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孙冶方:牢房中写“论战书” >> 正文

孙冶方的“最小最大”公式

2016-12-01

孙冶方组织编写的《社会主义经济的若干理论问题》等书,系统清算阻碍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发展的各种有害倾向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一个根本性难题,就是如何认识和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这也是经济学领域的一个世界性难题。为了破解这一难题,我国老一辈经济学家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冲破种种羁绊与束缚,进行了开创性的学术探索,在中国大地上撒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火种,为中国经济转型留下了珍贵的思想。他们堪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先驱,为共和国经济史书写了精彩篇章。

  孙冶方是上个世纪初踏上革命道路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他以自己创造性的理论研究,引领了一个时代经济学的发展方向;他以崇高的道德情操和治学品德,给经济学人树立了做人治学的榜样。在党的十二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以他命名的“经济科学奖”在全国享有崇高威望。

  孙冶方最有学术价值与历史意义的文章,大都出自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他联系经济建设中已经出现的问题,深感到我国经济管理体制和一些经济政策存在着严重的弊病。他批评斯大林把价值规律和国民经济计划管理对立起来的观点,指出: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必须建立在价值规律的基础上才能实现。他批判总产值指针,认为其妨碍对企业进行科学管理,指出:利润指针才是考核企业经营管理好坏的综合指针。他以自然经济论为批判对象,以价值规律内因论和商品生产外因论为理论,积极倡导经济体制改革。从1960年底开始,组织编写了《社会主义经济论》,系统清算阻碍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发展的各种有害倾向。

  孙冶方整个经济学思想体系以恩格斯“价值是生产费用对效用的关系”的思想立论,但却创造性地运用于我国经济实践,用“最小最大”总结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教训,批评在“政治挂帅”下所出现的高消耗、低效益的痼疾;用“最小最大”判断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真假,批评自然经济论和“大锅饭”的弊病;用“最小最大”批评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重新编写中国的理论经济学。他用大半生的科学研究与实践,使“最小最大”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绽放出了新的理论光彩。

  孙冶方由“最小最大”而形成的主要理论包括:价值规律是任何社会化大生产都不能取消的规律,社会主义建设效益低、浪费大,就是因为缺乏价值观念,要改革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企业是独立核算的生产单位,属于简单再生产范围以内的事是企业应该自己管的“小权”,国家多加干涉,就会管死,要改革国家对企业的管理体制;利润是考核企业经营好坏的综合指标,等等。到上世纪70年代末,孙冶方针对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批评斯大林对生产关系的定义,认为斯大林把所有制形式从生产关系中独立出来,简单地看作是一种“归属”关系,用政治运动来调整财产归属,把基于经济的所有,变成了基于暴力的占有,破坏了社会正常的经济利益关系。

  孙冶方经济思想和改革主张,是“左”的指导思想日益膨胀的50年代中期后逐渐形成的。在那个令中国知识界心悸的年代,孙冶方独树一帜,为宣传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历经坎坷,进行了艰苦不懈的努力,在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思想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篇。经济学界公认:孙冶方是我国经济学界对自然经济论的最早批判者;是对传统经济体制实行改革的最早倡导者;是创建社会主义经济学新体系的积极探索者。他的理论活动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极具开拓性。孙冶方在他从事科学研究的大半时间里,面对无休止的运动、批判和斗争,很少享受到一个科学家所应有的人格尊严,但他不畏权势,独立思考,始终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为真理而勇于献身。面对各种批判,他毫无顾忌之虑,坦然地对批判者说:“错误的观点已经流行了半个世纪,要解决几十年的疑案,是要冒几分险的,尽管你们给我敲警钟,提警告,说这是修正主义,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以后也不准备检讨。”“文革”开始后,孙冶方被投入了监狱,他却毫无怯懦之意,坦诚地对监管人员说:“死不足惜,名声毁了也不要紧,但是我长期从事研究的经济观点不能丢,我要为自己所坚持的真理活下去,要在死之前,把自己的见解留下来让群众去裁判!”

  经济学归根结底是一门实践的科学。1949-1979年,这30年我们有过辉煌,但我们从失败中累积了变革的思想力量。1979-2009年,这30年,我国经济领域深层,发生了深刻的巨变,经济实践已经远远超出了孙冶方经济理论的基本框架。许多曾经被激烈批判的经济学思想,当今却成了经济政策的依据;许多曾经犯忌的经济学观点,成了老百姓信手拿来的座右铭。

  在孙冶方诞辰100周年之际,学界同仁重温了孙冶方的经济学思想,大家一致认为孙冶方经济学思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推动力。他的经济学思想不仅对中国的改革开放,而且对东欧原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转型,也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当年,不少国内的出国访问团去东欧国家学习改革的经验,接待国的学者坦然地说:我们也是学习了你们国家孙冶方的经济学思想。孙冶方等老一辈经济学家,以自己的生命在敲击着改革开放的大门,他们的思想,推进了中国由集权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