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从洪湖走出的开国中将,创造八路军一个团歼灭日军一个大队的战绩,敢公开对彭德怀作战计划提出不同意见

2022-05-23 来源:党史博采 作者:陈守凤

WDCM上传图片

  “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开国中将黄新廷的家乡就在洪湖岸边。他15岁参加革命,一生赤胆忠心,身经百战,宁折不弯。红军时期,他曾带领连队用25发子弹打跑国民党军一个保安大队;抗日战争时期,他曾创造以八路军一个团全歼日军一个大队的记录;解放战争时期,他敢公开对彭德怀的作战计划提出不同意见;“文革”时期,“造反派”逼他诬陷老领导和老战友,但他的检举材料只写着“贺龙是好同志、好领导”“余秋里是个好同志”“王尚荣是个好同志”。

  从渔家少年到红军团长1913年10月4日,黄新廷出生在湖北省沔阳县宋家墩一个渔民家中。当时的洪湖地区,军阀当道,渔霸横行,百姓苦不堪言。黄新廷从小在渔船上长大,八九岁时就开始帮家人撑船拉纤、捕鱼捉蟹,还把渔获送到汉口码头等地出售。由于受尽了各种盘剥和欺压,一家人风里来雨里去,却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无法保证。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党的八七会议召开后,沔阳戴家场首举义旗,点燃了洪湖地区农民起义的烈火。1928年1月下旬,贺龙、周逸群来到洪湖,将这场烈火引向高潮。13岁的黄新廷参加了少先队,在百里湖区站岗放哨、探察情况、传递消息。1930年秋,他被作为骨干选送到游击队,成为了一名炮手。一天,游击队向一个国民党保安营发动突袭。他点响两发土炮。这两炮不仅击中了敌人的指挥所,也开启了他战斗的一生。1931年秋,黄新廷告别家人,来到湘鄂西军委警卫营,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因表现良好,他在年底被送到洪湖红军军事政治学校学习。1932年夏天,他学成归队,被任命为排长,同年又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国民党军发动第四次大规模“围剿”后,由于执行“单纯防御、固守决战”的错误指导方针,洪湖苏区逐步丧失,黄新廷所在部队也被打散。黄新廷带领少数战士泅水过河,终于找到队伍,之后他被编到红3军第7师机关手枪队,当了一名副班长。

  1932年12月,部队开到大洪山地区。此时,错误的“肃反”运动仍在继续。黄新廷突然被当成“改组派”捆了起来,接着就被送去劳动改造。隆冬季节,他赤着脚、穿着单衣,在冰天雪地里背弹药、运粮食、抬伤员。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忠诚,他忍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以坚强的意志跟着部队完成了长途转移。

  1933年1月,红3军到达桑植。黄新廷被编到第9师第27团3连当战士。该连全部由被怀疑为“改组派”的干部组成,被戏称为“改组派连”。由于表现优秀,黄新廷当年就接连被提升为文书、排长、连长。当上连长的第三天,连队就奉命去攻打一个保安大队,可战前却只领到25发子弹。黄新廷把子弹全部发给优秀射手,其他人持大刀和手榴弹上阵。战斗发起后,他率领全连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敌人眼皮底下,然后大喊杀声,发起突袭。敌人不知道究竟来了多少红军,吓得魂不附体、四散奔逃。1933年底,在随第9师向黔江转移的途中,黄新廷作战负重伤,不得不留在当地群众家中养伤。伤愈归队后,他相继担任参谋、连长、侦察科长等职,参加了陈家河、桃子溪、板栗园等战斗,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红军指挥员。1935年8月,他被任命为红2军团第4师第12团参谋长。

  长征开始后,黄新廷带领第12团前卫营战斗在第一线。1936年3月,团长钟子廷在来宾铺战斗中牺牲,黄新廷奉命接任团长。转战云南期间,他与政治委员朱辉照一道,率领红12团时而半夜出发,为大部队开路;时而声东击西,迷惑敌人。该团先后强攻普渡河,佯攻昆明,连克楚雄、祥云等地,打得国民党军晕头转向、叫苦不迭。4月20日,黄新廷、朱辉照带领部队袭占宾川城,尔后星夜急行百余里,直扑丽江石鼓金沙江渡口。黄新廷派人找来一条木船,亲自带一个加强班登船渡江,到达对岸后立即安排人员寻找船只、制作木排,帮助后续部队渡过了金沙江。

WDCM上传图片

◆黄新廷长征到达陕甘边区后留影。

  渡江后,第12团奉命担负率先翻越哈巴雪山的任务。登山不久,部队就与当地反动民团遭遇。黄新廷指挥部队很快将其歼灭。朱辉照在战斗中负伤。黄新廷脱下身上的皮背心盖在朱辉照身上,自己穿着单衣在齐腰深的积雪中前进,为后续部队踩出了一条通道。在此后的两个月里,第12团又连续翻越三座雪山,抵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两军会师后,部队准备穿过松潘草地,红12团改为担任后卫任务。过草地,粮食是关键。黄新廷和新任团政治委员杨秀山分别带队四处筹粮。他在一个空牛圈的地下挖出一个大缸,找到几百斤青稞。找不到主人,大家就取走粮食,然后在缸里放入40块银元,再埋回地下。由于筹到的粮食十分有限,进入草地的第一天,黄新廷就带着大家采食野草。他还规定吃青稞面每人每天不得超过二两,且必须与野菜掺在一起。后来,粮食越来越少,就连警卫员的皮斗篷也被烧来吃了。8月8日,红12团终于走出被称为生命禁区的草地,到达包座。之后,经腊子口、哈达铺到达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

  威震日寇的英雄团长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黄新廷被安排进“抗大”学习。1938年4月,在第120师师长贺龙的要求下,他被调到山西抗日前线,任命为第358旅第716团团长。刚一到任,他就与政治委员廖汉生商量,要以实际行动纪念抗战一周年。8月3日,第716团在泥河车站附近设伏,一举摧毁日军救援列车,歼敌150余人。

  11月3日,日军第109师团蚋野大队700余人从五台出发,进至高洪口。第358旅首长判断这是一支孤军,命令第716团在滑石片地区设伏歼敌。当时,八路军一个团的兵力仅比日军一个大队略多,但装备上完全处于劣势。黄新廷深知此次任务非同小可,受领任务后立即进行了周密布署。紧急动员后,指战员们冒着纷飞的大雪,沿着结冰的崎岖小道疾行,当日21时30分到达滑石片,不久就听见了日军的马蹄声。考虑到兵力有限,黄新廷打破惯例,决定不留预备队,三个营同时投入战斗。3营9连冲到谷底后,遭敌前后夹击,他立即命令3营全部压下去,与日军展开近战,抵消其火力优势;2营随后冲入日军纵队,将其拦腰分割;1营包抄侧后,封死日军退路。经过两个小时激战,日军被分割成数段。黄新廷乘机命令部队发起总攻。最终,第716团以伤亡98人的较小代价,全歼日军700余人,创造了八路军一个团歼灭日军一个大队的战绩。

  1939年1月,第716团随第120师挺进冀中平原。贺龙、关向应认为,只有打几个胜仗,才能在大平原上站稳脚跟。首战任务交给了第716团。2月2日,日军宫崎联队第2大队200余人向肃宁方向前进,9时到达曹家庄。黄新廷令3营固守阵地,吸引日军进攻,1营迂回日军侧后。战斗一开始,即歼日军数十名。15时,日军派步兵300余人、骑兵160余人赶来救援。黄新廷立即调整部署,贺龙亦派独立第1支队第1营前来增援。两股日军发起轮番冲击,但始终未能动摇第1、3营阵地。黄昏,八路军转守为攻。黄新廷命令预备队投入战斗。激战至午夜,日军伤亡大增,不得不用马车拉着尸体和伤员绕道向河间城撤退。黄新廷率部穷追不舍,一度攻入河间城内。此战,共歼灭日伪军150余人。

  次日晨,黄新廷、廖汉生率部凯旋归来。贺龙先肯定了他们正确的指挥,而后提醒他们马上转移,以防日军报复。当晚,黄新廷、廖汉生率领第716团转移到大曹村、大王庄地区。果然不出贺龙所料。2月4日天刚亮,气急败坏的日军派出大队长汤田凯四带领1000余人向大曹村方向扑来。8时,日军在完成炮火准备后,组织起五六百名步兵猛攻大曹村。黄新廷周密组织步炮协同,数次打退了日军进攻。丧心病狂的日军见强攻不成,便开始施放毒气。八路军指战员们一边用湿毛巾捂住口鼻,一边坚持战斗。战至当晚,黄新廷判断日军已成强弩之末,下令发起反攻。八路军越战越勇,不断收紧包围圈,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日军抵挡不住,向河间城逃跑。此战共歼日军汤田凯四以下300余人,独立第2支队还乘胜收复了任丘县城。

  日军为巩固其占领区,每天都派出部队袭扰周围村庄。至2月底,河间县城周围仅剩黑马张庄未被日军袭扰。黄新廷和廖汉生主动请缨,要求率部前往该地设伏歼敌。贺龙批准了这一计划。3月1日凌晨,黄新廷、廖汉生率第716团和第30大队赶到黑马张庄。上午7时,日军第3联队吉田大队200余人即向黑马张庄开来。八路军待日军接近后突然开火,一举击毙日军先头队伍30余人,并多次打退日军冲击。中午,日军援兵赶到。因日军火力较强,黄新廷决心白天拖住日军,入夜过后再行歼敌。黄昏时分,八路军发起总攻。日军伤亡惨重,向河间城溃逃。此战,八路军又消灭日军200余人。

  第120师连战连捷,极大地鼓舞了冀中军民的抗战热情,但也被日军视为心腹大患。4月22日,第120师正在大朱村召开联欢会,突然接报:吉田大队800余人从河间县城出发,正向齐会方向开来。贺龙决心利用第120师兵力集中的有利时机歼灭该敌。第716团3营负责在齐会村吸引日军进攻。受领任务后,黄新廷连夜骑自行车赶往齐会村,亲自向3营营长王祥发传达作战任务,指示3营组成大纵深防御阵地,层层阻拦日军。23日,日军果然向齐会村攻来。第716团3营在王祥发的带领下,一次又一次地顶住了日军的猛攻,完成了正面牵制日军的任务。当晚,贺龙指挥第120师各部转入反击。黄新廷命1营和2营分别从北、东两个方向发起进攻,逐步将突入齐会村内的日军肃清。25日夜,第120师对被围日军发起总攻,日军除少数趁大风逃走外,其余全部被歼。

  1939年秋,为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巩固陕甘宁边区,第716团随第120师西返。9月27日,第120师集中第358旅和另外5个团伏击日军独立混成第8旅团。黄新廷、廖汉生主动请求率第716团赴灵寿县陈庄以东设伏。战斗打响后,日军投入多批兵力反复进攻第716团阵地,始终未能得逞。在六天五夜的连续战斗中,第716团先后发起冲击13次,对陈庄战斗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后,黄新廷又参加了晋察冀军区反“扫荡”战斗和百团大战。

  1941年初,黄新廷奉命调回延安学习,期间参加了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1944年底,黄新廷从中央党校毕业,被任命为第358旅副旅长,次年任该旅旅长。

  驰骋在西北解放战场

  全面内战爆发后,国民党调兵遣将,准备对中共中央所在地陕甘宁边区发动进攻。第358旅随第1纵队西渡黄河,执行保卫延安的任务。1947年3月,蒋介石纠集胡宗南集团等部25万人进攻陕北。当时,留在陕北的部队仅有2.6万余人。根据彭德怀的指示,黄新廷、余秋里率领第358旅先向安塞方向佯动,吸引国民党军主力北上,随后在青化砭地区设伏,与兄弟部队一道全歼国民党军第31旅所部2900余人。

WDCM上传图片

◆黄新廷任358旅旅长时留影。

  4月中旬,彭德怀决心集中4个旅的兵力,围歼羊马河地区之国民党军第135旅。第358旅奉命担负抗击国民党整编第1军军长董钊所辖5个旅的任务。经过彻夜思索,黄新廷决定在夏家沟、安家崖底等地设置4道防御阵地,节节抗击整编第1军。他对各团团长说:一定要让董钊认准我即西野主力,以争取足够的时间,保障主力部队聚歼第135旅。13日,整编第1军开始猛攻第358旅阵地,遭大量杀伤,仅前进了5公里。14日晨,董钊将5个旅全部投入进攻。中午,大塔山阵地被国民党军攻破。黄新廷急令第8团投入战斗,第716团组织反攻,终于夺回阵地。黄昏,第358旅从容撤至最后一道防御阵地,圆满完成了阻击任务。

  4月下旬,国民党军主力再度被西北野战军北调,仅留第167旅等部守备蟠龙。彭德怀抓住战机,集中主力4个旅攻打蟠龙。此地是国民党军在陕北的重要补给基地,群山环抱,工事坚固,易守难攻。5月2日,黄新廷、余秋里指挥第358旅从西北方向发起进攻,因缺少重武器受挫。彭德怀下令暂停进攻,组织部队发扬军事民主。黄新廷亲临前沿召开“诸葛亮”会,总结经验教训,推广群众创造的挖掘暗壕、对壕,用干粮袋装炸药抵近爆破等办法。4日,西北野战部队4个旅全线发起进攻。第358旅指战员穿过对壕,用“干粮袋”将明碉暗堡逐个炸毁。战至24时,第358旅协同兄弟部队全歼蟠龙国民党守军6700余人。胡宗南存放在蟠龙的1.2万袋面粉、4万套军装和上百万发子弹,全部成为西北野战部队的战利品。

  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之后,黄新廷、余秋里又指挥第358旅参加了延清战役。

  1948年春,西北野战军开始战略反攻。宜川战役中,黄新廷、余秋里率第358旅进至宜川西南待机打援。2月28日,国民党军整编第29军2.4万余人钻进彭德怀预设的“口袋”。这时,第2纵队因大雪阻拦未能及时赶到,“口袋”出现了缺口。黄新廷、余秋里及时补位,率部冒雪疾进,以最快的速度抢占要点,封闭缺口。29日,第358旅与国民党军整编第90师围绕东南山展开竟日争夺。战斗空前激烈,有的阵地反复易手达20余次。期间,第2纵队赶到瓦子街,该纵队司令员王震打电话给黄新廷,提出接替阵地。黄新廷说:“我们还有一个团没有用上呢!完全可以完成当前战斗任务。目前部队与敌短兵相接,交接阵地,势必加大伤亡。”王震遂同意了黄新廷的意见。入夜,黄新廷命令预备队第716团投入战斗,要求他们不管两侧情况,直插整编第29军指挥部,活捉该军军长刘戡。总攻发起后,第358旅首先攻入整编第29军军部。该军军长刘戡自毙,参谋长刘振世被活捉。

  宜川战役后,黄新廷、余秋里率领第358旅南下,先后参与解放了黄陵、宜君、旬邑等地。10月,黄新廷、余秋里率部参加荔北战役。按照西北野战军的原计划,第1纵队将从澄城至大荔公路一线实施正面突破。黄新廷经详细勘察,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正面有大峪河深沟阻拦,不易得手;国民党军为点状部署,中间空隙大,如从侧翼打进去,插入守军心脏地区,更有利于消灭敌人,加速战役进程。纵队政治委员廖汉生认为事关重大,专程到野战军司令部作了汇报。彭德怀听后赞许地说:“战争的目的是消灭敌人。谁提的方案好,就用谁的方案。在这个关系重大的问题上不能搞将帅尊严。黄新廷同志的意见很好,就照这个主意办。”遂吸纳黄新廷的建议,改变了作战方案。10月5日夜,黄新廷、余秋里率领第358旅巧妙穿过国民党军封锁线,长驱直入,将国民党军第48旅和第12旅分割,提前完成第一阶段作战任务。战役第二阶段,第358旅集中全旅火炮猛烈轰击第55旅防御阵地,尔后指挥3个团同时发起迅猛冲击,给国民党军以重大杀伤。此役,西北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军2.5万人。

  1949年2月,第1纵队改为第1军。黄新廷先被任命为第1军第1师师长,5月又改任第3军军长。7月初,他与政治委员朱明率第3军参加了扶郿战役。8月20日,第3军参加兰州战役,奉命进攻七里河,夺取狗娃山,并以一部沿黄河南岸夺取铁桥。25日,夺取南山的战斗取得初胜,黄新廷即令第7师不顾重重阻击,向城西迂回。26日凌晨2时,第7师抢占西关要点,并从俘虏口中得知铁桥上车马拥堵,马步芳集团开始逃跑。黄新廷急令该师迅速展开进攻,控制铁桥。接着,他亲自赶到桥头,指挥部队通过铁桥,占领黄河对岸战略要地白塔山,堵死了马步芳集团逃向青海的道路。此后,第一野战军集中兵力,全歼马步芳主力于兰州城下。

  铮铮铁骨,宁折不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黄新廷指挥第3军参加河西剿匪作战。至1950年11月,第3军经过上百次大小战斗,基本平息了河西地区的匪患。此后,黄新廷又奉命担任甘青新三省会剿总指挥,带领部队剿灭了窜入三省交界处的乌斯满等大小匪帮。1952年7月,第3军与第1军合并组成新的第1军,黄新廷任军长,梁仁芥任政治委员。

WDCM上传图片

◆1953年10月,贺龙在朝鲜和黄新廷(右一)等在志愿军某部老秃山前沿阵地上。

  1953年1月22日,第1军跨过鸭绿江,奔赴战火纷飞的抗美援朝前线,三四月间到达西线临津江东西两侧接防。部队刚进入阵地,当面美军、南朝鲜军就接连发起两次试探性进攻。第1军沉着应对,将其击退,歼敌220余人。黄新廷得知守军阵地居高临下,志愿军阵地受对方火力控制的被动情况后,要求部队组织小分队,广泛开展侦察、袭击行动,打击前沿守军及巡逻分队。此后两个月,第1军各部队多次组织小分队行动,先后消灭美、英、澳军队100余人,改变了不利局面。

  6月,为配合停战谈判,志愿军总部决定发起金城战役,第1军奉命打击当面南朝鲜军第1师。从6月25日至7月23日,黄新廷指挥第1军先后对当面6处阵地进行攻击,打退反扑180多次,歼其7000余人,将阵地向南推进5.43平方公里。朝鲜停战协议签定后,从开城归来的彭德怀专程到第1军视察,提出了表扬。

  从朝鲜回国后,黄新廷于1953年至1957年在南京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期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9月被任命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959年3月10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受外国势力支持和唆使,发动了以拉萨为中心的大规模武装叛乱。中央军委电令成都军区组织一个小型指挥所,由黄新廷指挥抽调的部队负责平息西藏昌都地区武装叛乱。在历时8个月的平叛斗争中,他指挥部队进行大小战斗840次,歼灭叛乱武装2.61万余人,圆满完成了军委赋予的平叛作战任务。

WDCM上传图片

  1960年8月,黄新廷被任命为成都军区司令员。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很快,四川的形势就逐步失控。黄新廷四处奔波,组织部队抢收成熟在地的稻谷,派出官兵保护机密档案和文物古迹,指挥部队抗洪救灾。他想方设法减少损失,却从未考虑过个人安危。11月18日,一伙“造反派”冲入黄新廷的家里,将他揪到军区大院的一个会场上进行揭发批判。一个星期后,他和政治委员郭林祥就被责令“停职反省”。接着,“造反派”抽人组成专案组,对他进行隔离审查和批斗,就连他的妻子也被秘密关押,几个孩子也流落他乡。

  1967年5月7日,在林彪、江青等的操纵下,黄新廷和郭林祥被定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此后半年时间,两人在无休止的打骂和批斗中度过。后来,为了保护两人,中央把他们集中到北京京西宾馆暂住。但好景不长,黄新廷又被揪回成都,接受更加变本加厉的批斗。为了逼他供认贺龙“搞军事政变”,“造反派”们把他折磨得遍体鳞伤、行动困难。但他写的材料只有一句:“贺龙是好同志、好领导”。次年5月,他被押回北京囚禁。在此后的三年半时间里,“造反派”继续让他供认贺龙和一些老战友的所谓“问题”。他回答:“这是莫须有的事”“余秋里是个好同志”“王尚荣是个好同志”。有人逼他在假材料上签字,他怒斥道:“这是你们捏造的假话。”直到被摧残得生命垂危,他才被送进医院抢救。

  林彪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在周恩来的亲自关怀和过问下,黄新廷于1972年11月从关押地被接出来,足足静养了两年才逐渐恢复健康。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黄新廷被任命为装甲兵司令员,不久又被增选为中央军委委员。

  1982年9月,装甲兵机关撤销,黄新廷开始退居二线。此后,他担任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的编委,后来又担任了《贺龙传》编写组组长。他带着编写组的成员们跋涉数千里,回访了湘鄂川黔根据地,重走了长征路,沿着贺龙的战斗足迹走遍了昔日战场。

  2006年5月12日,黄新廷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