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战斗在雨林山地深处

2017-08-09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林夏

琼崖纵队部分女战士在解放战争时期的合影。

  海南岛四周低平,中间高耸,以五指山为核心,山地、丘陵、台地、平原构成环形层状地貌。因此,山地和丘陵是海南岛地貌的主要特征,占全岛面积的38.7%,主要分布在海南岛中南部地区。而山地丘陵之上,是大片大片的原始雨林和次生林。这里是琼崖纵队扎根、战斗、发展的主要区域之一,其中发生了数不清的具有热带雨林和热带山地特色的战斗,伏击战、阻击战、攻坚战、游击战……

  伏击战

  有山就有盆地、河谷,就有穿越山间的道路。而这些地方,往往就是我军展开伏击战的好地方。

  1931年6月,为聚歼国民党乐会县“剿共”总指挥陈贵苑的队伍,红军拟定了“诱敌深入、伏击歼敌”的作战方案。6月26日,红三团和赤卫队进行战术佯动,向万宁县进发,沿途大造声势;当晚,又静悄悄地移师回来,埋伏在乐四区沙帽岭的山林中。

  沙帽岭是山冈地,树木遍地。乐会县苏维埃政府设于此地附近,敌人早有觊觎之心。陈贵苑得到红军主力开赴万宁的消息后,当即决定乘虚而入。翌日一早,他率200多人向沙帽岭扑来。红军女子特务连与敌接火后,边战边退,诱敌进入到伏击圈,然后以密集炮火痛击敌军。经过1小时战斗,毙敌20余人,缴获长短枪90余支和弹药、大米、鱼虾等物资几十担。陈贵苑和敌中队长陈传美等70余人束手就擒。红军和赤卫队无一伤亡。

  伏击战同样是打击日寇的好办法。

  1943年6月,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三大队60多人,在队长符中权、政委潘照的率领下进入万秋岭地区。经过地形、敌情侦察后,制定了周密的作战方案,大队决定除伤病员和勤杂人员外全部投入战斗,将大队主力布置在公路的东侧,一个加强排埋伏在公路的两侧。

  早上7点钟,日军进入我军伏击圈,战斗首先从东侧打响,日军遭到突然袭击后,慌乱地向西逃窜,这时埋伏在西侧的加强排立即抓住战机突然射击,日军无路可逃。仅用10分钟便结束了战斗。除1名日军侥幸逃跑外,其余11名全部被歼。

  阻击战

  凭借山地的高度优势和森林的隐蔽优势,事先构筑好防御工事,在雨林山地中打阻击战,是琼崖纵队的拿手好戏。

  充分显示女子军特务连战斗力的马鞍岭阻击战,就是这样一场战役。

  1932年8月5日,敌人五路进攻红军。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向马鞍岭方向突围后,决定红一营和女子军留下来坚守,掩护领导机关西上母瑞山。马鞍岭山高林密,壁峭路陡,地势险要。留守红军挖好防御工事后,分别隐蔽在山林中和掩体内,紧握着子弹上膛的枪,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第二天上午,冯增敏发现山下涌来黑压压的国民党兵。女子军的枪声刚响,敌人的炮弹便打着尖厉的唿哨从她们的头顶上砸了下来。树枝折断,落叶纷纷,炮弹掀起的泥土石块把她们埋了半截。她们爬出来,抖落身上的土石,又继续战斗。

  “连长,子弹快打完了!”早有准备的连长冯增敏要求每位战士只留下1颗光荣弹,其余都交给二班战士陈月娥。尽管陈月娥是弹无虚发的神枪手,一杆枪的火力还是太弱。看着敌人们越爬越近,冯增敏当即大喊:“同志们,用石头砸!”女战士们举起石头砸向敌人,拼死作战。

  突然,一阵猛烈的机枪轰鸣,红军师长王文宇带着增援部队杀出来,打退了敌人的冲锋。

  攻坚战

  雨林山地的地利并不总是被我军所有,因此有时必须进行攻坚战。著名的海岸岭战斗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海岸岭位于临高和儋县交界处。1949年3月,琼纵3个总队一举拔除了两个国民党据点。从那大来支援的国民党一个加强营和一个迫击炮连,见大势已去赶紧回撤。我军决定在海岸岭一带进行截击。

  狡猾的国民党保三团闻到风声,反而绕道先登上了海岸岭作负隅反抗。敌人占有优势地形,又有迫击炮、机关枪等精良武器,怎么打?

  10日拂晓,东方太阳刚把山岭边微微染红,随着指挥部进攻的命令,七团的战士员们像蛟龙出海般向海岸岭发起了进攻。敌人也不甘示弱,凭着优越地势和强大火力对我方压制,双方战斗很激烈,枪炮震天,火光闪耀,树倒草飞,浓烟滚滚……整个海岸岭似乎都燃烧了起来。

  战斗一直从早上7时打到下午3时半,敌人付出巨大伤亡,最后丢下山岭和无数的尸体,慌忙逃命。这次海岸岭战斗,共毙、伤、俘保三团加强营150余人,缴获机枪9挺,迫击炮2门、六零炮10门,枪尾炮6门,各式长短枪142支。

  游击战

  打游击战,最好的地形就是雨林山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一向擅长游击战的琼崖纵队,在雨林山地里,打出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游击战。

  曾任琼崖独立总队二支队政委的罗文洪,在其《忆坚持反“蚕食”的内线斗争》一文中,对抗战时期我军在琼东县虎头山的游击战,有着生动的描写。

  那是1943年初,罗文洪率军进入虎头山区。两天后,日伪军3000多人尾追而来,企图乘我立足未稳,将我军围歼于虎头山上。

  虎头山方圆十余里,峰峦叠嶂,山高林密,是进行游击战的理想地方。敌人开始进攻时,曾利用炮兵优势,一阵阵排炮铺天盖地压来,企图以炮火驱赶我军于山之一隅,然后以步兵分路进击。但在浩瀚林海中,这样有组织而无目标的炮轰,无异是发警报,使我军得以从容转移。

  日寇几次扑空后,变换了战术:以二三十名轻装队伍为前导,主力及重武器随后,分多路上山搜索,哪里发生战斗,主力就扑向哪里。我军随之变阵,以班排为单位分散游击。敌人明来,我埋伏在暗处,专打敌军的先头部队,随后迅速转移。由于我军长期在山地生活、战斗中炼就了一双铁脚板,爬山、涉水都比脚穿大皮靴的日兵快捷得多。双方一经接战,情况对我有利,即集中火力,给敌人一个迎头痛击;情况不利就立刻撤出战斗,主动权完全握在我军手里。

  2月中旬的一天,我军集中相当于敌搜山先头部队3倍的兵力,在一条山路旁设下埋伏。9时许,敌人按往常的队形又来进攻,当敌先头部队30多人进入我伏击阵地时,我军居高临下,集中火力向敌群射击,接着手枪班发起冲锋,敌人大部就歼。坡陡路隘,后续的敌人主力,迟迟不能展开,大约半小时后,才集中炮火向我阵地猛烈轰击。这时我军已转移远去了。(单憬岗)

  (本文写作参考《琼岛星火》等史料)

  点评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是人民军队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真理,也是琼崖军民在革命战争年代始终遵循的作战原则。由于琼崖人民军队在人数上、装备上、后勤保障上都处于劣势,无法和敌人进行相当规模的战斗。因此,集中局部的优势力量,避敌锋芒,寻找弱敌,坚持战斗形式的多样性,把战争完全导入对我们有利的轨道。按照我们的节奏、方式与反动军队交战,才能最终掌握革命战争的主动权。看似繁杂的战斗形式背后,实际上蕴含着对战争规律的深刻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