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刘大同:“不求一时荣,但争千秋誉”

2018-03-12 来源:大众日报

  

  刘大同(左)率队考察

  

  刘大同手迹

  2017年8月17日中午,辛亥老人刘大同卓行碑亭落成仪式在安丘市景芝镇芝泮村举行。刘大同卓行碑亭坐落于芝泮村中的大同公园内,碑亭由刘大同曾孙刘自力出资兴建。

  “我曾祖刘大同,在东北的知名度,比老家高啊。”天津音乐学院管弦系小提琴教授刘自力先生说,“我们山东老家习惯称曾祖父为老爷爷,家里人也一直都是这么叫的。我的名字‘自力’就是老爷爷给起的。我父亲是长孙,长孙得子,老爷爷当然特别高兴,一反平日节俭的习惯,在天津国民饭店大宴宾朋,并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意为‘自食其力’”。

  辽东第一佳山水,留到于今我命名

  刘大同是安丘市景芝镇芝泮村人,原名建封,又名石荪,字桐阶,号芝叟、风道人、芝里老人、天池钓叟等。清末秀才。

  据《安图县志》记载,清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五月,刘建封受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之命,率队勘奉(天)、吉(林)两省界线,勘察长白山及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三江之源。他带领5名测绘员和16名士兵,披蓑衣、踏靰鞡,头笼碧纱,腰系皮垫,攀藤扪石,“雀跃蛇行以进”,在寻暖江时,他不幸坠马崖下,腹背受伤。伤势尚未痊愈,他又开始踏勘天池诸峰,刘大同自己这样记述:“余寻三江源,至河上坠马崖下,腹背受伤,危而复苏,露宿河边。休四日饮山羊血、虎骨胶始就痊。”写下了“白山有幸留知己,坠马河边死又生”的诗句。

  勘察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刘建封两次下临天池。第一次于当年7月26日由西坡口下临天池。“天气忽阴忽晴,如闻雷声,继闻鼓声,霎时雾起眼前,一物无所见。雨止天晴,池中西南一带,全形毕露”,看到池中四周,白沙环绕,绉纹如线。第二次于当年8月3日由汩石坡再临天池。当日正值天气晴朗,“近视之,水清如镜;远视之,池中五色灿烂,现象不一,如云峰石映入,遂令十六峰,象形命名:‘大者有六:曰白云,曰冠冕,曰白头,曰三奇,曰天豁,曰芝盘。小者有十:曰玉柱,曰梯云,曰卧虎,曰孤隼,曰紫霞,曰华盖,曰铁壁,曰龙门,曰观日,曰锦屏。”大小16座山峰自此有了名,他自豪地欣然赋诗:“辽东第一佳山水,留到于今我命名。”

  为三侄孙命名“天池”“浴池”“元池”

  长白诸峰的名称一直沿用至今,并广为游客赞颂。其中有一座山峰被命名“芝盘峰”,据说是因盛产灵芝而取其名,可它显然蕴含了他的故乡“芝泮”(过去写为“芝盘”)情结。

  2017年7月31日下午,微雨中我们来到安丘市景芝镇芝泮村。采访了刘建封远房曾孙、78岁的刘之奎先生,他说:“我老爷爷为自己的三个亲孙子起名为平民、平权、平等,这个好多人知道。另外,他还为三个侄孙,也就是我父亲、二叔、三叔起名,分别是天池、浴池、元池,这都是长白山的池名。我二叔嫌浴池不好听,就把浴池改成了玉池。元池,到底是哪个元,我也搞不清楚。”

  记者查阅有关资料,了解到,刘建封命名“元池”的这池碧水是《清太祖武皇帝实录》中记载的仙湖——布儿湖。刘建封著作《长白山江岗志略》记载:“因长白山东为第一名池,故名元池。”又在《长白山设治兼勘分奉吉界线书》记载:“池深而圆,形如荷盖。”因此,元池又称圆池、园池、玉莲池。为使人人得瞻,刘建封在池边西北角立“天女浴躬处”石碑一座。现在,在天女浴躬池旁的林道边,有一个中英文标注的指引牌,使用的是“园池”,并写有“直径约250米,相传是天女沐躬池”。

  刘建封根据勘察的结果,撰写了长白山文化专著《长白山江岗志略》和《长白山设治兼勘分奉吉界线书》,并将拍摄的41幅照片整理成《长白山灵迹全影》摄影画册,绘制了长白山江岗全图。《长白山江岗志略》真实生动地记录了长白山丰富的资源,对名山大川、古迹逸闻、志怪传说、地名源流、草木奇石、鸟兽虫鱼和人参珍珠等,无不一一记之。刘建封可谓全面科学考察长白山区的第一人。

  《长白山江岗志略》是第一部比较完整的长白山区地方志专著,具有长白山大百科全书性质,为后人留下了极其珍贵的历史资料,直到现在,依然是人们研究长白山必不可少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