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李代耕同志 >> 正文

李代耕夫人叶英

2016-11-28 作者:李海阳

  我的母亲叶英,原名李慧英,祖籍江苏省江都县(现扬州市)。1923年10月16日出生于上海。1936年至1942年,先后在上海惠中女中,明德女中,民立女中学习。1943年,考入中华无线电学校,后又考入复旦大学英文系。1939年,在上海加入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救亡协会。1941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11月参加新四军,1983年10月离休时为教育部巡视员。明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目前母亲身患沉屙,无法讲述她那崎岖坎坷的一生,为发扬中华儿女不屈不饶的奋斗精神,特将一个上海地下党老党员,新四军女战士的事迹简述如下。以期教育后人。

  一、中学时代投身学运,参加上海地下党

  母亲出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东方巴黎—上海,一个在扬州乡下拥有地过二、三百亩,房屋数十间的殷实家庭,接受了中西方融合的大、中、小学教育。“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日寇的铁蹄踏碎了上海,母亲居住在法租界马当路,她每天上学要经过复兴公园门口就竖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这样的耻辱深深地灼伤了她幼小心灵。1939年秋,她在惠中女中、民德女中上学时,由解放初期担任长宁区委书记的黄素痕介绍参加了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救亡协会。上海学生救亡协会1937年10月成立。它是由天津流亡同学会、暨大留沪同学会、留日同学救亡会、上海法学院留校同学抗敌后援会等抗日救亡团体联合组成的,主要领导人有张英、王明远等。成立后即投入“保卫大上海”运动,上海失陷后转入地下活动。它积极发展组织,培养学生运动干部;领导学生开展护校和反对汉奸的卖国活动,抵制奴化教育;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指示,输送进步学生去延安、皖南或苏中根据地参加抗日斗争。1941年12月,日军占领租界后,被迫停止活动。

  1941年,经曾担任上海总工会副主席的施惠珍介绍,母亲在明德女中,民立女中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明德女中,民立女中党支部书记,考入复旦大学后,担任复旦大学英文系党小组长。为了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为了民族解放,在沦陷区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斗争。有一种东西,你会为它朝思暮想,为它热血沸腾,它叫梦想;有一种东西,即使你为它出生入死,你也会对它至死不渝,它叫信念。当她怀揣梦想与信念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她就把一切交给了党。根据地下党的指示,她将原名李惠英改为叶英。她躲在“亭子间”内与同学一起阅读《共产党宣言》的情景,也影响了她的弟弟、妹妹陆续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受党派遣,她瞒着家人离开上海到华中根据地后加入新四军,外婆曾因得不到她的消息,悲痛欲绝,大病一场。

  二、受党派遣到华中根据地加入新四军

  1944年秋,遵照上海地下党的决定,母亲从上海来到敌后抗日根据地,当时是华中局城工部的刘长胜和张承宗同志接转了她的组织关系。1944年华中局对整风工作发出指示,要求在年内完成整风审干与防奸工作的任务。提出:某些较稳定地区的机关(如新四军第二、第三、第四师),可分批编成整风队进行集体整风。苏北、淮北、淮南区党委应开办地方与部队干部整风班,对县、区和营、连干部进行整风审查。在游击区(如新四军第一、第五、第七师和第十六旅及浙东),在不妨碍作战条件下,有计划地到邻近区开办整风班。旅、团、地委一级可集中华中局整风。指示要求各地抽调最有力与最负责的干部主持整风,并依据不同环境与不同对象,采取各种形式进行整风。据母亲回忆:接转党的关系后,发给我一套军装,并派我到整风轮训班参加整风学习。曾先后跟我在一个小组参加学习的有乔石、金德琴、沈正光等同志。我们刚到根据地,因不太了解根据地的情况,大部分人开始时只是听,很少发言。年底,召开了一次学习毛主席《论联合政府》一文的大型讨论会,地点在我们小东庄驻地附近的小王庄,华中局政策研究室和新华社的同志们也都参加了。以后才知道,在讨论会上作长篇发言的是徐雪寒、李代耕、姚溱、于毅夫等同志。按照组织上的规定,我们这些刚从敌占区来的同志,每人都要写一份自传,在轮训班结束时,我的自传也已写完。一天,刘长胜同志召集我们开会,宣布一部分同志回上海,留下来的同志立即打背包,分散隐蔽到盱眙县的几个小村子里去,因为这里有情况(指日本侵略者要来扫荡)。我是属于留下来的,随后,在老乡家住了一个月左右,一天,于毅夫同志通知我到新四军军部组织部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