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中共一大会址馆藏故事:练俯卧撑只为发出红色电波

2017-12-06 来源:上观新闻

  狱中,秦鸿钧乘敌人打瞌睡时,忍着剧痛爬到妻子韩慧如身边,轻声对她说:“我不能活着出去了,如果你能活着出去,决不要忘记我们肩负的责任。”他又嘱托韩慧如:“把我绘制的那张发报机线路图交给党组织,留作纪念。”

  1938年,上海法租界的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148号3楼来了一对新婚夫妇,丈夫秦鸿钧在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菜市路(今顺昌路)口开设了一家糖果店,妻子韩慧如是一名教师。住在楼里的邻居可不少,有外国舞女,有游手好闲的“大烟鬼”,也有有钱人家的帮佣……五花八门。韩慧如总对这些人有想法,觉得自己曾经是名教师,和他们搭不上话,干脆就不理他们。秦鸿钧可不一样,整天乐呵呵的,和这个拉几句家常话,和那个打声招呼,时间稍长,邻居们都觉得这位“老板”好相处,遇到些困难,便常常请这位年轻老板帮帮忙。

  

  ▲秦鸿钧烈士夫妇

  

  ▲秦鸿钧烈士

  其实秦鸿钧是中共地下党员,受上级党组织调派前来上海设立秘密电台,为掩护地下电台的工作,党组织要求他在上海建立家庭。他结婚后开设了一家糖果店作掩护,而韩慧如则成了一名家庭妇女。秦鸿钧耐心地开导韩慧如说:“咱们是干革命的,走到哪里都要和群众搞好关系,这对咱们革命有利!我们干的是革命大业,跑跑腿出点力算什么呢?咱们暂时受点委屈,可是能和群众生活在一起,这有利于我们的工作。”听了这些话,韩慧如算是明白了。从此,她也和秦鸿钧一样,热情友好地和邻居相处。

  

  ▲秦鸿钧自绘发报机线路图

  

  ▲秦鸿钧烈士所使用的收发报机

  秦鸿钧白天当老板,在外面到处跑,晚上又要工作到深夜,相当繁忙,晚饭后他还要在家练习俯卧撑。开始时,韩慧如以为他是偶尔玩玩,谁知他每晚都要做几十下。练得浑身冒汗才肯歇手。韩慧如对他这一举动感到不解,劝他不要累坏身体。有一次,韩慧如看见秦鸿钧在地板上搁起两只木凳,人站在木凳上,推开房顶天花板上的一块木盖,露出一个小洞,他双臂向上一伸抓着沿口,很轻巧地往上一撑,整个身子就钻入洞口。原来,他在楼顶天花板内架设了电台的天线。电台开始工作时,他就用钩子把天线伸出房顶外。工作完毕,他又钩进天线,将其密藏在天花板内。有时候,电台发生故障或产生杂音,他就得钻入洞内检查天线。这时韩慧如明白了,丈夫平日坚持锻炼臂力,就是为了便于检查和修理。

  1939年7月,党组织调派他们俩前往哈尔滨开展情报工作。1940年春,由于形势恶化,上级党组织遭到东北敌特机关的严重破坏。秦鸿钧和韩慧如经天津到达上海,想方设法寻找党的组织。同年夏天,秦鸿钧跟党组织接上了关系。秦鸿钧在打浦桥新新南里315号安排全家居住下来,并架设了新的电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韩慧如已是一名共产党员,担任党的地下交通员,协助秦鸿钧接送文件情报。

  秦鸿钧为了集中精力做好地下电台的收发报工作,白天他“失业”在家买、汏、烧,包揽家务事,夜晚做收发电报的工作。韩慧如则白天外出当教师,晚上出去送文件情报。邻居们好奇地问她:“你怎么晚上还出去?”韩慧如说:“我去当家庭教师,想多挣点钱补贴家用。”于是,邻居们当着秦鸿钧的面开玩笑说:“秦先生,看你们俩倒过来了。”韩慧如听了这些话,为秦鸿钧深感委屈。然而,秦鸿钧却非常高兴地对她说:“别人讥笑我,说我这个男人没用,就说明我这个失业者装得像,这对掩护地下工作更有利。”

  1949年3月17日深夜,秦鸿钧夫妇同时被敌人逮捕,国民党军警分别审讯他俩。韩慧如被敌人打得手心发麻发肿,但她咬紧牙关一声不响。敌人又把韩慧如带到秦鸿钧身边,当着她的面,给秦鸿钧上老虎凳,灌辣椒水,打断他的两条腿骨,逼迫他说出上级党组织领导人。秦鸿钧即便昏死过去醒来也不吐露一个字。韩慧如站在旁边强忍着悲痛,愤怒地看着敌人。敌人把夫妻俩关在一起,在牢门外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企图乘他们在牢中相互交谈之际打探出某些重要线索。然而,敌人打错了算盘,秦鸿钧乘敌人在打瞌睡时,忍着剧痛爬到韩慧如身边,轻声对她说:“我不能活着出去了,如果你能活着出去,决不要忘记我们肩负的责任。”以后,他又嘱托韩慧如:“把我绘制的那张发报机线路图交给党组织,留作纪念。”

  秦鸿钧的邻居李墨林是他的同乡好友,秦鸿钧曾把一台旧的收发报机和备用零件寄放在他家。得知秦鸿钧夫妇被捕消息后,李家儿媳胡秀娟马上把放在隔板上的收发报机等取下来,用布包着,转移到隔壁邻居家中。第二天天快亮时,胡秀娟把妹夫史长龄叫来,一起到邻居家取出收发报机等物并请妹夫将这些物品藏到自己娘家。上海解放后,韩慧如从李墨林的儿媳妇手中取回了这台收发报机,郑重地捐献给了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

  

  ▲秦鸿钧烈士夫妇与孩子

  

  ▲秦鸿钧烈士全家合影

  秦鸿钧夫妇被捕后,家中留下了11岁的女儿和9岁的儿子。为了解决两个孩子的生活和安全问题,胡秀娟主动承担了抚养照看两个孩子的责任。5月中旬,两个孩子吵着要见爸爸妈妈,胡秀娟就带着他俩到上海一座座监狱去打听秦鸿钧和韩慧如的下落。在上海街头奔波了好几天,总算打听到他俩被关押在北四川路黄渡路口的一座监狱里。然而,秦鸿钧却已在5月7日壮烈牺牲了。两个孩子再也见不到爸爸了。5月25日,天蒙蒙亮,远处传来了隆隆的炮声。上海解放的时刻到了,韩慧如和其他中共地下党员勇敢地带领被关押的群众,自行砸开牢门跑了出来。

  秦鸿钧烈士的一生是短暂的,但又是伟大的。他天天面对的是一架没有生命的机器,然而,他用毕生精力传播着永不消失的电波,建立起了共产党地下组织和党中央间的秘密通讯桥梁。

  (本文照片由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