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李代耕同志 >> 正文

张劲夫为李代耕著作作序

2016-11-28 作者:李海阳

  2015年7月31日原中顾委常委、国务委员张劲夫去世,我的父亲李代耕于1985年1月8日去世,时隔三十年他们在天堂又见面了。我的母亲叶英于2015年7月17日去世后我们将母亲讣告送给张劲夫夫人胡晓风时,张劲夫已告病危。现将张劲夫1990年在父亲去世5周年时出版,由汪道涵主编纪念父亲的文集《丹心集》中的文章,及为父亲所写的《新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史略》作的序言,重发如下,以期怀念逝者,激励后人,不懈努力,国家强盛,百年梦圆。

  代耕同志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1985年1月8日在上海逝世。悼念告别仪式于1月27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我因事出差外地,只送了花圈,未及参加悼念告别仪式,谨将我于1984年5月8日为代耕同志编写的《新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史略》所写的序言,作为我对代耕同志的悼念。

  《新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史略》序

  在全国解放时,毛泽东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讲过这样一段话:“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这就是困难。帝国主义算定我们办不好经济,他们站在一旁看,等待我们的失败。”“我们必须克服困难,我们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经济建设这对于我们长期在战争环境中奋斗过来的同志,确实是不熟悉的,怎么办呢?我们要进行学习,要进行顽强地学习,来学会不熟悉的事物,变成熟悉的事物,逐步学会,用实践来回答:我们共产党人,不仅能够破坏一个旧世界,而且能够建设一个新世界。

  我和代耕同志曾在抗日战争年代共同战斗过。先是在新四军五支队,后是在新四军二师一起做过军队政治工作。全国解放后,我们又一起在浙江工作.他开始搞工会工作,以后就调到电力工业部门去工作了。他在上海杨树浦电厂(这在当时全国来说,算是一个大厂)做过一段时间基层工作,以后便调到电力管理部门工作,在电力部工作时问很长,算是一位较老的电力工业领导者和组织者。他为了搞好电力工业的岗位工作,不仅勤奋地工作,而且勤奋地学习,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态度,和他在学习上的刻苦钻研精神,都是令我敬佩的。建国以后的我国电力工业成就,是和代耕同志付出一份汗水分不开的,在他快要退到第二线期间,于紧张工作之余,利用休息时间,对我国电力工业发展过程,搜集整理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进行研究整理,写成“史略”,用代耕同志自己的话来说,算是一个“交接班记录”,这是代耕同志赋有高度责任心的具体表现,对于我们要交班的同志来说,这一高度负责精神,是值得学习的。

  对于本书内容,因我对电力工业是外行,说不出什么评价意见。但它不仅表述了我们取得伟大成就的经验,也表述了几次受挫折的教训,这是根据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来写的,而且是联系电力工业实际情况来写的。如代耕同志自己所说,这些表述,虽然带有朴素性和粗糙性,还不能说就是定论,但它可提供给给理论研究工作者和实际工作者以借鉴,是可以从中吸取许多有益的资料和意见的。为此,我愿向读者推荐,对于我们不熟悉的事物,怎样来顽强地学习,变成熟悉的事物,怎样从已取得的成就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创电力工业新局面,从本书中都可以得到不少有益的东西,对于代耕同志牺牲休息时间,付出那么多的汗水,能使本书出版,我相信读者会给以应有评价的。(注:《新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史略》曾获全国科技图书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