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旧书坊无人不知的“朱胡子”

2019-05-13 来源:文汇报 作者:管继平

  

  

  

  1928年北大史学系师生合影,朱希祖(前排左三)时任史学系主任。

  与出版界的巨擘,也是后来上海文史馆的首任馆长张元济先生相比,无论是资历还是知名度,同样是浙江海盐籍的同乡朱希祖(逖先)恐怕都要弱了不少。朱希祖受一般读者的关注度虽不及张元济,但在史学界,朱先生却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师级人物。他17岁就考中了秀才,后考取官费留学日本,于早稻田大学专攻史学专业。归国后历任北京大学、辅仁大学、中山大学及中央大学等多所院校教授。他进北大的时间比蔡元培还早,先是身兼文学和史学两系的主任,陈独秀入北大之后,朱希祖就专任史学系主任。要知道,北京大学于文史哲三门学科一向有着绝对优势的传统,而北大的史学系又是国内成立最早的史学专业。在朱希祖执掌期间,他率先开设中国史学原理等课程,并亲自教授“中国史学概论”,在中国史学史的早期研究方面作出了可贵的贡献。

  朱希祖积极参与文学革命,倡导白话文,反对封建礼教。他虽是科举时代的士子,但因留过洋,所以思想尤为开明,与时俱进。1913年他出席“全国读音统一会”时,就提出“注音字母”草案,此决议一致通过,朱希祖也随之名动京城。1920年他联合北大六教授上书教育部,要求推行新式标点方案也获通过,从而使我们今天读书作文便捷了许多。

  藏书大家,与鲁迅同为章太炎的弟子

  许多人熟悉朱希祖的名字,多是得自介绍章太炎或是鲁迅的文字。确实如此,章太炎先生是我国近代史上最具影响的国学大师,而鲁迅先生则是百年来最具盛名的文学家,关于他们的研究或回忆文章自然是数不胜数,而朱希祖与两位有很大的关联。当年在日本留学时,朱希祖就入章太炎的门下,听太炎先生讲授文字学。一同听课的还有周氏兄弟、龚未生、钱玄同、许寿裳等。所以,鲁迅与朱希祖乃是同门弟子也。

  朱希祖自受业于太炎先生后,一生敬重并追随先生,师生情谊至笃至深。太炎先生对朱希祖也是倍加赞赏,曾于自订年谱中云“逖先博览,能知条理”。1914年夏,章太炎遭袁氏软禁于北京钱粮胡同,宾客往来者必得警厅之许才可得见,弟子中唯朱希祖可出入无阻。

  过去的学者文人都有藏书的癖好,作为史学家的朱希祖,也是一位藏书大家。我们在鲁迅日记中可以看到,他时有与朱希祖一同逛琉璃厂淘旧书的经历。鲁迅有记书帐的爱好,朱希祖也有买书记账的习惯。有一年除夕,他在日记中记道:“阴历除夕,上午八时起,各书店前来索书债,约二十余家,一一付给。”因为他是各家书店的老主顾,买书不用付现,直接赊账,所以店家赶在过年前皆上门来结账了。朱希祖不买田不买地,唯嗜书成癖,数十年节衣缩食,日积月累,至上世纪30年代他的藏书竟达25万册之多,这在个人藏书中已是非常可观的数量了。其中的珍籍善本多达700余种,如宋版《周礼》、明钞宋本《水经注》等,均为海内孤本。这部《水经注》钞本被王国维誉为诸版本中第一,章太炎、王国维二先生先后为此书作跋,胡适之先生也为此书写了考证文章。也正因此书,朱希祖为自己的藏书室以作者郦道元而取名“郦亭”,并请章太炎先生题了“郦亭书室”之匾。

  郦亭藏书在学界的名气很大,《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一书中曾记朱希祖云:“书坊谁不颂朱胡,轶简孤编出毁余。勿吝千金名马至,从知求士例求书。”作者伦哲如在此诗后注云:“海盐朱逖先希祖,购书力最豪,当意者不吝值,尝岁晚携巨金周历书店,左右采掇,悉付以现。又尝愿以值付书店,俟取偿于书。故君所得多佳本,自大图书馆以至私家,无能与君争者。”这诗中的“朱胡”,就是朱希祖,他36岁始因蓄须而成美髯公的雅号。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说:“在旧书业的人们中间,提起‘朱胡子’来,几乎无人不知,而且有点敬远的神气。因为朱君多收藏古书,对于此道很是精明,听见人说珍本旧钞,便揎袖攘臂,连说‘吾要’,连书业专门的人也有时弄不过他,所以朋友们有时也叫他作‘吾要’……”这些描述,虽难免有些夸张,但形象而生动地刻画出了一位爱书人遇见好书时的渴求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