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记一代英烈陈延年、陈乔年:“去时少年身,归兮英雄魂”

2022-05-31 来源:政协头条

WDCM上传图片

留法勤工俭学生寄回国的明信片 (资料照片)

  遍寻真理,终得马克思主义信仰

  五四运动前后,有志青年为寻求救国真理到海外勤工俭学的运动走向高潮。为了丰富学识、寻求革命真理,陈延年、陈乔年兄弟俩决心一起赴法。经过努力争取,他们登上1919年12月25日的“盎特莱蓬”号邮船,在上海杨树浦黄浦码头起航,同行的有蔡和森、蔡畅、向警予等人。

  1920年2月3日,兄弟俩抵达法国首都巴黎。他们俩住进凯旋门附近哥伯凡街32号的一间出租房内,每月租金120法郎。随后,兄弟俩进入巴黎大学附设的巴黎法文协会(Alliance-Francaise)学习,教员均由这所大学教授兼任,每天上课4小时,课程有文学、历史、地理、法国文明史等。

  作为自费的勤工俭学生,为节约开支,兄弟俩在巴黎学习一段时间后,就转到法国圣梅桑(今为德赛夫勒省圣迈克桑莱科勒)的一所中学学习法语。学校名称应是当费尔——罗什罗初级中学(College Denfert-Rochereau)。这一时间当在1920年8月之前。1921年年初,兄弟俩仍在圣梅桑求学。

  实际斗争的严峻考验促使兄弟俩重新认识了他们此前所信仰的无政府主义。1921年,留法勤工俭学生发动了3次重大斗争,即2月底的“二二八”运动、6月的拒款斗争和9月进驻里昂中法大学的运动。尤其是进驻里昂中法大学运动的失败,使得陈延年、陈乔年更清楚地认识到无政府主义的欺骗性和反动性。

  1922年3月以后,陈延年兄弟俩在思想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月20日,发生了李合林枪击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陈箓未遂、自请入狱的事件。李合林是兄弟俩的朋友。21 日,李合林到巴黎警察局投案,述说他谋刺陈箓的原因:“因为公使对于本国人失去了他应有的态度与责任——赶逐里昂百余学生归国,所以我决意杀他。”李合林抛弃无政府主义的主张,采取激烈的武力行动,这对陈延年、陈乔年产生了重大影响。

  随着对法国社会的深入了解,陈延年、陈乔年认识到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与反动,也认识到无政府主义不能解决法国的社会问题。另外,他们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和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书籍,包括《新青年》、新青年社丛书、人民出版社丛书,以及法语书刊《共产党宣言》、法国共产党机关报《人道报》等。在经过一番探索比较后,他们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才是真正的科学。

  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中的“两英豪”

  1922年6月3日,旅欧的共产主义者在巴黎西郊布伦森林(Buis de Bonluyne)的一块空地上举行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陈延年、赵世炎、王若飞、李维汉、周恩来、刘伯坚、陈乔年、傅钟等。这些会议出席者代表着旅欧少共成员“三四十人”。赵世炎主持会议。会期3天,决定成立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讨论了党纲、党章。大会选出中央执行委员会,赵世炎任书记,周恩来负责宣传,李维汉负责组织。会议决定出版机关刊物《少年》。

  少年共产党的领导机构设在巴黎13区意大利广场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陈延年兄弟住楼下房间,赵世炎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专职做少年共产党领导工作的主要是赵世炎和陈延年。《少年》于当年8月1日在巴黎创刊,编辑所就设在少共的机关里。陈延年等负责编辑,他亲自刻写蜡纸,搞油印。陈乔年是非脱产干部,白天要到工厂上班,晚上与王若飞等参与机关刊物《少年》编印。1922年10月,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在巴黎开会,会议选举赵世炎、王若飞、周恩来、尹宽、陈延年组成中央执行委员会,赵世炎仍任执行委员会书记。陈延年兄弟为建立旅欧党团组织作出了很大贡献,又因为他们是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陈独秀的儿子,在留法勤工俭学生中具有较高声望,大家称他们兄弟俩为“陈氏两英豪”。

  少年共产党成立不久,中国籍的党团员经常自动参加法国共产党发起组织的各种游行示威活动,得以结识越南共产党领袖阮爱国(后改名为胡志明)。根据胡志明的提议,少年共产党推举5个人加入了法共。1922年9月,赵世炎、陈延年、陈乔年、王若飞和萧子暲,由胡志明作介绍人,加入法共巴黎13区意大利广场支部。不久,中共中央派廖焕星带信赴法,正式承认法共的中国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3年2月17日至20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在巴黎西郊比扬古镇(Billancourt)警察分局的一个会议厅举行临时代表大会,陈延年、陈乔年参会。大会由赵世炎主持,决定旅欧支部的名称为“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隶属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这时,赵世炎、陈延年等人即将赴俄学习,大会改选了执行委员会。

  去时的少年,归来的战士

  1923年4月上旬,根据中央指示和安排,陈延年、陈乔年和赵世炎、王若飞、熊雄等12人抵达莫斯科,进入东方大学学习。

  4月28日,中共旅莫支部举行欢迎陈延年、陈乔年等大会,支部书记罗亦农主持会议并致欢迎词。他将陈延年、赵世炎、陈乔年等介绍给旅莫支部的全体同志认识,说“新从法国来俄的同志中有6位党员,除赵世炎同志是老党员外,王若飞、陈延年、陈乔年是法共党员,熊雄、王圭是德共党员,照章程凡属共产国际支部的均可为正式党员”。旅莫支部再次确认了陈延年、陈乔年等为中共党员的身份。

  莫斯科东方大学为中国共产党培养了大批干部。陈延年、陈乔年等作为首批有组织的从欧洲转赴东方大学的中国学员,在这里得到了系统化训练,使他们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信念更加坚定。他们在东方大学系统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主要学习经济学、唯物史观、阶级斗争史、工人运动史、俄国共产党史、自然科学、俄文等课程。陈延年平时沉默寡言,但在讨论和研究理论问题时,总是热烈发言,阐明自己的见解。

  陈延年抵莫不久,就参加了支部的领导工作,为支部干事,负责组织工作。他善于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求支部成员“注意学习别人的长处,克服自己的缺点,大家团结友爱,互帮互学,把自己锻炼成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在中共旅莫支部里,陈延年对待组织交给的每一项工作,都很认真细致地完成。他善于走群众路线,经常深入各小组了解各人的学习情况和要求,并随时反映给支部委员会研究解决。他一发现新涌现的积极分子,就及时做好培养工作,从而介绍了不少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东方大学的陈乔年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皮肤很白,特别是两颊同苹果一般红,因此,同学们习惯用俄语中苹果一词的发音“鸦普洛果”来称呼他。1923年夏,东方大学放暑假,陈乔年和同学们到莫斯科远郊的一个苏维埃农场休假。在每天劳动之外,他还和萧三合作,根据法文和俄文版,将《国际歌》翻译成中文。他们翻译的版本后来流传到国内,为《国际歌》在中国的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陈乔年积极参加中共旅莫党、团支部的工作,还曾担任中共旅莫支部的书记。

  1924年夏,因国内革命形势渐趋高涨,中国共产党急需大批干部开展工作。党中央决定分批抽调旅俄旅法同志回国。七八月间,陈延年、郑超麟、薛世纶、傅大庆等人奉令回国,陈延年是旅行团团长。9月29日,陈延年到达阔别5年的上海,暂寓民国路泰安栈。几天后,他即奉命前往大革命的中心——广州工作。次年七八月间,陈乔年和李富春等一行人也奉命从莫斯科回国。8月初,抵达上海。不久,陈乔年按照组织安排到北京工作。

  为国为民披荆斩棘谁能挡

  1927年6月,中共中央对各地组织机构作了一些调整,决定撤销中共上海区委,分别成立中共江苏省委和中共浙江省委。陈延年任江苏省委书记。新组建的江苏省委很快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极力扼杀。由于叛徒出卖,6月26日下午,国民党反动当局包围上海北四川路施高塔路恒丰里104号的江苏省委机关。陈延年等被捕,随即被关入枫林桥监狱,他很快就被叛徒指认而暴露了真实身份。陈延年在狱中与敌人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6月29日夜或30日,陈延年在枫林桥监狱附近的刑场被秘密处死。陈延年在就义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等革命口号。他曾说:“如果怕死就不要做共产党!”面对敌人的屠刀,陈延年宁死不屈、视死如归。

  1928年年初,陈乔年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不久又兼任省委主席团成员。江苏是国民党反动派的政治中心,上海更是帝国主义列强、反动军阀和帮会头目等反动势力最集中之处。1928年2月16日上午,春节刚过不久,因为叛徒告密,陈乔年在上海公共租界北成都路刺绣女校被捕。根据桂家鸿回忆,陈乔年一行人很快就由租界巡捕房移交给国民党反动派,关押到龙华。陈乔年开始化名王建南,敌人并未识破。党组织和亚东图书馆的朋友曾尝试营救。同在监狱中的郑覆他、许白昊等还计划由周之楚顶替陈乔年以骗过敌人,但均未成功。

  1928年6月6日(一说6月1日),陈乔年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此前在和同志们分别时,陈乔年勉励同志们要“努力学习,坚强战斗”,同志们问他有什么话要说,他十分乐观地说:“让子孙后代享受前人披荆斩棘带来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