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赵祖康下令竖起白旗,张澜罗隆基险遭沉江......上海解放前夕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

2022-05-26 来源:党史镜报

  1949年5月24日,人民解放军发起上海战役的总攻,在这个城市即将迎来新生的日子里,赵祖康、张澜和罗隆基、冯亦代、荣毅仁、宋庆龄这些爱国民主人士所做所想是怎样的呢?本文摘编自《上海解放日志》,从另一个侧面,再现那段黎明前的岁月。

  “代理市长”赵祖康

  5月24日凌晨1时,赵祖康被叫到市府大厦,国民党上海市长陈良要他代理上海市长,主要负责“维持治安”和“办理移交”两项任务。赵祖康根据中共地下组织的嘱托,表示同意。陈良随即写了一个委任代理市长的“手令”,并交出市政府大印。

WDCM上传图片

赵祖康(右)和1949年2月4日与其会面的中共地下党员王月英同志(化名李敏)

  早晨,陈良匆匆召集各局局长开会,宣布由赵代理市长的决定。因警察局长毛森没有到会,陈良又把毛森找来作了交待。毛森随即宣布委任陆大公为副局长,代理局长职务,陆已为中共情报干部肖大成所争取。毛森下令烧毁档案文件,当晚逃离前又下令将在押革命志士沈鼎发等9人在总局后院枪杀。毛森逃跑后,赵祖康以代市长名义电话暗示陆大公,令各警察分局即缴械投降。翌日凌晨,解放军进抵八仙桥等地,赵又要陆即在市府大厦竖白旗表示投降。

  张澜、罗隆基平安脱险

  蒋介石离沪前下令对不愿迁台的民主人士动手,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5月9日召集各警备大队附、大队长开紧急会议,要逮捕民盟主席张澜和民盟副主席罗隆基。时任副队长的阎锦文会后迅速来到环龙路杨虎家中报告,杨虎告知周恩来已指示营救张澜、罗隆基。特务原想用匕首在虹桥疗养院病房内刺杀,后怕社会影响,改为绑架后用船运到吴淞口外,身系石块投入江内,派阎锦文等4人执行。5月24日上午,阎锦文正式接到移解张、罗的命令,当即驱车赶到虹桥疗养院,对张、罗正式声明奉杨虎之命营救他们,但张、罗二人不信,后经与杨虎夫人田淑君电话沟通方始相信。一切布置妥当之后,阎锦文又电话联络杨虎夫人田淑君,被转告吴克坚指示:晚12时前完成营救张、罗的任务,转移地点是环龙路杨家,并要求阎全家必须同时迁出。

WDCM上传图片

罗隆基(左)与张澜(右)

  晚10时许,阎锦文亲自驾车至虹桥疗养院。上海全市已戒严,各路口均有哨兵把守。因阎身着军官服装,且有当夜口令,所以通行无阻。在虹桥疗养院,阎锦文快步来到病房,手提左轮手枪,故意大声吆喝:“张澜、罗隆基快些上车,我们是奉命移解,不得延误。”张、罗登车后,车子迅速驶出疗养院,避开大路,在黑夜中向环龙路急驰。及至环龙路杨虎住宅门口时,碰上国民党军队的夜间巡逻执勤车,不仅盘查身份,而且检查车内有无武器,车上坐着的是何许人。阎回答张是其父,罗是其兄,为随军撤退将家属妥善安置,执勤军官深信不疑。阎锦文即把车开入杨家院内,杨家院内早有解放军便衣队迎候。

  冯亦代为上海的解放而激动流泪

  5月25日,民盟上海市支部成员冯亦代躲在中国儿童福利会顾问、美国人谭宁邦公寓内,公寓很小,冯亦代睡在一个长沙发上。人民解放军已逼近上海,在午夜的高楼上不时可以听到炮声。先是远远的闷雷似的声音,后来炮声越来越清晰,夜空里有时也能看到红绿色的照明弹了。他们就开始推算上海解放的日子。最后一晚,四周特别寂静,既无炮声,也没有火光。谭宁邦是大兵出身,便说可能今晚便是解放上海的一天。晚上睡不着,就倚着窗户注视着空荡荡的街道。

WDCM上传图片

冯亦代夫妇合影

  当天空泛鱼肚色的时候,有长长的穿着灰色军装的兵士行列正从西向东快步行进,打头的则是一面鲜艳的红旗。冯亦代流下泪来,他为躲避国民党特务搜捕,避居在谭宁邦的公寓已经多日。再看谭宁邦的脸上也挂着泪珠,用手帕大声擤着他的鼻涕,外国友人也为上海的解放而激动流泪。

  荣毅仁感到自己也解放了

  5月25日早晨,荣毅仁怀着兴奋和好奇的心情驾车来到法院门口,站岗的解放军战士告诉他:都逃了,里面空无一人。

WDCM上传图片

荣毅仁参加新中国政协会议

  国民党政府胁迫、劝诱民族资本家离开大陆的同时,对坚持留在大陆的民族工商业者实施迫害。5月间,留在上海主持荣家二房系统企业的荣毅仁被国民党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提出公诉”,上海地方法院勒索巨额贿赂,声称如不将款送去,第一次庭审时将把荣毅仁收押,先后勒索荣家1万美元左右,并定于5月25日首次开庭。上海解放了,荣毅仁感到自己也解放了。

  宋庆龄:“总算可以自由地呼吸了!”

  5月26日下午3时,苏州河北岸中国银行仓库大楼里的国民党军队拒不投降,负隅顽抗,用机关枪扫射煤气公司西藏路老厂的3号气柜,打穿了该气柜的水封铁板,水从漏眼里射到了苏州河里。当时河对面敌人打枪不断,无法投入抢修。不久,解放军冲过大桥后,护厂人员周功振就迅速爬上气柜,用木塞堵水应急。第二天再由工人去修好。

WDCM上传图片

宋庆龄手持新出版的《建国大纲》线装本在北京寓所留念

  宋庆龄在林森中路1803号(今淮海中路1843号)给王安娜写信,她是四五月间迁居于此的。信中说:“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焦虑和麻烦成了我全部的生活,苦苦地缠住我不放。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轻易地把那些影响立即消除 …… 但是,感谢上苍,我们现在总算可以自由地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