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出版陈独秀专著、资助毛泽东创办书社、积极营救陈乔年,这位“汪先生”不一般

2021-09-0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光寿

  民主革命时期的“红色出版家”不少,但就出版时间之早、持续时间之长、出版著作之多乃至影响之深远而言,应该首推汪孟邹。他就是电视剧《觉醒年代》中那位在上海设家宴招待陈独秀的汪先生。当时,从日本归来的陈独秀,正准备创办《青年》杂志。

  印刷发行《向导》

  汪孟邹,1877年出生于安徽绩溪,1903年在芜湖创办新式书店科学图书社,出版安徽地区第一份白话文周报《安徽俗话报》。1913年在上海创办亚东图书馆,出版过章士钊《甲寅》杂志、孙中山《孙文学说》等重要书刊。

  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亚东图书馆进入发展的黄金时期,出版发行众多革命书刊,包括《前锋》《中国青年》等。党的二大决定创立《向导》周刊,作为党中央机关刊物。亚东图书馆作为《向导》的印刷发行方,一度受到巡捕房的控告和罚款。

  汪孟邹的主要成就是出版了一批进步书籍。比如,多次出版《独秀文存》,共发行2.9万册,既扩大了新思想、新文化的影响,也缓解了党内经费紧张状况。

  20世纪20年代,玄学派、科学派以及唯物史观派围绕科学与人生观问题展开了激烈交锋。陈独秀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运用唯物史观对科学与人生观及其关系进行客观、详尽的解释,既批评了玄学派张君劢“九项人生观”等怪论,也批评了科学派丁文江所谓“存疑的唯心论”。亚东图书馆出版《科学与人生观》一书,这本书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运用唯物史观对科学与人生观及其两者的关系进行了客观且详尽的解释。《科学与人生观》的出版,标志着这场“世纪大论战”告一段落,开启了学界新纪元。

  《白话书信》是“安徽地区系统宣传社会主义的第一人”高语罕举办平民教育和商业学校时编写的教材,1921年经修改后由亚东图书馆出版发行。《白话书信》公开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虽屡遭查禁,却一版再版39次,影响了很多青年。

  早在学生时代,杨之华就是领导工人运动和妇女运动的实干家。进入上海大学学习后,她深入上海工厂、创办工人夜校,了解女工的疾苦和呼声,调查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撰写了一系列呼吁妇女解放的文章,写成《妇女运动概论》。此书在1927年由亚东图书馆出版后,进一步激起全社会对妇女问题、劳工问题的关注,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汪孟邹曾准备出版《瞿秋白论文集》,1927年初已经排版。大革命失败后虽被迫停印,但他一直冒着危险妥善保管全部书稿。后经多处辗转,直至上海解放和新中国成立后才平安交到杨之华手中。

  尽管经历大革命失败,亚东图书馆坚持出版马克思主义学术著作,包括恩格斯关于宗教、哲学、社会主义的三部著作等。

  曾经翻译柯卡普《社会主义史》、著有《马克思传》的李季,在亚东图书馆出版新著《我的生平》和译著《妇女自然史和文化史的研究》。

  时人高度评价汪孟邹“治事谨严,丝毫不苟”,称赞亚东图书馆“能够不为时风所左右,严肃地出版着性质纯正的书籍”。

  资助长沙文化书社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各地进步社团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兴起。在陈独秀的推动下,汪孟邹和亚东图书馆利用上海地域的出版优势,给各地进步社团以指导,尤其是用并不宽裕的资金给予资助。

  1920年5月,毛泽东从北京来到上海,经陈独秀引见结识了汪孟邹。7月初,毛泽东返回长沙前夕,陈独秀出面向亚东图书馆作了300元营业额往来的担保,以帮助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推介马克思主义书刊。

  7月31日,毛泽东起草《发起文化书社》,提出“愿以最迅速、最简便的方法,介绍中外各种最新书报杂志,以充青年及全体湖南人新研究的材料”,从而加快了建社步伐。

  资料显示,长沙文化书社与上海亚东图书馆的业务十分频繁。每次进出书单、书款,均由毛泽东签字后,交由亚东图书馆办理。有时,也由其弟毛泽民代办。汪孟邹与毛泽东之间保持了数年的往来,并对文化书社的经营管理给予具体指导和帮助,令毛泽东终生难忘。

  在此前后,恽代英在武汉创办的利群书社,也由陈独秀担保向亚东图书馆借款300元。1920年7月初,毛泽东离沪返湘途经武汉时,还曾与恽代英交流办社经验。在长沙文化书社的工作基础上,1920年11月,毛泽东与何叔衡、彭璜、贺民范等共同发起成立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

  努力营救陈乔年

  汪孟邹还曾积极营救过中共五大中央委员陈乔年。

  有一个长期谬传的历史假象:陈延年在上海被捕时,身份并未暴露。汪孟邹得悉此事后,向同乡老友胡适求助。胡适转托吴稚晖,不料,所托不但不能如愿,吴稚晖反向国民党方面告发,暴露了陈延年的真实身份,导致其迅速罹难。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谣传。历史真相是,陈延年被捕是由于叛徒束炳澍告密,被捕后又因另一个叛徒束月坡的指认而暴露身份。事实上,汪孟邹试图营救的是陈乔年。

  1928年2月16日,陈乔年因叛徒唐瑞林告密而被捕。为营救陈乔年,汪孟邹四处奔走,联系了自己所能找到的最大官员许世英,请他一定设法营救。中共中央和江苏省委也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无功而返。6月1日,陈乔年英勇牺牲。

  噩耗传来,汪孟邹等人极为悲愤,感慨:“他们那样忠于社会主义,很少……他们不朽呵!不朽呵!”汪孟邹还对子侄们说:“将来一切都要由共产党来解决,只有共产党能解决一切。”

  (作者徐光寿为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教授、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