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抗战胜利了,何应钦却为何弯腰接过了投降书?

2021-09-13 来源:上观新闻

  抗战胜利了

  他却弯腰接过降书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举行。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等在南京签署降书,128万余侵华日军放下武器。

  当日方将降书交呈何应钦,弯腰鞠躬时,本不应该起立答礼的何应钦竟然微笑起立答礼,双手接过降书。

  这一细节令观礼席上出现一番骚动,盟军代表们纷纷交头接耳,愤愤不平。有一位美国军官甚至轻声嘘了一声口哨,以示不满和抗议。

  然而,何应钦对日方投降代表的“礼遇”并不是心血来潮。

  蒋介石联日反共

  记者:“南京丝毫没有光复的迹象”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于情于理,国民政府应该立即解除日本军队的武装,以消除最后潜在的威胁,发动侵略的军国主义者也该得到审判。

  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集团,从抗战胜利开始就把对日处置问题与打败中共的战略结合起来决策。为了竭力排挤中共参加对日处置的权利,遏制共产党对沦陷区的接收,蒋介石从一己私利出发,将残忍屠杀同胞的日本侵略者,视作可以继续合作的对象。

  8月23日,何应钦向日本军队司令官冈村宁次下达训令,要求日军部队就地担当有效的防卫,保持交通线的畅通,等候国民党军队抵达。同时还要负责收复被共产党军队占据的地盘。

  于是,首批到达汪精卫政府首都南京的新闻记者惊奇地发现,除了街头零星的中国士兵和偶尔飞抵的美国运输机外,“南京没有丝毫光复的迹象……冈村依旧在外交部大楼里高高在上……日本哨兵四处遍布,奉命维持治安和保护他们的同胞……”

  南京受降仪式结束后,何应钦与冈村宁次首次会见即表达出合作倾向。10月21日,何应钦邀请冈村秘密会面,谈话在旧友重逢的友好氛围内展开,何对冈村说:“我们应趁此培育中日合作趋势,使子子孙孙继续下去……我曾多次说过,中日开战,两败俱伤,将使共产党势力坐大。此事不幸为我言中!”

  日军侵华的头号战犯,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冈村,花了近20天的时间,写成了《从敌对立场看中共军队》的意见书,为蒋介石对付共产党出谋划策。

  蒋介石作为政党首脑,一国领袖,毫无家国大义,为一己私利与战犯狼狈为奸。在国民党的积极运作下,冈村最终被判决为“无罪”,日本侵略者逃脱了应有的惩罚,这也为日后日本军国主义沉渣泛起埋下了祸根。

除了与战犯狼狈为奸,国民党政府还纵容甚至重用汉奸。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即伪国民政府上海市市长周佛海。

  日本一投降,蒋介石就顺势将其任命为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总指挥,就这样,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摇身一变成了抗战的有功之臣,威风不减当年。

  当时一位记者这样写道:“目睹这帮往日常常欺压他们的人依旧官运亨通,大权在握,老百姓只能发出怒吼。”

  “五子登科”下的光复区

  民众生活比日据时更艰难

  即便国民政府为了能够最快速度抢夺胜利果实做出了种种妥协,国民党在抗战胜利后对沦陷区的接收,无论从政策上还是事实上,都呈现出失败的结果。

  彼时的国民党政权是以蒋介石为轴心,包括不同派系的松散政治联盟,接收直接关系着各派系在战后的权力与利益的重新分配。各派系纷纷粉墨登场,采用各种手段,进行激烈争夺,一时间“接收”成为了“劫搜”。

  在国民党的接收工作开始前,原沦陷区的国民党特务、汉奸,靠近沦陷区的部队已对收复区完成了“两轮接收”,劫夺了大量的现金、物资以及房产。

  待到国民党正式接收开始,没有纪律性的国民党各级官员将接收工作变成了一场“争夺战”。有资料统计,当时接收机构多如牛毛,天津有26个,杭州有28个,北平有32个,相对“富庶”的上海仅“官方”接收机构就有89个之多。

  不同系统重复接收,层层盘剥,有的敌伪资产甚至出现被国府、省府、市府三道封条并贴的可笑局面。光复区形成了“你抢我也抢”“文和武争,官和民争”“此封彼揭,封条重重”的局面。

1948年底金圆券改革失败,民众蜂拥冲击银行兑换黄金

  混乱的接收局面伴随的是贪污成风,更有甚者敲诈勒索,强占民产,大批工厂、企业、商店在接收期间倒闭、停工、停业,给经济带来极大破坏,光复区民众的生活甚至比日据时期还要艰难。

  以至于老百姓讥讽国民党接收官员为“五子登科”,五子意为“金子、房子、车子、日本女子和面子”。

  有人曾用“一洗再洗,如梳如篦”来形容国民党接收过的地方。曾负责经济接收的国民党要员邵毓麟曾说:“政府因此而基础动摇。在一片胜利声中早已埋下了一颗失败的定时炸弹。”

  毛泽东的这个提议

  得到全党一致拥护

  短短几年后,同样的问题摆在了共产党人面前。

  1949年初,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起程前往北平。就在出发前不久,在西柏坡召开的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在报告中提醒全党:“我们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

  为此,毛泽东向全党提出了:“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的号召。他还在会议上提议:不祝寿不送礼少敬酒少拍掌;不以人名作地名;不把中国同志和马、恩、列、斯平列。

  毛泽东的这个提议不但得到了全党一致拥护,而且成为全党必须遵守的规定。

  共产党人是这么说的

  也是这么做的

  1952年2月10日,在保定市体育场,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公审大会,两声枪响如同惊雷,震惊了在场的2万余人,也震惊了世界。

  当时全国各大城市的报纸、电台以及港澳的一些新闻媒体,都对此案迅速作了报道。香港一家右派报纸惊呼:“共产党杀了共产党!”

  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日侨小川维熙说:“看到报纸发表天津的贪污案后,感到共产党与其他政党不同,共产党伟大之处,是对不法分子不管他地位多高也要依法惩办。”

  正是中国共产党这种不徇私情、严惩腐败的决心和行动,赢得了老百姓的衷心拥戴和世人的无限钦佩,打消了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疑虑,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共产党的威望。

  “我们取得了巨大进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富起来了,但我们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依然严峻复杂,应该说,党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习主席曾多次强调,“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唯有不忘初心,方可告慰历史、告慰先辈,方可赢得民心、赢得时代,方可善作善成、一往无前”。

  在长期执政的条件下,世情、国情、党情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共产党人的“考试”仍在继续,这就需要全体党员时刻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

  历史与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党的力量越壮大、党的事业越发展,对党本身的要求就越高,就越要不忘初心。

  正如在从西柏坡前往北平的“进京赶考”路上,毛泽东提起《甲申三百年祭》一文时说的那样,“这仅仅是读了个开头,这篇文章是要永远读下去的”。

  共产党人的答卷,还要继续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