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解放军开国上将苏振华 >> 正文

解放军开国上将苏振华

2016-12-15

苏振华上将摄于1961年7月16日。

  苏振华是新中国海军现代化的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也曾经高居党和国家、军队的领导人之列。他在文革初期早早就被打倒遭到磨难,复出后一度受到重用,却又身陷于政治纠缠中,最后闹得郁郁而终。一个本应有着更加光辉前途的军队领导人,为何会到了如此地步呢?

  苏振华是湖南省平江县三墩戴家铺人,生于1912年6月2日,原名苏七生。20世纪的“一零后”群体,集中了开国将军中从上将到少将的大多数人员。如57名上将中有20名,175名中将中超过了100名,800名少将中超过了600名。苏振华出生的这一年还比较特殊,和他同年出生的开国上将竟然一个也没有。开国中将倒是有一大串,如陶勇、刘培善、廖容标、刘浩天、顿星云、林维先、王必成、李天焕、康志强、程世才、吴信泉、崔田民、刘转连、刘志坚、周仁杰、邱创成、徐斌洲、欧阳文、袁升平、吴富善、邓逸凡等人。苏振华,算是12年群体中最耀眼的将星了。

  苏振华幼年家贫,6岁开始就去放牛、砍柴、种田、打短工,没念过什么书。14岁时,湖南农民运动蓬勃兴起,苏振华相继参加了儿童团和少年先锋队,跟着农民协会进行革命宣传和打土豪劣绅,受到了革命启蒙。1928年7月,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等人领导发动了平江起义,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和平江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苏振华也自此走上了军事生涯,先后参加了赤卫队、游击队,并加入了共青团。1930年6月,苏振华在平江县城参加了红5军,并将名字苏七生改成了苏振华。同年11月,苏振华由共青团转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1930年到1936年,苏振华一直在彭德怀麾下南征北战。他历任红三军团红5军第1师3团3连战士、班长、连士兵委员会委员长、排长、连党支部组织委员、连政治委员,红4师12团党总支书记、政治处主任,红5师13团政治委员,红三军团红12团政治处主任、政治委员等职。苏振华作战很勇敢,思想政治水平也较高。在担任连士兵委员会委员长期间,他遵照古田会议精神,带头反对个别干部打骂士兵,结果被捆绑起来要枪毙。由于红三军团马上要参加苏区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冈战斗,苏振华被放回部队作战,这才幸免于难。也就是在这次战斗中,“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战后,苏振华仍然坚持原则,继续行使士兵委员会委员长的民主权利,并得到了上级的支持。

  在第一到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中,苏振华机智果敢,完成任务坚决,表现出色,从班长一直升到了红5师13团政治委员。在1931年2月攻打土顽武装的战斗、1931年7月第三次反“围剿”的莲塘圩战斗、1933年3月第四次反“围剿”的草台冈战斗中,苏振华先后多次负伤,每次都坚持不下火线,直到昏倒在地被抬下来。在第五次反“围剿”的广昌战斗和高虎垴战斗中,时任红三军团红5师13团政治委员的苏振华,和团长黄珍、参谋长卢绍武等人共同指挥战斗,与“堡垒推进”的优势国民党军节节血战,打得非常惨烈。战后,红13团受到了军团部的通报嘉奖。1934年8月1日,苏振华还获得了中革军委颁发的三等红星奖章。

  在长征期间,苏振华率部于红三军团序列中一路闯关夺寨,官兵同甘共苦,坚持跟着中央北上转战。在黔北的土城地区,准备北渡长江入川的中央红军主力与追击而来的川军郭勋祺、潘佐、廖泽等部展开了一场恶战。红5师中战斗力最强的红13团过湘江时减员达三分之一,此次作为军团预备队没有拉上去,苏振华是有力气没能使上;一渡赤水后的扎西整编时,苏振华调任红12团政治处主任。在二渡赤水的娄山关战斗中,苏振华与团政委钟赤兵组织突击队勇猛夺占关口,从而动摇了娄山关守敌防御,配合主力赢得了战斗主动权。钟赤兵在阻敌反扑时腿部负了重伤,苏振华接替指挥将敌人打了下去,尔后接任了团政委职务。红三军团夺取了娄山关后,苏振华和团长谢嵩指挥全团随同兄弟部队勇猛追击敌人,一举打出了遵义大捷;渡过金沙江后过彝族区时,苏振华遵照上级命令率部模范执行了民族政策;抢渡大渡河期间,红军日行百里翻山越岭。苏振华在部队中组织开展互助活动,把自己的马让给伤病员骑,鼓励指战员们跟上队伍,坚持向胜利前进;当红一、四方面军草地分裂后,苏振华率部跟着党中央坚持北上,毫不动摇;到达陕北后的直罗镇战斗中,苏振华接替患病的团长文年生指挥红12团,带领突击队勇猛突入直罗镇内,为战役全胜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苏振华有胆有识,智勇双全,在历次战斗中表现出色,成长为了红三军团的骨干指挥员之一。到了陕北后,苏振华被选送到在瓦窑堡成立的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1937年初,红军大学随中共中央移驻由东北军让出的延安县城,改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抗战爆发后,陕北红军改编成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很多将领都随同部队开赴抗日前线。苏振华也提出了上前线的要求,但毛泽东点名让苏振华留在“抗大”帮助办学,苏振华只好服从组织分配。他先后担任了“抗大”第三期第二大队大队长、第四期第一大队大队长等职,与xxx等人搭档,为“抗大”的教学工作付出了很大心血。苏振华小时候没有读过书,是上了红军大学后才紧急开始识字补文化,比别人下了更大的苦功夫,后学努力,进步很快。毛泽东很欣赏他,称赞其为“工农分子知识化”的典型。

  1939年6月下旬,“抗大”第五期与华北联合大学合编为八路军第5纵队,后改为青年纵队,开赴抗日前线办学。当时罗瑞卿任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苏振华任第1团团长。在陕北学习了3年后,苏振华终于师满出山、实现夙愿,走上了抗日前线。苏振华随青年纵队到达了聂荣臻领导创建的晋察冀抗日民主边区,此后热诚投入了前线“抗大”的教学工作,培养出了不少抗战骨干。1940年5月,苏振华调任八路军第115师343旅政治委员兼鲁西军区政治委员,同时兼任鲁西军政委员会主席。343旅是由原中央红军红一、红三军团骨干部队改编成的,是八路军第115师的主力旅。在开赴山西,挺进山东的征程中,343旅落地开花,发展出了不少部队,番号也几经变化。苏振华这时到的343旅,主要由原343旅686团3营、师直一部改编的第115师独立旅,以及原343旅685团2营扩编的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第5支队,经过重新合编,恢复番号而成的。其中原343旅686团3营,就是苏振华的老部队红三军团红12团。新编343旅的旅长是杨勇,在萧华调走后还兼任了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是原红三军团第4师红10团的政委,与苏振华同为红三军团主力团政委。此后,二人成为了多年搭档,发展出了著名的“杨苏纵队”。

  在鲁西期间,苏振华与杨勇抗击日伪,反击顽军,扩大部队,开辟根据地,成绩斐然。1940年冬,根据八路军总部指示,343旅运河支队与陈士榘率领入鲁的第115师独立支队2团合编为教导第3旅兼鲁西军区,杨勇任旅长兼鲁西军区司令员,苏振华任旅政治委员兼鲁西军区政治委员。1941年1月,苏振华与杨勇指挥教导第3旅等部在郓城西北的潘溪渡设伏,以“围点打援”战术全歼日军第32师团一个中队和伪军一个大队,歼灭软原少佐以下160余人,毙伤伪军130余人,焚毁汽车4辆,缴获枪支弹药一部,创造了鲁西平原全歼日军的模范战例。战斗中缴获了九二式步兵炮1门,对于打击日军炮楼用处极大,因而引起了日军的恐慌。不久,日军就叫嚣要“夺回大炮、活捉杨勇”,出动大批兵力对鲁西军区实行铁壁合围式的“扫荡”。苏振华、杨勇率鲁西军区机关、行署机关跳出敌人合围,灵活转战。为掩护军区机关和当地军民转移,教导第3旅特务3营在朝城西南的苏村地区阻击日军,与优势敌人血战竟日,以牺牲126名官兵的代价歼敌300余人,谱写了抗日战争中的又一曲壮歌。那门从日军手里缴获的九二式步兵炮后来成为了八路军手中的拔点利器,屡立功勋。解放后,这门炮被送到了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

  1941年7月,中共北方局决定,将鲁西军区与冀鲁豫军区合并,成立新的冀鲁豫军区。其时杨勇已奉调赴延安,由杨得志任冀鲁豫军区司令员,苏振华任冀鲁豫军区军政委员会书记、军区政治委员。苏振华与杨得志主持了鲁西军区和冀鲁豫军区的合并工作,并继续领导冀鲁豫军民千方百计与日伪顽战斗,坚持平原抗日游击战争,坚持与敌人争夺基层政权,坚持发展生产,逐渐度过了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其间,冀鲁豫边区进行了精兵简政,军区领导机构也进行了调整,由区委书记黄敬兼任军区政治委员,苏振华改任副政治委员。

  1944年5月,冀南军区与冀鲁豫军区合并,成立中共平原分局和新的冀鲁豫军区。由宋任穷任军区司令员,黄敬任中共平原分局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王宏坤、杨勇任军区副司令员,苏振华任军区副政治委员兼中共平原分局党校校长。此前,冀南区曾推行了延安倡导的“抢救运动”,造成了不少冤假错案。苏振华到平原分局党校上任后,根据中共北方局代书记邓小平的指示,对数百名受冤枉的干部一一甄别,重新结论,使他们放下了精神包袱,再次投入到工作中去。苏振华在这一时期的表现,不愧为一名优秀的军队政治工作者,为其日后的晋升打下了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