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吕士才:为党不惜一切的模范军医 >> 正文

一个共产党员最后的日子

2016-12-08

潘荣文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

吕士才烈士遗孀潘荣文

  在潘荣文的记忆里,丈夫吕士才是个寡言的人。但是潘荣文也能切实地感受到,在丈夫沉默的背后,蕴藏着一股力量,支撑着他为党的事业不懈地奋斗直至生命的终结。潘荣文说:“他一辈子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对党的忠诚。只要党需要,他可以不顾一切。”

  吕士才烈士,中国人民解放军模范军医。1928年生,浙江绍兴人。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后任该校附属第二医院外科医生、主治军医。

  祖国需要,必当挺身而出

  跟随潘荣文的记忆,时间被拨回到1979年的3月16日。从越南前线凯旋归来后三天,吕士才就住进了医院。经过检查,他被确诊为结肠腺癌。

  主治医生希望潘荣文先瞒着丈夫,这让潘荣文觉得压力很大:“我又不是演员,我生怕见到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然而出乎潘荣文意料的是,在病房里见到吕士才后,他却抢先说出了真相,“他躺在病床上镇定地对我说,你们不用瞒我了。我知道,我得了癌症。”

  的确,吕士才的病其实早有征兆。据潘荣文回忆,1979年1月,中越关系紧张。上级决定由吕士才带领一支8人的手术队前往广西边境救护军民。此时,吕士才的染色体就已经出现了癌变的症候。然而由于癌变部位过高,只查出肛瘘引起的肛旁脓肿和痔疮。

  “虽然当时没有确证是癌症,但是因为肛旁脓肿也很危险,所以普外科的主治军医建议他作进一步检查,最好是能够住院进行手术。一听说可能要耽搁一个月的时间,吕士才就急了,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我知道,他是下定了决心要去前线了的,我们怎么劝都没用。”潘荣文说。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是吕士才出发前对潘荣文说起最多的一句话:“我理解他。他51年入伍,当兵将近30年,从没上过战场。那个时候大敌当前,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只要国家需要,就应当挺身而出。”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在前线,吕士才每天都要工作十七八个小时,率领手术队的成员完成了90余台手术,拯救了一个又一个战士的生命。3月16日,手术队凯旋归来,荣立集体二等功。

  献身使命,直至生命终结

  1979年5月26日,当我国著名的肝胆外科专家吴孟超打开吕士才的腹腔时,手术室里的空气凝固了:左右两肝叶布满了结节,表面高低不平,部分呈分叶状隆起。结肠腺癌已经广泛转移到了吕士才的两肝叶。

  吕士才开始与死神赛跑。病床上,他依然坚持阅读、研究各种医学杂志和资料以及《骨肿瘤》一书的编写。潘荣文说:“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表现得十分坚强。在病房里,他从来没喊过一声疼;和病友聊天也只说前线的那些事情,从来不说自己的病情。”

  “我回来后,因肠部长瘤,已经手术,所以你来不一定能看到我。我已将这事托给骨科张文明副主任,你在每星期三上午门诊可以找到他。”这是吕士才在病床上给一名自己曾经治疗过的病人写的信。由于病情出现反复,病人来信希望吕士才能为自己进行诊断,病床上的吕士才接信后,立刻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安排。

  不仅如此,纵使躺在病床上,吕士才也始终不忘自己身为医生的职责。据潘荣文回忆,有一次,吕士才在输液时听说医院里正在进行的一台手术在血管接驳的环节出现了问题。他赶紧向护士询问情况:“最后,他干脆让护士去手术室里问问,如果需要的话他去帮忙完成这台手术。他说自己是党员,得了癌症,就更要抓紧时间为党的事业奋斗,这样生命才有价值。”

  1979年10月,吕士才的病情急剧恶化,时常会陷入昏迷。但是只要神智还稍微清醒时,他就会拉着前来探访的人聊上许久:“有一天晚上骨科的副主任来看他,他和人家在病房里谈了两三个小时。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趁自己还清醒,就交代了论文的修改、医院的学科建设、各科室的配备等等很多事情。”

  1979年10月30日,吕士才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坚定信念,永远忠诚于党

  吕士才说,人生的过程,无非是生老病死。但生要生得有意义,死要死得有价值。为党、为国、为人民,我可不惜一切,直至生命,因为我是共产党人。

  吕士才说,人生谁不死,但要死得其所,死得光荣。只要祖国需要,我可挺身而出。个人的一切算得了什么,祖国的尊严高于一切,人民的利益重于一切,为祖国和人民我愿意贡献一切,战斗到生命最后一息。

  吕士才说,世界像个大舞台,我们都是舞台上的演员,任凭自己表演,演出自己的内心世界,演出自己的灵魂深处。效果如何?反映怎样?请党、请祖国、请人民来评论,来鉴定。

  翻看吕士才生前的日记,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他对于党、对于祖国、对于人民的忠诚。潘荣文说,吕士才对于党和祖国的热爱是发自肺腑的:“他经历过新旧两个社会,他从心底里感谢共产党、热爱共产党。吕士才常说自己始终就只有一个信念,一个最最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要党和祖国需要,他连生命都不会吝惜。”

  在采访的最后,潘荣文说:“我今年80岁了,我还要活下去,要把吕士才的精神一代又一代地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