的话促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申曲行中出人头地,让人刮目相看。”

  王盘声学戏的时候,沪剧正处于滩簧改称申曲、从农村转向城市的时期。旧时艺人中文盲多,而王盘声曾上过五年学,拿到唱词,不但能念字,还明白其中的意思,相比一般演员,在人物塑造上更具优势。

  王盘声说:“写戏的人不唱戏,很多时候咬字、发音、口型之类的都不会注意;还有些老戏,唱词比较低俗,要对那些俗气、口语化的词汇加以修饰,才能符合观众的需要。”于是,每次拿到剧本,他总要逐字斟酌,根据演唱的需要修改唱词,而他改的唱词总能得到编剧的认可。时间长了,改词成了嗜好,他经常把剧本抄在小本子上,吃饭、走路、乘车和睡前,都拿出来研究。在王盘声琢磨过的唱词里,最为著名的一段当属《碧落黄泉》中的“志超读信”。原剧本中“志超读信”的唱词只有8句,但王盘声认为这场戏是全剧的高潮,8句显然不能尽兴地表达主人公当时的心境。经过苦心修改,他扩充成了百句,演出时,一封长信念完,观众的情绪被极大地感染了。

  授业,流派流动才好

  王盘声与“王派”的形成,与沪剧本身的转变息息相关。原本沪剧是带有“乡土气”的,滩簧的老腔老调虽有其特有的韵味,但一成不变显然不能适应城市观众的口味。王盘声说:“我学了许多老戏,但是我的唱腔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第二师父筱文滨‘文派’的影响。文派从传统戏而来,有许多程式,所以讲究字音、字正腔圆,这是我唱腔的基础。随着申曲剧目不断更新,越来越需要刻画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当时解(洪元)派、邵(滨孙)派就是从人物出发,突破原有程式而发展起来的,我吸收了邵派、解派的创作方法,慢慢走出自己的路。”

  都说如今沪剧“十生九王”——10个学小生的有9个是学王派的,但是王盘声认为王派唱得好的人并不多,他觉得主要原因是学生们没有真正理解王派的精髓。他说:“流派是一种演唱倾向和习惯,因此对流派不能固步自封,不能生搬硬套,要真正理解创作者的意图,不是看谁学得像,青年演员要关心剧本,培养自己对剧本再创造的能力。”

  让王盘声最为心急的是,目前沪剧没有系统的表演程式和训练方法。因此,91岁的他还期望多教学生,为此还准备了讲义。他说:“学沪剧要会敲板,知道板和眼,这样就能知道节奏,怎么去唱,怎么去设计行腔,心里有数。现在有专门作曲和唱腔设计,演员要发挥创作能力,去丰富它,把曲子化成自己的。走在后面只能是依样画葫芦,只有站在前面,才能继承又超越,也就有了新发展。流派要流,才有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