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日本宣布投降当天,新四军兵临南京

2020-09-16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陈月飞

——从横山县抗日民主政府到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

  1945年9月9日9时,南京,日寇终递降表。而鲜为人知的是,早在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天,新四军就进抵南京近郊,日军还派出使者向新四军洽降。而为了迎接这一天,新四军在日伪在华统治中心周边的不屈斗争,从南京沦陷后不久就已开始。

  胜战签字,仪式现场其实很简陋

  8月31日,记者来到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再次回顾定格史册的一幕。

  投降签字仪式在一座古朴庄重的欧式建筑中举行,这里原是1929年落成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一进门,就是为世人熟悉的那个著名大厅。厅中用1:1蜡像复原签字仪式,定格在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向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递交降书的历史瞬间。

  讲解员许丹告诉记者,投降仪式正式开始后,何应钦命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交验代表签投的证明文件,然后拿出投降书让其签字。冈村在匆匆翻阅之后就签字盖章,然后由小林浅三郎双手呈送给何应钦。何应钦验看后也在上面签字盖章。9时15分,何应钦命冈村宁次等日方代表退席,投降仪式历时20分钟结束。

  “这是历史性的20分钟,它象征着日本自19世纪中叶以来对华近百年侵略战争的最终失败!它也象征着日军对南京8年殖民统治的最终结束!”许丹说。

  复原场景两侧墙上,分别挂有中国战区抗战形势图及陈坚的著名巨幅油画《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南京》。2014年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记者到访这里时巧遇陈坚,据他介绍,这幅画是复制品,原作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画面内容也未完全复制小林浅三郎递降书那一刻,如观礼者190多人比真实历史多,其中不少是中国各阶层人员,体现人民群众是抗战的主体;联合国各成员国国旗和围观盟军军人中有实际不在场的苏联,象征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是世界的胜利。

  油画背景8根罗马柱本在签字礼堂门口,陈坚说,是创作时“搬”进来的。的确,无论历史照片还是史料中的现场都没有画中堂皇。省新四军研究会会员胡卓然告诉记者,安排受降礼堂的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总务处副处长夏禄敏曾回忆,礼堂被日军破坏严重,会场系临时用白布挡子围起,且前期清理礼堂时还发现了18具被日军杀害的中国人遗体。

  横山抗日,日伪眼皮底下的政权

  9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江宁区横溪街道许呈社区,探访横山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这是一处有八字形门楼、雕花门罩和拴马石的大宅院,原是当地地主于少璋的住宅,现存一进院落。1938年新四军杀回来时,最先到的就是南京横山一带。

  1938年5月19日,粟裕率新四军先遣支队进入高淳。“自这天开始到抗战胜利,那里的斗争从没断过。”胡卓然说,这也意味着南京1937年底沦陷后仅半年,中国军队就杀了回来,并在横山一带坚持斗争。

  为什么选择横山?横溪街道文联副主席毛文轩告诉记者,这里地跨苏皖两省,80%是丘陵,纵横上百里、丛林密布、河汊纵横的横山为坚持敌后游击战争提供了良好环境。

  新发现的一份日方报告记录了新四军的奋战。1939年1月11日,日本驻南京总领事崛公一发给日本外务大臣的报告称,1938年12月25日、31日和1939年1月5日,在江宁一带活动的新四军连续3次奇袭“中山门以东十余公里”的东流镇(今属麒麟街道)等地。胡卓然介绍,报告还收录了新四军攻下东流镇后散发的落款为“新四军政治部”的日语传单等。

  “国民党走了,新四军来了,并坚持在横山打游击、与敌人周旋,这凝聚了人心、增强了信心。”毛文轩说,这既告诉敌人,共产党的队伍还在,也告诉人民,会与敌人坚决斗争。

  横山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建立,宣告这片土地是中国人在有效管理。像这样敌人眼皮子底下的抗日政权,在六合还有竹镇市抗日民主政府等。到抗战胜利时,这些抗日地标已散布于南京近郊,对日伪在华统治中心形成包围。

  直抵龙潭,新四军最先到南京

  新四军这种包围,让日伪势力不得不将新四军视为主要对手。最典型的例子是75年前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天,六合竹镇就来了冈村宁次的3名代表找新四军洽降。

  1945年8月15日当天,新四军军部向延安发报称,冈村宁次“派代表三人到我根据地”。《张云逸年谱》载,时任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等15日当天就前往“六合竹镇接洽受降事宜”。胡卓然说,这是日本投降后最早的中国军队接洽受降谈判记录,比芷江洽降早了近一周。

  日本投降当天,新四军第二师组建的南京支队(又称江南第一支队)也从六合划子口渡江,最先进抵南京,占领南京门户栖霞山、龙潭。支队政治部主任方志明当天写下诗句:“指看南京中华门”“飞兵渡江栖霞山”,支队政委沙文汉也有诗“忽听炮声起未久,前军已拔入龙潭”反映这一史实。胡卓然告诉记者,日本前些年新解密的二战档案文献,记录了日本投降前后所谓“延安军”的行动,明确提到新四军500人进入南京龙潭北方,南京以东的镇江至高资间地区则有约7000名新四军,证实了我方记载。

  新四军甚至接近了南京城墙。1945年9月1日,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在一份报告中称,新四军此前已打到雨花台,并从雨花台炮击了通济门。胡卓然搜集到当时驻南京的日军士兵高桥四郎的回忆录,记录了日军的恐慌。8月15日晨,高桥随部队被紧急部署到“中国派遣军”司令部附近的“大环岛”(即今南京鼓楼转盘),日军接到的命令是:“新四军正前往南京,必须死守此地。”日军官兵接令后十分紧张。高桥随即想起两天前在南京郊区演习时,曾看到对面山峰棱线上有军队举枪与他们对峙,此时方惊觉应是新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