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花园饭店,年过而立

2020-07-3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沈轶伦

  

  1926年,旧法国总会(现正门入口)

  30年过去了。对一座城市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亲历者来说,几乎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更何况,在过去的30年,上海发生了太多变化。

  其间,花园饭店作为中国扩大开放的窗口,见证了上海的改革开放历程,成为中日友好与文化交流的桥梁。

  1

    今年3月20日,上海花园饭

  店的官方微信号,发了一条短短的消息:花园饭店的合作协议于2020年3月19日到期,锦江如期收回全部资产,拥有花园饭店100%的股权。

  如果不是这条消息,很多人或许没有意识到,坐落于茂名南路58号的花园饭店,是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与野村中国投资株式会社即野村土地建筑物株式会社的全资子公司,和株式会社大仓饭店于1984年开始的中外合资项目。根据当初协议,合同期满后,花园饭店会进入一个新阶段。而这个时间点,就是今年。

  30年过去了。对一座城市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亲历者来说,几乎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更何况,在过去的30年,上海发生了太多变化。其间,花园饭店作为中国扩大开放的窗口,见证了上海的改革开放历程,成为中日友好与文化交流的桥梁。

  在这条微信下面,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是一位花园的老员工。他说:“在花园度过了自己整个职业生涯,尽管身已退休,但还心系花园。”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今天花园饭店所在的这片土地上,发生过许多故事。每一个时期,这里都有一个新名字。它曾是法国总会、市委招待所、锦江俱乐部……每一段历史背后,都是上海发展的一个侧影。

  2

  1986年5月16日,《解放日报》刊登了一则消息:中日合建世界一流宾馆,花园饭店举行开工典礼。

  消息写道:饭店的建筑面积为47800多平方米,高度为119米,建成后有套间、双人间、单间共500套,有大小宴会厅、餐厅十多个,还设有游泳池、美容厅、蒸汽浴室、健身房等设施。原锦江俱乐部旧址经过改建装修后仍然保留,俱乐部拥有的28000平方米的大花园将和新大楼连成一体。

  该工程由日本株式会社大林组东京本社设计,上海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施工,上海市联合工程咨询公司进行工程管理。建成后由日本大仓饭店承担经营。1989年11月,花园饭店竣工。1990年3月20日,上海花园饭店正式营业。

  早在建设期间,市民就感觉到一种“不一样”。其时,正是上海大兴土木之际,许多施工队在施工时挂出的告示上都有“本队曾荣获某奖”“承建过某宾馆”之类的荣誉。但花园饭店工地一侧的告示牌,却写着“本工程队在此施工,给您增添了麻烦,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3

  在正式开业前的1987年,花园饭店登报对外招聘管理人员。1987年6月11日《解放日报》上的招聘广告显示,需要10名英文翻译兼教师、10名日文翻译兼教师,电气管理人员、空调管理人员以及事务管理人员各5名。录用者“均实行劳动合同制,享受中外合资经营企业规定待遇,工作成绩显著者送国外进修”。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正是华亭宾馆、瑞金大厦、仙霞饭店,以及日航龙柏饭店、锦沧文华大酒店、希尔顿饭店等在建或将建之际。五星级涉外饭店的薪资、前景、工作环境令年轻人向往。

  1957年出生的阎鸣这年刚满30周岁,本来在上海市公安局做公务员的他禁不住新生事物的吸引力,报考加入锦江饭店,担任管理人员。从此,他在花园饭店工作至今,现在担任花园饭店的副总经理。

  他还记得,花园饭店招服务人员时,一批没被录取的青年家长到饭店门口闹。因为当时花园饭店工资非常高,落选的消息令人格外失望。就拿阎鸣来说,花园饭店的收入,要比之前高4倍。

  初到花园饭店,阎鸣只觉得员工福利好、有工作餐吃,还能有淋浴间洗澡。客房里空调、彩电一应俱全,当时的上海普通人家,大多还没有这些设施。但比这些让他印象更深的,是日本人的工作态度。阎鸣记得,跟着日方总经理在店里巡视时,只要看到地上有一点垃圾,总经理马上捡起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这份细致叫所有工作人员看在眼里,脸上发烫。从此,人人看到垃圾都会捡起,其他不文明的举止也一应杜绝。日本人的仔细和较真,摸不着看不到,无形约束着整个空间的气场。

  在之后30年里,这家服务兢兢业业的饭店多次接待日本天皇、首相,承办日领馆和日资企业的各项活动、仪式,给人留下浓郁“和风”印象。

  4

  但花园饭店的前身,却是法式风格。1925年,法侨拉白利斯从德侨手里买下茂名南路58号的乡村别墅“德国花园总会”,改建成巴洛克风格的法国总会。

  据原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工程师尤详祯介绍,法国总会的法文全名为“法国体育俱乐部”。“体育”二字,暗合了这里的游泳池、网球场、保龄球场以及休憩用的屋顶花园、棋牌室和西餐厅。当时的外侨在闲暇之日,到这里进行体育运动、社交,开怀畅饮,消遣取乐。

  法国总会的舞厅百花厅曾经拥有远近闻名的彩色玻璃穹顶和弹簧地板,被称为“远东第一舞厅”。百花厅屋顶上有着全上海跨度最大的玻璃吊顶,它曾经是法国总会引以为豪的标志。在舞厅的四周和酒店裙楼大厅的廊柱顶头,镶嵌着几组保留完好的裸女浮雕,显示着这里的欧式艺术审美。1943年,女演员陈云裳完成《万世流芳》一片的拍摄后,与时任上海中比镭锭医院院长的汤于翰就是在法国总会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并宣布告别影坛。

  1949年之后,法国总会也有了新的名字:上海市体育运动总会。此后,它又成为市委招待所、锦江俱乐部。在1979年12月15日再度对外开放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是只对外宾、华侨、港澳同胞提供休息娱乐的场所。女作家程乃珊曾记得,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她在父母的带领下,拿着特供券,曾在这里排队吃西餐。

  5

  转眼到了20世纪80年代,此时的上海已经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但还没有国际性的饭店,当时用来接待外宾的涉外饭店都是新中国成立前留下的老饭店。1984年,日本的野村证券集团希望能够在原法国总会的基础上投资建设一座新饭店。

  时任锦江联营公司总经理的任百尊曾回忆说,野村的社长伊藤,与锦江饭店感情很深,每年来华四五次,都只住锦江中楼,后来在锦江北楼14楼1号室吃饭时,伊藤在席间表示:中国开放了,我要动员日本的商人来中国投资。但是我必须自己先做一个样板。我想选58号(即锦江俱乐部)造一个饭店,请中国方面多加关照。

  工程开始之前,日方请来建筑专家对曾经的法国总会的老房子进行了勘察。专家发现,老房子整体建筑沉降和倾斜严重,东南方向倾斜,地梁也已经断裂,部分楼板混凝土剥落,钢筋裸露……由此,日方建议将老建筑推倒重建新饭店。但中方难舍老建筑的历史价值,为此,上海建筑科学研究院和华东设计院再一次派专家对这座老建筑进行检测。最终,在1984年,合作双方签订了合同。双方同意加固法国总会的老房子,将其作为裙楼保留下来,在它的背后建设新饭店,让两座建筑结合在一起。

  6

  花园饭店甫一出生,就成为改革开放中上海最活跃的地标之一。许多外资银行到上海的开业仪式是在花园饭店举行的,最早一批来沪的外资公司中许多在花园饭店设办公场所。对普通人来说,从花园饭店时兴起来的日式酒店喜宴,也改变了上海人的婚礼流程。

  1991年2月4日,由市人民政府和世界银行联合举办的上海经济发展国际研讨会在花园饭店举行。代表们还听取了上海浦东新区开发规划介绍,并在会后实地参观、考察浦东。早期的上海市市长咨询会议和环太平洋市长会议等重要会议也相继在花园饭店召开。

  1991年2月,花园饭店与其他6家中外合作合资酒店被国家旅游局评为上海第一批五星级酒店。1996年,花园饭店被全球金融杂志评为全球最佳饭店第45位。

  30多年过去了,上海的发展令世人瞩目。这一片土地,见证上海海纳百川,如何融合不同历史阶段不同文化的熏陶,也见证了花园饭店度过第一个而立之年。它的未来,不再是法风,也不是和风,而是开放、创新、包容的“上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