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闻一多是如何讲课的

2020-07-30 来源:解放日报

  研读中国现代文学史时,我们常常绕不开闻一多。他的学术之广,涵盖了中文系的相关专业。他擅长借用其他学科的知识打开研究的宏观视野,并且特别讲究语言的诗化表达,注重汉语的美感。

  1938年,闻一多和一部分学生从长沙步行到昆明的西南联大,从早春走到初夏。他一路速写,也指导学生采风。到达西南联大以后,闻一多一面继续他的古典文学研究,一面开设课程。课程有《诗经》《楚辞》《周易》《乐府诗》的研读,也涉及中国文学史分期研究,中国文学专书选读和文字学课程。据说,他上课是有要求的,比如讲《离骚》,他要求安排在傍晚。

  上过闻一多课程的学生描述过这样的场景:傍晚,教室里挤满了人,闻一多踱步进来,穿长衫……突然来一句:“痛饮酒,熟读离骚,方为名士。”汪曾祺写过一篇回忆散文,其中说:“曾见过几篇老同学的回忆文章,说闻一多先生讲楚辞,一开头总是痛饮酒,熟读离骚,方称名士。”他讲唐诗,不蹈袭前人一语。讲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一起讲。特别讲到点画派。中国用比较文学的方法讲唐诗的,闻先生当为第一人。他讲《古代神话与传说》,非常叫座。上课时连工学院的同学都穿过昆明城赶来听,真是满坑满谷,教室里里外外都是人。

  闻一多给学生讲庄子,对生活在战国时代的庄子充满了同情和理解,他认为庄子是一个有思想、有个性、有灵魂的知识分子,生活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只好装傻来排遣痛苦。在学生们的深情回忆中,我们可以知道,这时的闻一多,满腹的学问,赢来学生们的尊重。

  吴晗先生曾经评价闻一多是“一个纯粹的诗人,第一流的学者”,同时他还被认为是“少有的天才的宣传鼓动家”。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如今在福建师范大学执教的陈卫教授则认为闻一多是“一个人的中文系”。作为闻一多诗歌的研究者,她曾经和朋友开玩笑说:“闻一多如果生活在当下,如果也在高校工作,恐怕会不适应。首先,他没有学位,即使他出了诗集,有独到的见解,有诗歌观点,学术上是得不到承认的。他的古典文学课程,规模之大,下的功夫之深,我们现在的学者也不得不叹服。他两次被学生赶出大学,而别的学校一句话不说,还敢用他,这给他多大的激励啊!”她认为,闻一多确实把他的学术发挥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