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特别入党”---打入国民党

2017-02-17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编者按:近日,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一书。沈安娜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受党组织派遣,深入虎穴14年,潜伏到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为国民党重大会议和重要人物做速记工作,获取了大量核心机密和具有战略、预警价值的情报。现将该书精彩内容摘编如下,以飨读者。

  初到重庆的我和明之,与来自祖国各地的流亡青年和政治精英聚集在一起,被这里的政治气氛所感染,很快适应了重庆的气候和生活,并融入了浓厚的抗日氛围之中。

  重庆,由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国民政府的“陪都”。当时日本军队已侵占了大片中国土地,兵力已十分有限。1938年10月以后,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

  不久,中央党部的速记同行告诉我,我“特别入党”的手续很快就要办妥了。他还告诉我,10月下旬,要召开一届二次国民参政会,我会继续担任会议速记。我和明之意识到,马上要进入秘密的特殊斗争,明之也不能再参加公开进步活动了,于是便悄悄退出了歌咏研究社。

  我和明之明白,此时最要紧的是与党组织接关系。于是我再次去了八路军通讯处。我已经有了在浙江省政府做秘密情报工作的经验,为了安全、保密,我身上连一张纸片也没带。到了机房街70号我党“通讯处”门口,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确认周围没有中央党部的熟人,于是就用草帽半遮住脸,溜了进去。这一次,我终于见到了刚刚到达重庆的董必武。

  我向董必武汇报了我和明之在西二街22号“庚款会”的临时住处,以及我打听到的国民党中央党部机关组织和人事情况,最后说:听同事讲,我的所谓“特别入党”或叫“直接入党”的手续很快就要批下来了。

  我特别强调“所谓”二字,董必武听了,明白我的用意,高兴地说:有了这个“特别入党”就可以顺利进入中央党部了嘛!你要注意了解国民党的动向,有重要情况及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