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1918年,中国是如何挺过疫情的?

2020-02-14 来源:澎湃新闻

  1918年世界大流感之疫情,无疑创造自黑死病以来单独一场疫病损失人口最多的记录。据英国《泰晤士报》报导,1918年9月到12月,欧洲就死了600万人。而全球在这波疫情中,“至少”有2000多万人因此殒命,至多则是杀死一亿多人。由于当时没有检验微生物的器具,故无法精准地判断死亡人数,一般认为实际的死亡人数,绝对比账面上的统计数字更多。那么,在这波全球疫情大流行中,中国是如何挺过来的?

  

  1918 年在美国Fort Riley军营医院里患流行病毒感冒的军人

  疾病史自有其脉络与轨迹,对于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们,可能多不知道1918年的全球大流感疫情,对中国疾病史的意义。那年,对中国而言是个不平静的一年。上半年初,延续着去年的瘟疫,北从山西,延伸至北京、天津,南至南京一带,都受到了肺鼠疫的侵袭。这场肺鼠疫,在当年的4月初消散,家住山西太原的刘大鹏在《退想斋日记》记载,1918年2月5日:“省城戒严,藉名防疫,断绝交通。”当时防堵肺鼠疫扩散的方法就是断绝交通,以阻止人群进行大范围的移动。到了4月10日,日记已记载防疫工作告一段落,人民往来与交通都转趋便利,这和报纸所刊载之各地鼠疫疫情之退散,是一致的。至于流感疫情呢?

  首波疫情爆发之情况

  有研究认为全球大流感之病源起自中国,但在当时还无法分析“病毒”的年代,这样的判断有失武断。因为在1918年2月,美国本土已有流感疫情,3、4月间,流感更是从“一个军营跳过一个军营”的扩散开来。至于中国的流感疫情从何时、何处开始爆发?由于当时信息流通不若今日方便,所以只能依据文献资料来说话。目前看起来,中国的流感疫情爆发应该是从当年5月底开始,从北方,包括长春、天津、北京开始,再逐渐往南扩散至上海等地。

  5月底在东北长春地区,有一家机器面粉工厂,传出工人罹患头痛发热之症,传染力甚强,“十居八九呻吟痛苦”,无法工作。在该地的日本警察已有防备,将罹病之人用红印盖胸或头,以资区别。而中国的警察厅厅长也想办法降低疫情冲击,并展开所属管区内的疾病调查。在天津的状况,则是北洋防疫处很快掌握疫情,发出告示:“查津埠近来因时令不正,发生一种流行性感冒之症,感染者甚众。虽此症无甚危险,要不可不慎为防范。”并通告尽量不要和病人接触,民众自身要注意调节冷暖,如有病状发生,可至北洋防疫处陈述病情并加以治疗,不可“观望自误”。至于上海的疫情,则是罹病之人呈现“足软头晕、身热咳呛”的状态,但症状都很轻微,公共租界工部局卫生处处长史丹莱(Authur Stanley)医官在6月6日确认这波疫情就是流感,而且与北方所流行的疫症相同。随着疫情扩大,报纸宣称各机关员工几乎都有半数以上染病,人力不敷使用,电车的班次因而停驶或缩减而停驶,甚至许多卖票员、司机都罹病了,发生找外行人来代班,结果发生电车事故的意外。

  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全国的疫情都一起爆发,包括两湖、广东地区都出现类似病症,其特点就是传染速度极快,但死亡率很低。江苏的镇江在6月时也爆发疫情,染病病患“周身骨痛头晕发热”,据报此病传染速度惊人,“城乡居民男女患病者亦几三分之一”,幸好病情不严重,甚至可“勿药霍然矣”。两湖地区的疫情与今日颇有可比之处。当时该地区有兵灾、有水灾,冲淡了人们对流感的戒心。6月初,长沙地区约有2000名兵士罹疫,全部挤到汉口来看医生,这种没有控管的跨区人口移动,很容易导致疫情的扩散。这些士兵罹患的症状多为“骨痿及腹痛、牙痛、喉痛”,当地军医也无法处理,陆军部军医司准备了大批防疫药品,准备运往汉口;而观“骨痿”与“牙痛”显然不是流感的主症状,只有前者可能是指罹疫后所呈现之身体虚弱、无法正常行动的状态。更有可能的是,这些病兵有罹患各种疾病的状况,但是报纸报导时却没有加以区分,甚至缺乏相关检验技术,医生也无法分辨其疾病,当然无法采取有效的隔离,只能任由病患跨区域移动。邻近之武昌,随后也难逃疫病袭击,幸好并不严重,只是谣言四起,有人说是河流中的尸水导致,又说是吃太多苋菜或豆腐罹病,众说纷纭、弄得人心惶惶。这是大疫中常有之现象,官方应及时公布最科学和最公开的讯息让民众知道,这是一种必要之普及科学教育,当时的时空背景难以达到,但武昌一地之警务处处长颇有积极作为,要求警察严格取缔贩卖腐败食物的摊商,还取缔散播谣言者,并发布消息希望当地各慈善团体要一同开会,研究防疫办法,研制防疫药水、药丸,以供民众服用。

  第一波疫情到了当年7月,基本上可以说已经趋缓,但并非完全消失。当时在报上仍有一些地区有零星疫病记载,包括中国南方的嘉兴、镇江、杭州等地,也可能是疫情局限在这几个地区,没有扩散,故未受全国关注,也未记载官方有更积极的作为或防范措施,这是一大失策。因为传染病的病毒会变异,特别是从全球流感史可以看出,第二波疫情来袭时,通常更加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