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一对革命兄弟的红色传奇

2021-04-0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沈阅

  在“TELL+历史”演讲大会上,该活动的策划人沈阅讲述了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陈独秀的两个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的故事。

  90多年前,有一对革命兄弟先后在上海慷慨赴死。

  1927年7月4日,哥哥陈延年在龙华监狱被乱刀砍死。1928年6月6日,弟弟陈乔年在位于今天肇嘉浜路和枫林路交界处的枫林监狱被执行枪决。他们是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陈独秀的两个儿子。

  时间回到1915年,两个年轻人从安庆老家到上海投奔父亲,当时陈延年17岁,陈乔年13岁。由于陈独秀一直在寻求救国之路,根本顾不上孩子,两兄弟到上海不久,就开始了独立生活。当时,延年和乔年的生活非常艰苦,基本上只能吃一些糕饼,渴了就喝自来水。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就睡在《新青年》杂志的出版社——亚东图书馆店堂的地板上。

  到了1919年,延年21岁了,乔年17岁,他们想去法国勤工俭学。当时,勤工俭学在国内是一种潮流,他们想通过自己的劳动,到国外去学点知识。但是他们没有钱,去法国需要一大笔保证金,于是他们向当时的精神导师、无政府主义学派代表人物吴稚晖求助。最后,在吴稚晖的帮助下,两兄弟去了法国勤工俭学。

  到法国后,他们渐渐接触了共产主义思想,阅读了很多书籍,包括《共产党宣言》。而更重要的是,他们结交了一群亲密的战友,比如周恩来、赵世炎。正是在他们的影响下,延年和乔年摒弃了无政府主义,成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在那段时间里,他们的收入只有当地工人的1/3、1/2,他们租住在很小的房子里,共用一个煤油灯,饿了就煮一点土豆或者用咸鱼就着几片面包吃。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在一起充满热情地办报刊、搞党团活动。

  1922年,陈独秀飞往莫斯科参加了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其间,他参观了莫斯科的东方大学,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到东方大学去学习。于是,陈延年、陈乔年、赵世炎等人一起从法国飞往莫斯科学习。虽然当时的学习非常紧张,但是他们的生活状况比在法国时好多了。

  1924年,国共两党实行第一次合作。陈延年被召回国内工作。那一年延年26岁,这是他第一次离开一直相依为命的弟弟乔年。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能长久地相聚在一起。

  延年从俄国回到国内,途经上海,再去广州任职。在上海期间,他向上级做了述职,而他的上级就是他的父亲陈独秀。因为有了相同的主义,两个人的关系变成了同志。在之后的日子中,延年没有叫过陈独秀“父亲”或“爸爸”,他总是称呼他“独秀”或“同志”。

  在广州,等待陈延年的是他的好朋友周恩来。延年主要负责党内的组织工作,周恩来则负责组建军队以及黄埔军校的相关工作。为了尽快了解广州的情况,陈延年脱下衬衫,穿上工装,加入了黄包车夫的队伍。他的皮肤黝黑,四肢粗壮,很快和黄包车夫打成了一片。

  不久,上海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陈延年和周恩来决定开展省港大罢工来声援上海。就在省港大罢工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延年的弟弟乔年也被召回国内,他被委派到北方地区协助李大钊和赵世炎开展工作。

  乔年和延年在外表、性格上差异很大。延年长得五大三粗,性格比较沉稳;乔年正好相反,他看上去像学生一样柔弱清秀,而且性格开朗、风趣,带着一种孩子般天真的气质。

  1927年初,陈延年结束了广州的工作。他刚到广东地区时,当地的党员数量只有400人左右,而当他离开时已经发展到了5000多人。他到达武汉述职并且准备参加中共五大,但那时白色恐怖的气息已经袭来,他被紧急委派去了上海,没有参加中共五大。

  乔年和他的父亲陈独秀在武汉参加了中共五大,在会上,陈家父子三人都被选为中央委员。这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就在中共五大召开的第二天,李大钊同志被绞死在绞刑架上,当时的白色恐怖令人窒息。

  在延年赶往上海的途中,发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许多共产党员被杀,上海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6月26日,陈延年在恒丰里104号被军警逮捕。7月4日,他在龙华刑场被判处砍头。据说他不愿意跪下,所以被按在地上乱刀砍死。他的生命定格在29岁。

  乔年得知哥哥牺牲的消息后悲痛欲绝,生了一场大病。1928年初,他被调到上海,担任江苏省委组织部部长。2月,他在北成都路刺绣女校召开江苏省委组织部会议时,被叛徒出卖而被捕。26岁的乔年在牺牲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前人披荆斩棘的幸福吧。”

  这就是一对革命兄弟的故事。我们看到,有一种高于生命的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