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帮助红军过大凉山的秘密功臣许剑霜

2017-01-1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刘邦琨

  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中国工农红军所到之处都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故事,其中“彝海结盟”就是一段人们耳熟能详的史实——当年在四川大凉山,刘伯承和彝族头人小叶丹歃血结盟,使红军顺利通过了原本因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和种种误解而仇视红军的彝族人的聚居区,留下了一段民族团结的佳话。然而,还有一个人也为红军顺利通过大凉山立了大功却鲜为人知,这人就是许剑霜。

  刘伯承担任红军先遣队司令为红军开路

  大凉山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地区,与云南接壤,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其中彝族、藏族、苗族居多。1935年,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要向川北进发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必须经过这里。

  为了将红军消灭在大凉山地区,蒋介石命当时的四川军阀刘文辉部在大凉山设置了5道防线围追堵截:一是会理防线,二是德昌防线,三是西昌防线,四是冕宁防线,五是大渡河防线。不仅如此,还鼓动当地仇视汉人的少数民族土兵协同防堵。

  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率领下,先是顺利地突破了会理防线。会理会议后,红军又即将进入第二道防线——德昌防线。然而,这道防线上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容易被敌人伏击。此时,国民党部队和少数民族土兵都已经把各个山口彻底堵住,红军要想顺利通过此地的确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在会理会议即将结束时,毛泽东找来四川籍的红军将领朱德、刘伯承等人商量对策。

  朱德告诉毛泽东:要过大凉山非刘伯承不可。当年刘伯承在川军中是一位响当当的大人物,威望很高,从上到下无人不知,更有利的是,川军中的许多将领都是刘伯承当年的属下。

  于是,毛泽东亲自给刘伯承交代任务:“伯承啊,你是四川人,对四川的情况比较熟悉,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川军中的许多将领都是你曾经的手下,中央认为你当红军的开路先锋最合适。”

  刘伯承答道:“主席啊,能不能完成任务,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刘伯承一定遵照主席的教导,运用统战政策,做好旧部属旧关系的工作,争取红军顺利通过大凉山北上!”

  毛泽东笑着说:“好!中央原本派同是四川人的罗瑞卿作为政委,与你一起带领先遣队去当好红军的开路先锋,但这些天罗瑞卿病了,现在我就派你的老乡、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做先遣队政委,你任司令员。你准备一下,明天一早行动。先遣团是英勇善战的红一军团一师杨得志团,相信你带着这支先遣队一定能够完成开路的光荣任务。”同时,他还交代:“这里是彝族人聚居区,彝人历来仇视汉人,这个工作也要做好,要运用党的民族政策争取搞好与彝族人民的关系,争取少数民族的帮助,我们红军多给少数民族人民一些帮助,才能赢得人家给我们的帮助。”

  刘伯承领受任务后,同聂荣臻一起来到杨得志团,向先遣队将士宣布了命令,介绍了大凉山地区的情况,要大家做好少数民族的思想工作,要求尽量与彝族头人讲和,不要发生摩擦,爱护少数民族群众,争取彝族群众的支持。还有就是尽量不与川军对打,避实就虚,讲和过路。

  阻击部队是川军老将许剑霜的队伍

  5月15日,刘伯承和聂荣臻带领先遣队到达德昌县境。德昌城位于雅砻江支流安宁河河谷中,地处要冲,是西昌的第二道门户(第一道门户便是会理)。

  当红军进入德昌境内后,刚停下来隐蔽休息时,一排排机枪子弹便打了过来。刘伯承命令红军先不要开枪还击,弄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他从枪声判断:“不像是民团,很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国民党军队堵住了路口。”聂荣臻也判断这不是民团,也不是彝族土兵,因为彝族土兵打击过路人都要在山上呜呜呜地发出怒吼声,然后耀武扬威地下来抢劫过路人的衣物财产。

  刘伯承当即指示:“派侦察兵去侦察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队伍?为首的人是谁?”

  很快,红军侦察队员从俘虏那里得知:德昌守敌是国民党第二十四军川康边防军第十六旅,这个旅辖3个团,2个团扼守丰站营、八斗冲一带隘口,1个团又1个营守德昌城,旅长叫许剑霜。

  刘伯承一听乐了:“哈哈哈,朱德总司令真还料准了,果然遇到了旧部!”

  情况汇报到红军总部,朱德笑着说:“伯承啊,这下该你出马了!”

  毛泽东询问:“这个许剑霜到底与你刘伯承是怎样的一回事?快给我们讲讲!”

  刘伯承说:“主席,老总,这个许剑霜,在1926到1927年的泸州起义时是我手下的一个机枪营营长,还是我介绍他加入的中国共产党并提拔做的团长的呢。想不到8年后的今天,我们会在这里遇到当了国民党二十四军旅长的他啊!”

  许剑霜其人

  原来,1926年大革命时期,刘伯承受党组织派遣,前往四川深入旧部中宣传革命思想,秘密发展共产党员。

  此时,川军熊克武部的袁品文第四混成旅、李章甫第二混成旅、陈兰亭第十混成旅驻守泸州,许剑霜在袁品文旅任机枪营营长。这3个旅之间勾心斗角,矛盾重重。中国共产党利用军阀间的矛盾,决定组织起义,建立一支革命军队。

  1926年,北伐军已经打到湖北武汉等长江中下游地区。国内不少军阀眼看北伐军节节胜利,纷纷易帜支持北伐,宣布投向国民革命军,而四川军阀大多仍处于观望状态。

  这个时候,党派朱德、陈毅等到四川军阀杨森处做工作,要求杨森参加北伐军,支持北伐军。杨森十分狡猾,表面答应支持北伐,实际上坐山观虎斗。

  党组织得知四川的情况,决定首先在四川组织一次起义,建立一支自己的队伍。

  于是,杨闇公、刘伯承、朱德、吴玉章等共产党人纷纷在四川行动起来,组织武装起义,起义总指挥就是刘伯承。

  刘伯承是川军名将,有常胜将军的美誉,川军中还有不少刘伯承的老部下,这是起义最有利的条件。

  后来,许剑霜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1926年秋天,我们旅长袁品文接到刘伯承的亲笔信:指示我们原来他的手下部属在泸州举行起义。袁品文曾经是刘伯承手下的一名连长,他看不惯军阀连年混战,给老百姓造成灾害,接到刘伯承的指示信,非常赞同刘伯承的意见,当时,袁品文把刘伯承的信念给我们各个团营长听的时候,大家都很是激动,后来共产党员童庸生秘密来到泸州做动员工作,传达重庆地委(即四川省委)的指示精神。

  1926年12月1日,在泸州的许剑霜所在部队和陈兰亭旅联合行动,袁品文以请反动军官李章甫到教导大队给学员毕业训话为由,在蓝田坝地区将其扣留,随即两个旅按计划向反动军队发起攻击,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终于取得了泸州起义的胜利,起义军打出国民革命军的旗帜,更换军装等,并马上通电全川全国宣布起义,决心拥护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打倒军阀。原第四混成旅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四川第五路军,袁品文为司令;陈兰亭旅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四川第四路军,陈兰亭任司令;袁品文部队一团被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六路军,原团长皮霍直接升任第六路军司令。

  由于许剑霜率机枪营在战斗中表现勇敢,多次给予敌人沉重打击,受到旅长的嘉奖,经刘伯承提议被直接提拔为第二团团长。

  当时,刘伯承正在驻川北顺庆(今南充)的川军几个旅中策动起义,以配合川南泸州起义。南充起义失败后,12月中旬,刘伯承来到泸州整训部队。

  在这里,刘伯承主办了泸纳军团联合政治军事学校和泸县国民师范学校,许剑霜积极协助奔走筹备。后刘伯承又兼职两校教员,并在起义军中带头实行政治指导员等新制,亲自教授在战斗中成长的许剑霜等起义军官战场作战的经验和方法。因为许剑霜有几年前在刘伯承手下工作的经历,又是刘伯承亲自提拔起来的军官,两人相处很是亲密,许剑霜经常抽空去找刘伯承谈心,交流思想,刘伯承也趁机对他进行共产主义思想的教育,久而久之,许剑霜对共产主义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天,许剑霜与刘伯承在交谈中谈到现在社会上老百姓很贫困,即使给有钱人家帮工干活,累死累活也只能是有一口饭吃,很多人流落街头,甚至饿死的情况时,刘伯承对许剑霜说:“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军人,我想,你的心里一定很难受。”接着刘伯承又把军人担负起的责任是解救贫困人民和驱逐帝国主义出中国去的道理讲给许剑霜听,他说:“我们参军打仗,不是为了个人升官发财,不是自己过得好,更主要的是让全体中国人都有饭吃,有衣穿,这样的世道才是公平的。”

  许剑霜问:“我们虽然可以这么去想,但是,你我才只是一个营长、团长、旅长,手中的军队不多,人员不够,很多人还没有觉悟到我们今天谈到的这种思想,我们又如何能够实现中国不受帝国主义欺负,老百姓不受官僚地主资本家的欺负和剥削?”

  刘伯承解释说:“就是因为受苦受难的穷苦人民还没有团结起来,只要我们团结起来,拿起武器,共同对付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我们就能够建立起我们向往的美好社会制度,就能够实现全中国人民翻身做主的美好愿望,中国人民就不会再受到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欺负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刘伯承认为许剑霜是一位有理想有前途的有志青年,他便与共产党员邓作楷、潘自芳研究决定发展许剑霜为共产党员。于是,刘伯承把蔡和森的《帝国主义铁蹄下的中国》、列宁的《帝国主义浅释》、博多野鼎的《社会思想史》以及《新青年》《向导》等进步书刊送给许剑霜阅读,使许剑霜逐渐认识到了帝国主义的本质、封建阶级的罪恶和马克思主义的伟大。1927年2月,许剑霜面对党旗举起了右手,正式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许剑霜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刘伯承把许家作为召开党的会议的秘密据点,在他家还发展了几名共产党员,举行宣誓仪式。

  1927年4月初的一天,刘伯承召集共产党员在许剑霜家里开会,他神情严肃地告诉大家:蒋介石在重庆发动了大屠杀,3月31日在重庆打枪坝枪杀召开集会的人民群众,伤亡1000多人,重庆莲花池党部负责人杨闇公(中共四川省委负责人)牺牲。刘伯承要大家做好思想上的准备,防止蒋介石对泸州起义军下手。

  不久,上海发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批共产党人被屠杀,这一事件更引起了刘伯承和广大起义官兵的警觉。由于叛徒告密,刘伯承在泸州起义部队里发展共产党的事情被蒋介石探知,蒋介石便于纠集川滇联军28个团的兵力围攻泸城,企图绞杀起义军。

  刘伯承临危不惧,率部坚守泸州城,鼓励起义官兵要有跟敌人干到底的决心。

  许剑霜团担负从泸州城里百子图至馆驿嘴的沱江江岸防务,在40天守城战中,该团打退敌军30多次强攻。敌人见攻击起义军不易见效,立即改变了主意,企图困死起义军。40多天中,敌人完全断绝了外界给泸州城内提供粮食、蔬菜等生活必需品的渠道。起义军自身的粮食很快就消耗殆尽,生活到了极其困难的时候。刘伯承号召大家节约粮食,许剑霜首先响应刘伯承号召,将每人每日两餐干饭改为一干一稀,勒紧裤带接济缺食居民。再设法突围,向武汉转移,去寻找党中央。

  面对强大敌人的进攻,起义军每天都有不少人牺牲,眼看部队处在非常危急的关头,另两路起义军首领在敌人的不断煽动下动摇了,他们担心自己的前途受阻,接受了蒋介石的密令:秘密逮捕刘伯承,献给四川军阀赖心辉。当他们前来密约袁品文和许剑霜时,遭到坚决拒绝。袁许二人对另两路军首领陈、皮二人晓以利害,总算化解了一场叛乱。

  敌人一计不成,便又提出:必须交出刘伯承。得知这一切,起义军中的共产党员纷纷力劝刘伯承秘密离开起义部队,先行去武汉寻找党中央。临行前,刘伯承对袁品文和许剑霜说:“现在带你们一起离开很不现实,部队需要人带领,你们带好部队突围出去,到武汉来找我;如果这条路行不通,就接受敌人的改编,潜伏下来,等待时机。注意保护好还没有暴露的共产党员。更要保护好自己,只要人还活着,今后就有为革命做大事情的时候。”

  当夜,刘伯承和起义军中的共产党干部,在许剑霜派出的神枪手的掩护下,趁着夜色秘密离开了起义部队,去武汉找到党中央汇报泸州起义和南充起义的情况。

  刘伯承撤离泸州后,赖心辉欲招降许剑霜,委以旅长,许不受,乘夜和袁品文率众突围离开了泸州。

  尽管袁品文和许剑霜做了许多工作,但是由于在突围出去后,一路征战,部队人员严重减少,伤病员很多,医疗条件差,粮草不足,军心涣散,加之沿途受到各地军阀的追击,疲惫不堪的人员很难坚持到达武汉。袁品文与许剑霜等商量:与其被敌人消灭,不如先暂时找地方保全部队实力,待机行动。就这样,泸州起义部队被贵州军阀部队收编。在贵州期间,许剑霜欲图再举但未被袁品文等接受。为防止事情败露,许剑霜离开贵州回到泸州潜伏下来。几年后,在老同学、刘文辉的侄子刘元璋的推荐下,他招集旧部,训练出精兵强将,受到刘文辉的器重。

  刘伯承请求让路的亲笔信送到了许剑霜的手里

  得知驻德昌的军队就是许剑霜部后,刘伯承当即手书一封,派总部李参谋送往许剑霜部。

  李参谋是搞情报的好手,又颇有文化,能说会道。他扮作刘文辉的另一个侄子刘元瑭部的副官,骑一匹当地的小马驹进了德昌城。

  把门的国民党兵见来人来头不小的样子,便一路放行。李参谋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了旅部。

  许剑霜见来人十分陌生,问:“你找谁?”

  李参谋说:“我找你!有要事相商!”

  许剑霜正疑惑时,李参谋凑近许剑霜的耳边,说:“许旅长,有位老朋友托我捎封信给你。”

  许剑霜不禁一怔,问道:“你是谁?”

  李参谋说:“别问我是谁?是你的老首长让我来给你送信的!你可要认真对待啊!”

  许剑霜:“谁要你送信的?”

  李参谋说道:“不用害怕,你看了信就知道了!”说着掏出信件交到许剑霜手里,并说:“这封信事关重大,不能让外人知道啊!外人知道是要被杀头的!这位首长就是你8年前泸州起义的总指挥!”

  许剑霜一惊:“啊,他怎么来了?8年过去了,我一直不知道总指挥的下落啊!”

  李参谋说:“说话小声点,不要走漏了风声!”

  “请跟我来。”许剑霜领着李参谋来到他的寓所客厅。支走勤务兵后,许剑霜打开信件,只见信中写道:

  剑霜弟:

  泸地一别,近十载矣!世事沧桑,欣闻足下服务川军,感慨之余,亦甚有幸。本人一如既往,红军中参佐军事。相逢在即,可否一见,聊叙旧谊?往者往矣,来者可追。本军志在北上,驱除日寇;无奈征途险恶,只得转战千山,经湘广而云贵,涉湘乌而金沙。抗日何罪,围追堵截者,天良何在?红军迫入川康,亦乃假途而已,非为他图。兹遇贵部,非冤家路窄,权作友军相待。让路则谊,则大义,则为军之道也。若作交战,渔利谁人?坦诚相告,望作明察:借路而过,不相刀枪;如要堵截,打一打也无不可。时不可待,立复为感。

  顺致

  大安

  中国工农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即日

  许剑霜看罢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才好,口里喃喃自语道:“刘总指挥,怎么会是你啊,怎么会是你啊……”李参谋见到许剑霜有些犹豫和为难,立即说道:“刘司令员还等着许旅长回话呢!”

  许剑霜好半天才说:“李参谋,本人离党多年,又在这偏僻小地,世事尽皆渺茫了,今天倒是有些乍醒一般。让我等两三天,再作答复。如果上级能同意,便是全线让路,岂不更好,我也好说啊!”

  李参谋说:“许旅长要是有这份诚意,倒也是个办法。我们刘总参谋长要你们让路的意思,就是通报所有川康边防军协助红军通过大凉山,也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问题在于,你们的刘元璋司令要是不同意怎么办?而且走漏风声,你是有‘通共’嫌疑的,我们倒无妨,只是许旅长到时候就危险了。”

  许剑霜说:“西昌方面不予同意,这是必定的。这么吧,刘总指挥的信,我还是往西昌送,贵军要是赶路要紧,请面陈刘总指挥,你们走你们的好了,打与不打,我自有办法。”

  李参谋问:“许旅长的意思是……”

  许剑霜说:“我总得放几枪吧?”

  李参谋说:“好,响鼓不用重锤。我这就走。”

  接着,他又说:“不过,口说无凭,请许旅长给个条子,这样礼貌些。”

  许剑霜想了想:“也可。”于是提笔写下:

  伯承吾兄:

  泸州一别,弹指数载,不料相见之日,竟在相残之时,弟今虽身在曹营,然初衷犹在,即是赴汤蹈火,舍身革决,亦愿尽微薄之力,助兄北行。倘若来日,兄业大成,有弟沧海之一粟足以!

  弟:剑霜

  许剑霜写好条子,拿起来看了看,待墨迹干后,交给李参谋,说:“此条万万不可落入刘家军手里,路上千万小心,万一遇到麻烦,宁可立即撕毁吃掉,不留后患,事关重大,是要掉脑袋的呀!”

  李参谋承诺:“就是舍命也要保护好这张条子,绝不会将纸条落到敌人手中。”他将纸条藏在鞋里。

  许剑霜亲自送李参谋出城,分手时嘱咐李参谋代为问候“刘总指挥”。

  李参谋飞身上马,很快回到部队向刘、聂汇报了见许剑霜的情况。刘伯承说:“许剑霜要把我的信送到西昌去宣传宣传,好是好,就是太费工夫了。来回几天,我们等不起。三等两等,把刘文辉和杨森都等到大渡河了,我们北上就难了。”

  聂荣臻点点头,他劝刘伯承赶快带领队伍出发,通过许剑霜的防地。

  刘伯承分析说:“许剑霜说的应付办法,无非就是真真假假地打一下了。打就打一下吧,明天我们按计划前进,直取德昌城。”

  对于刘伯承的要求,许剑霜还是做出了让道的决定,但他想自己把理由讲清楚,在打和不打红军的问题上,让下属们自己决断。于是,他马上通知各团营长到旅部开会,宣布:“红军过路,不与我们争地盘,人家人多,个个都是打仗的好手,我们与之作战,绝对不是对手,但是上级又要我们坚决抵抗红军,我们真是进退为难。”这时,他手下的团营长纷纷建议:上面要我们打红军,明晓得是要我们去送死,我们干脆装装样子,对天随便放上几枪,以应付蒋介石和刘文辉的检查,这样就两方面都好应付。

  这些话正符合许剑霜的心意,于是他说:“看来,我们也就只好这样做咯。红军过境时,我们对天鸣放几枪就赶快撤下来,不许恋战,不许真打!谁真打红军,我绝不留情!”

  团营长们纷纷回到各自的部队去布置任务去了。许剑霜心里暗暗高兴,这下可以顺利完成老上级交给的任务了,也算是自己作为共产党员为革命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刘伯承的信差点要了许剑霜的命

  那天,许剑霜想了一晚上,配合红军过大凉山的事情,是老首长刘伯承给自己的任务,但是自己只能让开大凉山地区的一道关口,大凉山还有许多这样的堵截关口。如果红军进入这样的关口,前后被堵截,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了。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想方法帮助红军通过大凉山,就是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尽量说服其他几个旅长给红军让出道路来。于是,他于次日清晨率部离开德昌县城,只留下保安团部分人员值守城内。

  第二天一早,红军先遣队急行军向德昌前进。在丰营站、八斗冲几处隘口,许剑霜站在山顶上看见红军的队伍过来了,便命令部队朝天放枪。随着一阵枪声响起,红军从容地通过许剑霜的防区,直接进入德昌县城。

  之后,许剑霜命令所有部队都秘密地撤离了阵地。

  黄昏时刻,红军先遣队顺利进入德昌县城,驻守的民团即兵败如山倒,纷纷举手投降。红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德昌县城,俘虏了200个民团人员,接着红军发动群众成立苏维埃政府,动员群众参加红军,革命形势搞得热火朝天。

  在这一天,许剑霜带领队伍撤离后,拿着刘伯承请求让路的纸条直奔西昌而去,他把信交给了驻守在此的老同学刘元璋,并建议说:“最好不要与红军硬碰硬作战,这样可以保存实力,又不得罪红军。”

  刘元璋正在左右为难之时,许剑霜再次谏言:“红军是借路,他们不抢占我们的地盘,何必置人家于死地呢!凡事多想想后果啊”

  刘元璋疑惑地问:“什么后果?”

  许剑霜答道:“红军从江西出来,一路征战,已经半年多了,蒋介石派出几十万军队去‘追剿’红军,结果怎么样啊!红军不但没有被‘剿灭’,反而越打越多,你我何必得罪共产党呢?你想想,我们与红军作战,死伤的不仅是红军,更多的是我们的队伍,我们手下的这些人马,跟随我们多年,让他们去送死,我于心不忍啊!再说了,如今红军越来越多,就是四川通南巴地区,红军已经突破了十万之众,今后这个天下是蒋介石的,还是共产党的,现在是说不清楚的。我们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恐怕今后连个葬身之地都没有啊!”

  经过这么一说,刘元璋彻底被说服了,他本来就不想让自己队伍遭受损失,就顺水推舟:“还是老同学为我考虑得周全啊,我尽量不与红军发生摩擦,保存实力为要。但是这样做,我们不好向蒋介石和刘文辉军长交差啊!”

  许剑霜接着说:“红军过路时,我们对天鸣放几枪,对军长刘文辉和蒋介石也是个很好的交代。这样做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对于此建议,刘元璋也有同样的感受,但是毕竟事关重大,为慎重起见,刘元璋把其他几个兄弟刘元瑄、刘元瑭、刘元琮等召集回西昌商议。

  刘元璋把自己的想法向他们讲了,又请许剑霜陈述具体情况。听了许剑霜的讲述,刘元瑭一下就火了,他站起来拍着桌子大声地吼道:“你好大胆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看你就是隐藏在二十四军里的共产党!”

  许剑霜辩解道:“各位,我是纯粹为我们二十四军着想啊!我们这点队伍哪里经得起与红军较量折腾呢!我是一片好心啊!”

  刘元瑭大声吼道:“死到临头了,还狡辩!来人,把许剑霜给我抓起来!”

  门外冲进来几个持枪壮汉,将许剑霜捆了个结结实实。

  “我说红军怎么那么容易就突破了我们的金沙江防线,又消灭了会理县城的不少我们的队伍,原来是你这个奸细在从中作祟啊!人赃俱在,通共的铁证如山,给我拉出去,毙了!”刘元瑭一挥手大叫道。

  几个大汉推着五花大绑的许剑霜就往外走。刘元璋一看急了,赶忙劝阻道:“慢!这件事不是小事,怎么说杀就杀呢?许剑霜大小也是一个旅长,与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官长,再怎么说,也轮不到我们来杀吧!”

  刘元瑭和刘元琮相互看看,没有说话,刘元璋又补充说:“你们也不想想,哪有通敌的人会把敌人的信送到我们这里来的呢?我们千万不可感情用事,冤枉了好人啊!”

  许剑霜也趁机争辩:“各位旅长,我要是共产党的奸细,红军经过我的防区时,我还不带领队伍去投奔红军的啊!我是对党国的忠心,为我们二十四军着想才出此下策的!你们杀了我不要紧,主要是刘文辉军长就失去了一个忠诚的部下!你们也不想想刘军长几年前在川军中作战,带领我们来到西康住下来,我们这个队伍能够生存下来容易吗?刘军长愿意让自己的队伍被红军吃掉吗?保存实力才是真的对刘军长的效忠啊!”

  刘元璋也借机劝说道:“许剑霜这件事情,我看算了,这件事就到今天为止,大家好自为之。既要给刘军长有个交代,又要对蒋介石有个交代,今后怎么样对待红军的问题,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在刘元璋再三阻拦下,刘元瑭、刘元琮、刘元瑄等人才说:“即使这样的话,死罪可免,但是必须撤了许剑霜的职务,把他送到连队当战士,与红军对打,看他是真心反共的还是假心拥护蒋委员长的。”

  刘元璋打圆场说:“不说那么多了。目前最要紧是如何带好队伍,既要给上级一个好的交代,又要不让我们二十四军受到损失!”他转向许剑霜,说:“既然几位旅长还有顾虑,那就只好委屈你许旅长了,去就去嘛,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当战士更能够表现你对刘文辉军长的忠诚。”

  许剑霜点点头:“好吧,当战士就战士,我会效忠刘军长的!”

  刘元瑭命令手下人:“将许剑霜押下去,等候刘文辉军长发落!”

  关于杀不杀许剑霜的事,刘家几个弟兄还在争论。刘元璋一直为许剑霜说情,说:“许剑霜把刘伯承的信给我,我又把信送给你们,你们是要把我也装进去么?我也通匪了么?现在不能再内伙子闹事了,再闹,西昌保不住了,保西昌要紧啊!更主要的是,我把信交给了你们,照你们的逻辑,你们个个都是串通起来通共的啊!”

  刘元琮态度生硬地说:“少说废话。对于许剑霜,我们不能就此了事。这事非等三叔(指刘文辉——编者注)来解决不可!”

  刘元璋担心刘氏兄弟等人对许剑霜暗下毒手,一天夜里,亲自来到关押许剑霜的屋子,打开房门,接许剑霜出来,又送出了西昌城。他告诉许剑霜:“做事情小心些,这件事情自己也有责任,如果我不把这封信让几个弟兄讨论,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既然我们是同学,事情又是由我引起的,我当然要设法救你出去!”

  许剑霜感激地跪地一拜:“老同学救命之恩,弟将来日相报!”说完立即赶回了自己的部队。

  许剑霜坚持再为红军做些事情

  走出西昌城的许剑霜心情十分沉重,他没能说服刘氏兄弟,要完成刘伯承交代的任务就只能另想办法。在回德昌的途中,他给刘伯承递了一个情报:西昌有兵4团,雅安有令,固城死守。

  许剑霜的意思是劝刘伯承不要打西昌。西昌城坚固高大,易守难攻,比会理更难攻克,而且西昌强敌防守,武器弹药充足,红军如果去攻打西昌定要吃亏。只要红军不打西昌,绕了过去,他就有办法对付刘家几个旅长,自己就能摆脱困境。凑巧,刘伯承的先遣队并没有攻占西昌的打算,而是绕过西昌,趁敌空虚,直奔冕宁。

  西昌平安无事。许剑霜后来抓住这一节,派人放出话来:红军不打西昌,是许剑霜的功劳,许剑霜“丢了德昌,保了西昌”。因为德昌是个小县城,西昌是一个大县城,红军绕道而行,有意不攻打西昌,表示红军愿意与刘家军讲和。而守西昌的刘家军为嫁祸于红军,不惜纵火烧街,结果反而弄得自己不能自圆其说,十分狼狈。

  在雅安二十四军总部的刘文辉得知这些情况后,免去了对许剑霜的追责。

  红军离开冕宁10多天后,刘文辉的第十六混成旅第二团团长兼宁属彝务指挥邓秀廷在冕宁大开杀戒,见留下的红军伤病员就抓,见帮助过红军的人就杀,冕宁县城内外充满了恐怖的气氛。许剑霜得知这一消息,心里十分难过,他决定设法营救被关押在冕宁县城监狱里的红军和游击队员。

  许剑霜赶到冕宁县,找到邓秀廷说:“红军通过这里,只是借道,没有抢占地盘的意思,你也看见了,红军过路,你打枪,人家不还击,借东西定时归还,红军对待咱们彝族兄弟也很好,我们何必把人家掉队的伤员抓起来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邓秀廷为难地说:“我也不准备杀红军的,但是刘文辉军长被蒋介石逼得很急,为了给蒋介石一个交代,我邓秀廷不得不杀一些红军来保住军长的面子,以表示我们刘家军是遵照蒋介石的指令行事的,今后刘军长也好在蒋介石那里要枪要弹药,要钱要物资嘛!”他想了想,又说道:“再说,红军罗炳辉的队伍打了我的人,我就要报复。”

  许剑霜继续劝道:“邓旅长,红军只有几万人马,蒋介石派出了几十万的精锐部队‘追剿’,从江西一直追到四川大凉山地区,红军不但没有被杀绝,反而得到各地人民的支持,队伍越来越壮大,要知道,这样的队伍,今后很可能是坐天下的队伍啊!你要想想,红军在广东、广西、湖南、贵州、云南、四川,哪个省的军阀不是把红军赶走了事,你又何必去干些让红军生气的事情呢?”

  见邓秀廷陷入了沉思,许剑霜接着补充道:“现在你杀了红军,要是今后共产党得到天下,你邓旅长怎么跟共产党交代?只怕是到时候,我们这些国民党地方军,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了。不仅如此,还会留下骂名载入史册,那就是想改变也改变不了的啊!”

  邓秀廷有所醒悟地说:“还是老兄想得周到啊。我邓秀廷就遵照许旅长的意见办,先把红军伤病员放出来!”

  许剑霜赶紧建议:“先给红军伤病员治伤,治好后,送他们归队!红军不打我们,我们何必做事太绝呢!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经过许剑霜极力劝说,邓秀廷终于把200多名掉队的红军放到一所小学校里,派军医给红军伤病员治疗伤病。一个星期后,大多数红军伤病员伤愈,被邓秀廷秘密派人送到大渡河边,赶上了红军大部队。极少数红军伤情一时难以治疗好的,特别是伤残红军,邓秀廷和许剑霜秘密将他们安排到当地群众当中保护起来,成了当地老百姓。

  蒋介石得知红军已经过了大凉山、又过了大渡河后,气得大骂川军个个都是饭桶草包,愤怒之余下令给刘文辉记大过处分一次。

  刘文辉虽说挨了蒋介石的处分,但是他得到了蒋介石的大批武器弹药和经费补给,又给红军让了道,既不吃亏又得了便宜。

  尾声

  在刘文辉受到蒋介石严厉处分之后,许剑霜被刘文辉派到蒋介石创办的峨眉山军官训练团学习,从此失掉了军权。之后,许剑霜以家母病危需要照顾为由递交了辞请回家的报告,得到批准。

  国共联合抗日宣言发表后,在老家的许剑霜找到当地党的秘密组织,递交了要到延安去的请求,得到批准。到达延安后,许剑霜进入抗大学习,而且见到了从太行山回到延安的刘伯承。在刘伯承的引荐下,他见到了毛泽东,亲耳聆听了毛泽东的讲话。抗大毕业后,许剑霜被分配到一二九师司令部工作。当时刘伯承正在太行山创办一所太行山抗日军政大学,许剑霜被刘伯承委以教员的重任。一年以后,根据党中央指示,许剑霜被党派回四川做统战工作,他再次回到了泸州,深入川军做兵运工作,秘密发展党员。

  1949年底,刘伯承、邓小平率第二野战军打到四川,包括刘文辉在内的四川许多国民党部队纷纷倒戈通电起义,这里不能不说有许剑霜的一份功劳。1950年,许剑霜担任泸州地区行署副主任,积极参与清匪反霸斗争,为解放川南做出了重大贡献。1952年10月调成都任民革四川省副主委、主委,四川省人民政府监察委员会委员等职务。1955年,许剑霜因病在成都病逝,时年60岁。1989年9月,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报请中央组织部同意恢复许剑霜党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