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北平人民欢庆日本投降

2018-08-1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岳 李书文

根据地军民欢庆抗战胜利

《华北新报》刊发日本接受中美英苏四国公告的消息

《大公报》刊发日本投降的消息

  73年前的8月15日,是中国人不能忘记的日子。当天中午12点,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的形式发布《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抗战终于迎来了胜利。

  中共北平地下党第一个把抗战即将胜利的消息告诉了北平市民

  1941年春,八路军前方总部保卫部派遣刘新前往沦陷区北平,投奔他在北平师范大学读书时的好朋友、伪北平广播电台分管“儿童时间”的王栋岑,开展地下工作。不久,刘新打入伪广播电台。

  伪北平广播电台设有两个华语监听台,一个由王文昌负责,专门收听延安、重庆和美国、苏联的广播;一个由刘新负责,专门监听日伪电台的广播。1945年8月8日,王文昌从监听台收听到苏联政府对日宣战,以强大攻势摧毁日本关东军的消息,8月10日又听到日本政府被迫发出乞降照会。11日晚,中共晋察冀城工部宋汝棼、饶毓菩、李子才等人印制了五百多份《告北平青年书》,第二天夜里秘密张贴在北平街头。与此同时,刘新、张文松、崔月犁等人印发了日本投降的“通告”。中共北平地下党第一个把日本乞降、抗战即将胜利的消息,告诉了北平市民。

  日伪北平当局却掩耳盗铃,8月13日,日伪报纸恫吓:“附和流言曲解军方真意者,决采取断然措施,日驻中国派遣军发表声明”;8月14日又刊载“倘有造谣生事蛊惑人心者,一律援照军法惩治,华北政务委员会昨布告官民”。甚至到了8月15日上午,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汉奸王荫泰还在广播上发表辟谣申明:谁再传播谣言,抓起来后按军法处置。

  天安门前竖立起一块黑色大木牌,上书“还我河山”,整个北平沸腾了

  8月15日下午2时,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广播被译成中文,在伪北平广播电台放送出来。当年在崇文门大街一家纸行当学徒的王鸿儒后来回忆,日伪警察早些时候逼着每家铺子交20块钱买的收音机,这回派上了用场,大家围着收音机,收听胜利的消息。1938年奔赴冀南抗日根据地、1943年潜回北平做地下工作的张洁回忆,听说日本投降了,她公公高兴得把家里藏了多年的老酒拿出来庆祝。

  中国旗帜又飘扬在北平上空,人们欢呼雀跃,高声呼喊:“胜利啦!”好多商店门前贴出“中国胜利”的标语,天安门前竖立起一块黑色大木牌,上书“还我河山”四个大字。

  老北京有过七月十五中元节的习俗,也就是“盂兰盆会”。8月15日这天是阴历七月初八,这一年的“盂兰盆会”变成了庆祝胜利的庆典。百姓们糊了写着“庆祝胜利”等字样的灯笼,提灯逛街;学生们临时组织起来,抬着中国版图灯、中美英苏胜利灯等,敲锣打鼓地游行。“今日中元佳节,举国欢腾共庆和平,盂兰盛会同悼英灵”。

  在北平的日本人出门不敢穿和服、木屐,改穿中国衣服,个个蔫头耷脑

  日本宣布投降前几天,在北平的日本人纷纷把家里的家具、器皿拿到街面上甩卖,一套日本和服只卖一块钱,手表、照相机也很便宜。据当年在眼镜店里当学徒的王永斌回忆,竟然有日本军官到眼镜店里卖枪,自然没人敢买。

  8月15日这天傍晚,王鸿儒约上几个街坊跑到崇外大街路东的福源线店日本宪兵队驻地,发现门口站岗的日本兵不见了,院子里八九十个日本兵面朝东,单腿跪在地上哭成一片,往日的神气全没了。门外围观的老百姓看着真是解气呀。

  日本投降后,在北平的日本人出门不敢穿和服、木屐了,而是改穿中国衣服,一个个蔫头耷脑低下了头。家住东四的李书贤回忆,日本一投降,一个以前脾气大、扬手就打人的日本人,特地跑到祥昌铁工厂,对修车的中国人说:“我打了人,对不起。”

  根据地村干部爬上房脊,大声叫喊:“快起来,鬼子投降了!”

  8月12日,中共冀热辽区党委发出《关于当前紧急任务的指示(火急)》,要求各地委“在日本已承认无条件投降(尚未签字)”的情况下,“举行大规模的庆祝大会,总的精神在于动员根据地军民向敌伪作总的进攻”,“群众大会、游行示威、早晚鸣钟、民兵大检阅等方式均可采用,迅速把消息传达到每一个角落。”

  日本正式投降的消息传来,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命令作战值班员用电话、电台通知各部队,并报告各地委和专署,层层传达,务求人人皆知。村干部爬上房脊,大声叫喊:“快起来,鬼子投降了!”老乡们点燃火把、敲锣打鼓,甚至连锅碗瓢盆都敲得叮当响。平北延庆四海县举行提灯游行,冀东十四专署下令全区放假3天,以示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