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共产党人的硬骨头!新中国10位独臂将军都是谁?

2022-01-26 来源:CCTV国家记忆

  1955年9月27日下午5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元帅军衔和授勋典礼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举行。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首次授衔。这次授衔共评元帅10名、大将10名、上将55名、中将175名、少将798名。

  这其中,有2名上将、2名中将和6名少将是独臂将军。

  今天,国家记忆与您一起回忆10位独臂将军的革命往事。

  上将篇

  贺炳炎:免行军礼的将军

  1935年12月,22岁的贺炳炎已是红军师长,当他率部向敌阵发起攻击时,遭敌人疯狂阻击。激战中,贺炳炎右臂不幸被炮弹击中,骨头被炸得粉碎。

  军团卫生部长贺彪决定截掉贺炳炎的右臂以保其性命,但红军的手术条件非常简陋:没有麻药,只借来一把木工锯。贺炳炎说:“我不用打麻药,你直接用木工锯给我锯掉!”说完,他要了一条毛巾塞到嘴里。贺彪锯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贺炳炎满身是汗。

  1945年4月,贺炳炎在参加党的七大时见到了毛泽东主席,便以左手行军礼。毛主席握住他的手说:“贺炳炎同志,你是独臂将军嘛,今后你就免掉这份礼吧!”

  贺炳炎总共负伤11次,身上有16处伤痕。

  彭绍辉:毛泽东主席的老乡

  彭绍辉,1906年9月6日出生于湖南湘潭。1926年,他曾给考察农民运动的毛泽东介绍过情况。1928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3月在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率红1师参加草台岗霹雳山战斗,结果左臂连中两弹,臂骨被击碎。因伤势严重,他做了3次手术都没成功,最后只得截去左臂。

(图:彭绍辉和贺炳炎是贺龙的“左膀右臂”)

  1945年,彭绍辉出席中共七大前夕,毛泽东在延安枣园亲切接见了他。毛泽东紧紧握着他的右臂高兴地对身边的人介绍说:“绍辉同志是瓦子坪人,是我的老乡,是放牛娃出身啊!”

  中将篇

  余秋里:做手术时伤臂已经长蛆

  1936年2月,余秋里在掩护军红军西进时,左臂多次负伤。直到他受伤192天后,才做手术截肢。

  “我负伤不久,伤口就开始发炎腐烂,痛得厉害。为了止痛,只能把受伤的左臂浸到冷水里泡一泡,或者用湿毛巾敷在受伤的左臂上。过草地时,有一段时间没有换药。医生来检查伤口,打开纱布一看,伤口已经腐烂生蛆,医生用镊子将蛆一个一个夹出来,再用盐水洗清了伤口。”

  抗日战争爆发后,余秋里和后来获授上将的贺炳炎合作,率队扩大根据地,并先后进行了多次战斗,粉碎了日军的3路合围。

  晏福生:没有牺牲却被开“追悼会”

  1936年10月,身为红六军团十六师政委的晏福生率部成功将主力部队掩护到安全地带,自己的右臂却被敌机的炸弹炸伤。

  王震得知晏福生负伤后下落不明的消息,立即派一个营去营救晏福生。他们寻遍整个阵地也没找到他。到达目的地后,大家为晏福生开了追悼会,王震沉痛地说:“向晏福生同志默哀三分钟。”

  其实,晏福生并没有牺牲。那一天,他幸运地遇到了好心的穷苦人救助。第二天,晏福生穿上旧便衣,将受伤的右臂用布带吊在胸前,左手拄着棍追赶部队。

(图:1939年,晏福生、左齐和彭清云在三五九旅祝捷大会上的合影。)

  晏福生用了半个月,强忍着伤口进水感染、化脓时的疼痛,终于追上了红四方面军的一支部队,找到了组织。

  少将篇

  左齐:左手开枪,左臂挥毫

  1938年冬,时任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七团参谋长左齐奉命带队伏击日寇。激战中,他右臂中弹仍继续指挥战斗。发现敌军转头逃跑时,他立即命令二连堵住敌人退路,这时才发现自己衣服上和手上都是血......

(图:1940 年1 月,左齐与王震在延安绥德)

  左齐的右臂截肢后曾用左手写日记,时任八路军三五九旅旅长王震也曾在日记上留言:

  英勇的左齐同志:

  诚恳地慰问你,并向你致热烈的布尔什维克的敬礼!祝你健康!

  王震,1938年12月27日

  彭清云:身体里流淌着白求恩的血

  和左齐一样,彭清云的手臂受伤后也由白求恩大夫亲自救治。

(图:1979年,晏福生、左齐和彭清云三位将军再度聚首时拍下的合影。)

  彭清云的身体中还流淌着白求恩献的O型血。手术前,白求恩力排众议,坚持用自己的血为彭清云输血:“来不及验血了,我是O型,万能输血者,赶紧抽。战士们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消灭法西斯,我多献点血算什么!不要再争了,抢救伤员要紧。”

  陈波:永不离身的党证

  1934年10月,红四方面军党组织为激励广大党员奋勇前进,只给优秀党员签发党证。陈波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党证,特地缝了小皮囊用来放置党证和党费,并把它别在腰带上。

  1941年3月,时任八路军前总特务团副团长的陈波向战士们介绍完滚雷的使用方法后开始做示范。示范时,滚雷突然爆炸,陈波当时昏迷不醒。而陈波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寻找他心爱的党证。

  童炎生:左腿和右手都受重伤

  童炎生是独臂将军中为数不多的腿与手都受重伤的将军。在手臂受伤之前,童炎生曾三次参加敢死队,他的左腿在此期间三度受伤。

  1944年,新四军在打扫战场时缴获大批土制速爆手雷。童炎生手中拿着一枚手雷,嘱咐战士们好好研究运用这种手雷。他刚拿起这枚手雷研究时,速爆手雷爆炸了。

(图:童炎生用过的假肢)

  童炎生的整个右手至腕部血肉模糊。卫生员简单包扎止血后把他送到苏中军区后方医院救治。截肢后,童炎生成了独臂军人。

  苏鲁:“让我看看去”

  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对太原总攻击的外围作战,苏鲁所在的一八四师奉命攻击太原东门外的红房子据点。

  战斗打响后,一八四师进攻部队连续冲击,但敌人垂死挣扎。苏鲁非常焦急,决定亲自率领突击排拿下红房子。于是他扭头对师长、政委说了句:“让我看看去!”便向前沿冲去。

  突击排很快进入敌人的布雷区。不料,走在前面的突击排长排除两颗地雷后,进入敌人的地雷群,苏鲁的右大臂被炸。突击排的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为部队开出了一条通道。

  廖政国:“我是断臂换良妻”

  1940年10月,时任新四军挺进纵队四团团长的廖政国正在研究刚缴获不久的手雷。廖政国担心有危险,让其他人不要拆,而自己却把手榴弹带到住所研究。

  然而,就在廖政国拆卸分解时,手榴弹突然冒出了一缕白烟。他本可以把手榴弹扔出屋去,但想到外面有正在学习讨论的干部战士,他毫不犹豫地站起来高举将要爆炸的手榴弹,让它在自己手里爆炸……

  虽然新四军上下为救治廖政国竭尽全力,但苦于缺医少药,廖政国最终未能保住右臂。当廖政国受伤住进新四军野战医院后,17岁的医疗队长史凌听说了廖团长舍身举爆手榴弹的壮举,便无微不至地照料他。后来,他们成功走到了一起。

  毛主席曾感慨道:

  “中国从古至今有几个独臂将军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育出这样独特的人才!”

  虽然10位独臂将军已经逝去,但他们先人后己、自强不息的高尚品德则传承了下来。

  90后战士杜富国让战友退后、自己去排雷的事迹充分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依然能培育出这样独特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