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1946:解放战争求解放

2019-11-08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珊珍

  抗日战争的胜利洗雪了中华民族的耻辱,然而饱经战乱之苦的中国人民却没能得到渴盼已久的和平。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国民党统治集团,为了维护其专制独裁的反动统治,决意用内战的方式来剥夺人民已经取得的权利。

  一场关系中国走向光明还是黑暗的大决战不可避免。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和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军队斗智斗勇;在远离战火的大后方,同样有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进行着关系中国命运的较量。

  (一)

  早在1944年9月15日,中共代表林伯渠在国民参政会上就提出召开党派国事会议,成立联合政府。之后,在1944年底至1945年初的国共谈判中,周恩来再次提议先召开党派会议,讨论召开国事会议和成立联合政府事宜。但是,由于国民党的反对,直至抗战结束,政治协商会议一直未能召开。重庆谈判和签订的“双十协定”中确定,于1945年11月20日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和平建国方案及召开国民代表大会各项问题”,但再度被国民党挑起的国共双方的军事摩擦所搁置。直至马歇尔来华调处,促成国共双方签订停战协定,政治协商会议终于在1946年的1月10日,在全国民众的殷殷期盼中拉开序幕。

  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共38人,其中国民党代表8名、中国共产党代表7名、中国民主同盟代表9名、无党派代表9名、中国青年党代表5名。由于在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反对内战、要求和平民主这些基本问题上有许多共同之处,中国共产党以开诚布公的态度,求同存异的胸怀,争取民盟和无党派代表的同情和支持。会前,周恩来代表中共向各派代表建议:(1)要相互承认,不要互相敌视;(2)要互相商量,不要独断;(3)要互相让步,不要独霸;(4)要互相竞赛,不要互相抵消。这些建议对政协会议的召开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会议围绕改组政府问题、施政纲领问题、宪法草案问题、军事问题、国民大会问题等进行讨论。经过中国共产党和民盟、无党派代表的共同努力,会议通过了一份政协协议,要求改组国民党一党政府,成立政府委员会为最高国务机关,委员的一半由国民党以外的人士担任。改组后的政府负有召集国民大会以制定宪法的任务。此外,关于军事问题的协议规定,实行“军党分立”“军民分治”的整军原则和“以政治军”的办法,决定由军事三人小组(由中共代表周恩来、国民党代表张治中、美国特使马歇尔组成)商定办法对中共军队进行整编,国民党军队按照国民政府军令部的计划整编。

  政治协商会议所通过的协议虽然还不是中国共产党所主张的新民主主义纲领,但它实质上是对国民党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政治制度和反人民的内战政策的否定,因而在当时条件下,基本上符合全国人民实行民主政治、和平建国愿望,受到全体民众的欢迎。协商会议的达成和通过,是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密切合作,同国民党中坚持民主进步的人士共同努力的结果,是中国共产党取得的政治胜利。

  (二)

  国民党顽固派难以接受任何真正的民主改革。为达到维护国民党一党专政、蒋介石独裁统治的目的,顽固派无视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冒天下之大不韪,竭力破坏政协会议的成果,乃至接连多次用暴力打杀异议人士,制造了一连串血案。

  较场口事件。1946年2月10日,国民党特务有计划、有预谋地破坏陪都重庆各界人士在较场口举行的庆祝政协会议成功大会,打伤大会主席团成员、民主人士李公朴、章乃器、施复亮、郭沫若、马寅初等60余人。国民党官方喉舌——中央社,在发表的消息中隐瞒真相,颠倒黑白,更加激起了各界人士和全国民众的公愤。

  下关惨案。1946年5月5日,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50多个单位在上海成立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发表宣言,要求立即停止内战,实施政协会议决议。6月23日,上海150多个人民团体的近10万群众在北火车站广场召开反内战大会,并欢送由大会推举的代表马叙伦、雷洁琼等赴南京请愿。马叙伦等一行到达南京下关车站时,遭到国民党特务围殴,造成12人受伤。

  李、闻惨案。1946年6月底,民主同盟云南省支部在昆明举行招待会,和各界人士共同发起呼吁和平的“万人签名运动”。7月11日晚,国民党特务用美制无声手枪将民盟领袖、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朴暗杀在回家路上。李被害后,著名诗人、大学教授闻一多冒着生命危险,出席于7月15日下午召开的李公朴追悼会并发表讲话。当日下午5时,他在归家途中,又遭到国民党特务杀害。

  1946年7月初,国民党政府更是不顾中共和民主同盟等党派的坚决反对,无视政协决议,宣布召开“国民大会”。周恩来于7月7日向蒋介石提出书面抗议;民主同盟代表梁漱溟、罗隆基在7月5日跟进抗议;10月14日,民盟主席张澜发表谈话指出,民盟不放弃自己的意见和立场,不怕一切威胁利诱,绝不参加。11月10日,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民主建国会、九三学社等党派的重庆分会和重庆的21个人民团体联合发表《我们对于召开国民大会的意见》,呼吁全民起来制止国民党当局这种分裂行动。11月15日,国民党一意孤行在南京召开一手包办的“国民大会”并通过伪宪法,遭到各民主党派和爱国人士的唾弃,被彻底孤立。

  国民党顽固派不仅破坏政协协议,而且拒不执行1946年1月马歇尔调停达成的停战协议。蒋介石秘密下令国民党军进入东北,造成“关外大打,关内小打”的局面,先后占领沈阳、长春、吉林等城市和松花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同时,指挥国民党军进攻解放区。从停战令生效到6月,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的大小进攻竟达到4365次,所用兵力累计270万人次,侵占解放区城市40座,村镇2577处。

  中国共产党团结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同国民党顽固派的倒行逆施进行不懈斗争。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先后在重庆和南京同国民党谈判。3月18日,周恩来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就国民党破坏政协协议的行径指出:“政协的一切决议不能动摇或修改”,“谁要破坏,谁就是破坏今天中国的民主和平团结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