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红色理财专家郑义斋

2019-11-0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陈贵平 蒲江涛

  郑义斋,原名邓少文,1901年生,河南许昌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在上海以“义斋钱庄”经理身份作掩护从事秘密活动,从此改名郑义斋。他先后担任鄂豫皖苏区政府财政委员会主席、银行行长,中共川陕省委委员、川陕省政府财委会主席、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等。他是红军杰出的后勤工作者,被称为“红色理财专家”。

  半斤食盐

  1933年春,四川军阀田颂尧发动“三路围攻”,封锁了通往川陕革命根据地的交通要道,试图不让川陕苏区得到“一粒米、一撮盐”。面对严峻形势,红四方面军后勤负责人郑义斋建议大家打土豪、分田地,群众多种粮食、棉花、蔬菜,多养鸡鸭和猪牛,解决苏区军民的物资短缺问题。他还倡导部队勤俭节约,后方战士多吃杂粮,保证前线战士和伤病员大米的供给……郑义斋的建议获得了部队首长的认可,川陕苏区的农业经济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

  “有钱难买咸,有物难换盐”。狡猾的敌人切断了四川南充南部县到巴中通江县的食盐运输线,川陕苏区首府通江很快闹起了“盐荒”,10块大洋、150斤大米居然换不到两斤盐。“三天不吃盐,走路打闪闪。”当地群众缺盐患了水肿病,部队战士也因缺盐头发渐白、四肢无力,甚至晕厥,严重削弱了部队战斗力。郑义斋立即发动军民动手打井制盐,以应军需民用之急。怎奈远水难解近渴,这可急坏了郑义斋。

  好在没过多久,地下交通站冲破敌人封锁线,运回了一批盐。郑义斋组织同志一起分发食盐,然后他取出约半斤装入一个小布袋,对警卫员张开清说:“你把这包盐巴送去交给总指挥徐向前,他跟大伙一样,也在唱旦(淡)角儿呢。”

  三天前,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和郑义斋一起讨论工作直到深夜,徐向前留他吃晚饭,炊事员端上来两盘小菜,菜虽新鲜,但吃起来却淡而无味。郑义斋嘴上没说,心里不免一阵难过:徐总指挥日夜操劳,肩上担子那么重,也和大家一起在苦熬……

  哪晓得没过一会儿,徐向前把盐给退回来了,还给郑义斋写了一张小字条。郑义斋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义斋同志,谢谢你的好意,我这里已经有卤肉水了,盐巴还是留着你们自己用吧。”郑义斋盯着字条,眼眶湿润了。他想,目前苏区战士和百姓暂时不缺食盐了,于是便让张开清将盐送到红军总医院,给那些身体虚弱的伤病员。

  医务部主任周吉安接到盐巴后非常激动,并给红军伤病员们讲了这包盐的来历。感动之余,当场就有一批伤病员主动请缨,想提前返回前线去参战。后经医生治疗和上级批准,有16名伤病员伤愈后重返前线战场,继续奋勇杀敌。

  没过多久,在徐向前、许世友的领导下,红四方面军取得了仪南战役的胜利,控制了南部大片产盐地区。郑义斋亲自奔赴盐场,组织恢复盐巴的生产,盐工和灶户们夜以继日生产出了大量食盐,并用食盐换来了粮食和布匹。

  爱心政策

  红四方面军占领通江后,也把兵工厂从湖北搬迁到了通江城南苟家湾,起初规模小、设备简陋。有的战士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从阵地上捡回弹壳再利用。面对缺少枪支弹药的局面,郑义斋发了愁。

  1933年10月21日,红军攻占川东北重镇达县城,从国民党第23军军长刘存厚的兵工厂和造币厂缴获了大量机器设备。郑义斋喜出望外,他第一时间组织战士们将这些设备和物资搬回通江县,进一步扩大了红军兵工厂的规模。

  兵工厂规模扩大了,更需要大量懂技术的工人。有一天,郑义斋听说俘虏队伍中有一名“老军工”,便把他找来做工作。“听说你叫何阳渊?以前担任过刘存厚兵工厂的厂长?”“是。”何阳渊诚惶诚恐地回答。“你愿意到红军兵工厂工作吗?”“要得要得,谢谢长官,谢谢长官!”何阳渊心怀感激,眼含热泪。“红军部队没有长官,只有同志!”郑义斋更正道,随后叮嘱何阳渊参与厂里的生产与管理。

  为了纠正旧厂个别技工吸食鸦片的恶习,郑义斋出台了一系列“爱心政策”,他根据旧厂技工家庭条件,每月给他们发几块大洋作为津贴。他还经常深入工厂与工人们促膝谈心,关心他们的成长,让医生定期给他们检查身体,并鼓励他们在红军队伍里努力工作,再不能过之前那种懒散的生活……

  旧厂的技工们深受感动,很快都戒了烟,成了红军兵工厂的技术骨干。红军兵工厂的子弹、炸药、迫击炮弹、手榴弹的生产技术越来越先进,并向前线源源不断地提供着武器弹药。战士们纷纷竖起大拇指,说:“郑部长,点子高,用‘爱心’换来了好多子弹和枪炮,我们打起仗来更有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