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娄山关战斗: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

2022-07-0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高中华 刘子一

  娄山关战斗是遵义会议及二渡赤水以后,中央红军在黔北大娄山主峰与黔军展开的一场激烈战斗,歼敌4个团,乘势再取遵义城。娄山关小尖山下耸立的红军战斗纪念碑的碑文写道:娄山关战斗“是遵义战役关键性的一仗,是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

  乘虚回师,杀个回马枪。党中央率红军一渡赤水河到达云南威信,经过整编,提高了一线部队战斗力。此时,蒋介石急调多支部队入川,严防红军北渡长江。乘黔北敌军空虚之际,毛泽东与中革军委决定杀个回马枪,趁国民党追兵大部尚未到达,迅速击破黔军阻拦,占领娄山关及其以南地区,再取遵义,争取战略上的主动。而横亘在遵义城北面的主要屏障娄山关,是渝黔大通道的咽喉之地,攻下娄山关,遵义城就无险可守,犹如囊中取物。

  根据中革军委的指示,红一、三军团进军桐梓,并于1935年2月25日拂晓占领桐梓县城,首战告捷,士气大振。黔军王家烈令其精锐部队死守娄山关以待援军,川军、滇军和中央军正从外围蜂拥而来,而若不能迅速攻下娄山关,将影响进攻遵义,关系到下一步的军事行动,也可能再陷被围挨打的局面。2月25日,彭德怀命红13团为前卫、12团从中路正面进攻娄山关,其余部队同时向娄山关挺进。13团疾进途中,在红花园与赶赴增援桐梓的黔军1旅的6团遭遇,敌且战且退从南溪口退至娄山关,依靠隘门西侧高地构筑工事,扼险固守。黔军师长柏辉章部署10团增援娄山关右翼,15团驻守关南板桥,以防红军包抄后路,令6团团长刘鹤鸣固守娄山关3日,以掩护乌江南岸的中央军吴奇伟部由贵阳北渡驰援遵义守敌。

  登山仰攻,与敌展开拉锯战。先头部队红13团团长彭雪枫、政委苏振华率部向娄山关疾进,到达娄山关脚下时,敌军已增兵封锁关口,地势险要,隘口狭窄,仰攻登山,十分困难。红13团立即进入战斗,经过激战,很快占领制高点大尖山、小尖山。彭雪枫派出1营攀登悬崖进攻制高点点金山,以另一部从左翼迂回到敌后侧,提前五分钟抢占娄山关制高点。攀崖的红军端着刺刀冲入敌阵,近距离与敌军展开战斗。敌军拼凑敢死队,在督战官威逼之下疯狂反扑,与红军展开了拉锯战。至下午5时,红军连续发起多次冲锋,击溃敌军,红军乘势攻占娄山关西侧十多座山头,突破敌军防线,占领娄山关左侧制高点,打下了关口,敌军仍在娄山关下南坡掘壕据守,6团退守关南黑神庙一线。

  晚23时,中革军委下令务必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拿下娄山关,并命彭德怀统一指挥红一、三军团及干部团,红五、九军团在桐梓一线阻击川军;命令红10团团长张宗逊、政治委员黄克诚率部从娄山关左翼由小箐、牛网屯迂回包围板桥驰援之敌15团,命令红11团团长邓国清、政治委员张爱萍率部远出娄山关西翼,由小水田经混于场直插高坪大桥,截断板桥与遵义之间的联系,断其退路,围歼王家烈的4个团。

  迂回合围,全面占领娄山关。26日清晨,盘踞关南的敌4团利用弥漫大雾,以密集队形向关口发起反扑,6团残部也蜂拥攻关,企图夺回点金山高地;黔军15团由板桥向小箐袭击红军左翼,在轻重机枪掩护下4团从黑神庙发动多次冲锋,企图夺回娄山关。彭德怀派12团团长谢嵩、政治委员钟赤兵率部增援,从桐梓楚米铺连夜奔袭娄山关,接替经过一天一夜苦战的13团1营。12团从正面出击,13团从左翼、10团从右侧围敌,11团从娄山关左侧远出迂回围歼板桥之敌,并切断娄山关与板桥之敌的退路。红一军团1团夺取娄山关以东之石炭关,其他部队合围前来增援的黔军15团。战斗打响后,黔军两个团在督战队的逼迫下,漫山遍野地向点金山发起进攻。钟赤兵率部利用地势,居高临下,连续打退敌人多次反扑,并乘胜反攻,向点金山发起猛烈攻击,与敌人开展了激烈的肉搏战,最终牢牢控制了点金山。

  盘踞关南之敌知援军临近,借满山浓雾掩护,妄图夺回丢失阵地,双方在点金山和大尖山一线开展了反复的拉锯战。黔军分两路反扑,6团沿马路从正面向娄山关猛攻,15团出板桥经牛网屯、小箐从娄山关右翼迂回攻击中央红军左侧。10时许,娄山关守敌和增援的黔军在督战队的威逼下,以密集队形向点金山阵地数次猛攻,被红13团击退,双方激战至黄昏,红军战士与敌短兵相接、白刃拼杀,展开肉搏。10团参谋长钟剑伟牺牲,12团参谋长孔权身负重伤。

  彭德怀、杨尚昆指挥红一军团第1团由长岗、大银厂出发,攻占石炭关后,继向黑神庙东南之侧后迂回。11时许,红军12、13两团从正面猛攻,一举击溃敌军,乘胜向遵义方向追击。10、11两团在小箐、牛网屯,与来援的黔军15团遭遇,激战约1小时,歼其一部,余部向板桥溃逃。

  至下午4时,红军连续攻占娄山关附近10多个山头,突破整个右翼防线,全面占领娄山关。敌军兵败如山倒,向遵义方向逃窜。红军兼程疾进,以雷霆万钧之势猛追五六十里,击溃敌军4个团,沿途山崖、草丛与公路上遍地黔军尸体和“双枪”(步枪与大烟枪)。

  乘胜猛追,如虎下山扑遵义。27日,红1师击溃黔军守城部队,于黄昏时分占领遵义新城。当夜,红三军团攻占遵义老城。28日晨,红军与敌中央军激战,歼灭吴奇伟59师、93师大部,将其赶到乌江以南。从二渡赤水到二占遵义,中央红军五天之内,连下桐梓、娄山关、遵义,以3万之众,击溃和歼灭国民党军2个师又8个团,毙、伤敌2400余人,俘敌约3000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蒋介石不得不哀叹“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在毛泽东指挥下,红军发挥运动战优势,迂回曲折,穿插于敌军之中,红军一动,敌重摆阵势,处处挨打,疲于奔命。之后,毛泽东又领导了三渡赤水、四渡赤水,摆脱了敌军的围追堵截,跳出了重重包围圈。

  28日,毛泽东同中央军委纵队过娄山关时,夕阳西下,寄情于景,以豪放的气势,咏出了传颂后世的词作《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首词以壮烈的情怀,反映了历经艰辛转战至此的红军对前途充满了革命必胜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