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50年前上海各界代表会议隆重召开 “这是‘上海的新政协’”

2019-12-03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朱少伟

  1949年8月3日,刚解放两个多月,上海各界代表会议隆重召开,这是上海人民政协工作70年历程的起点。回眸上海市政协之发轫,从中能得到深刻的启示。

  凝聚共识为民主建政奠基

  上海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团结合作最早的地区之一。1922年7月,中共二大在沪召开,首次提出了具有统一战线性质的“民主的联合战线”。在民主革命时期,上海曾是不少民主党派中央机关所在地和活动中心;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并肩战斗,为争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作出重要贡献。当黄浦江畔迎来黎明时,各民主党派由地下转为公开,并迅速发表联合声明,阐述上海解放的伟大意义。

  1949年5月27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陈毅任主任,粟裕任副主任。那时,全国总体上还处于战争状态,中共中央指示:在新解放的城市中,人民民主政权机构的设置分两步走,第一步先建立临时的军事管制机构,过渡一段,待局势稳定后,再进行第二步,建立正规的人民民主政权机构;军事管制基本任务大体完成,城市秩序安定,一切市政机关建立并经过上级批准以后,始得取消军事管制。市军管会是上海军管时期的最高权力机关,统一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管制事宜。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陈毅任市长,曾山、潘汉年、韦悫任副市长。上海市军管会和市政府共同履行人民政权的职能,凡既定的各项政策一般以市政府名义公布,凡带紧急性、临时性或试验性的处置则由市军管会发布命令实施。

  抵沪不久,陈毅又兼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统战部部长,潘汉年兼任副部长。陈毅很快拜访了在国内有很高声望的宋庆龄、张澜、张元济等,征询对接管上海的意见。曾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统战部秘书长的周而复在《往事回首录》中回忆:“陈毅市长上任头10天里,几乎每天都要参加‘大会’。他有请必到,每到必讲,讲必痛快淋漓,鲜明生动有力,在宣传群众、稳定局面方面,起了难以估量的重要作用。”通过陈毅等持续与各方面广泛接触,宣传解释党的政策,各界人士都对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表示理解和支持。

  5月31日,举行纪念五卅运动、成立上海市总工会筹备委员会大会,到会的工人代表达2300多人。陈毅在讲话时,第一句是:“上海的工人老大哥、老大姐们,我们归队了!”工人代表们听了倍感亲切,报以热烈掌声。他指出:“上海解放是上海有史以来的伟大历史变革,已经成为国家主人地位的工人阶级要有远大的眼光和伟大气魄,来领导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经济建设和政治建设,而不是只看到眼前的狭小利益。”他还号召工人们带头行动起来,克服暂时困难,积极维护好社会秩序和恢复生产。

  6月1日,各民主党派代表人士张澜、胡厥文、史良等联合宴请中共中央华东局和上海市军管会、市政府主要负责人,陈毅、邓小平、粟裕、刘晓、张鼎丞、曾山、潘汉年、刘长胜、宋时轮、吴克坚应邀出席。陈铭枢代表各民主党派致辞,感谢中国共产党解放上海,认为今后前途主要是加强经济建设,并表示要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同心协力,建设新中国。陈毅发表讲话时指出:“目前中国的情况已根本改变,不自由、不民主的情况已告终结,新的时代已开始,此后的工作是伟大的建设,当与各阶层爱国同胞共同努力进行经济和文化建设。”

  6月2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产业界人士座谈会,盛丕华、荣毅仁、刘靖基、蒉延芳、郭棣活、刘念智等90多位代表人士出席。陈毅在会上阐述了人民政府关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发展生产、繁荣经济”的经济政策。他还表示:“人民政府愿与产业界共同协商,帮助你们解决困难。”会后,产业界提出了各行业恢复和发展经济的具体计划。

  6月3日,陈毅、邓小平、张鼎丞、曾山、潘汉年等设宴答谢上海各民主党派人士。张澜、罗隆基、史良、郭则沉、闵刚侯、冯亦代、陈铭枢、吴艺五、郭春涛、杨虎、胡厥文、杨卫玉、陈巳生、谢仁冰、连瑞琦、王寄一等应邀出席。宾主坦诚交谈,气氛十分融洽。

  6月5日,上海市政府邀请科学、教育、文化界著名人士举行座谈会,到会有科学、文化、教育、新闻、出版、文艺、戏剧、电影、美术、音乐等各界代表162人。陈毅在讲话中,首先向在反动统治下坚持正义斗争的文化界致以亲切慰问,接着分析了当时的革命形势及上海解放的重大历史意义,最后对中国共产党的科学、文化、教育等政策进行了详细解释,希望大家团结合作,共同建设新上海。这次讲话持续几个小时,与会人士听了深受鼓舞。在会上,吴有训、陈望道、巴金等10多人发言,一致表示愿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为建设新上海和文化发展共同努力。

  6月26日,举行上海市民主妇联筹委会成立大会,陈毅到会讲话,他代表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向在国民党反动压迫下坚持斗争的上海妇女致敬。他着重指出:“妇女问题是整个人民革命运动中的一部分,新中国的问题解决了,妇女问题即可解决。”

  6月30日,中共中央华东局、中共上海市委庆祝中国共产党诞生28周年及上海解放,并设宴招待各界人士,宋庆龄、邓颖超、黄炎培、陈叔通、许广平、盛丕华、吴有训、周予同、施复亮、笪移今等千余人应邀出席。

  7月26日,中共中央华东局统战部召开小型座谈会,陈建晨、闵刚侯、金仲华、孙晓村、李剑华、梁泽南等人出席。潘汉年主持会议,商议社会科学联盟的组织筹备,各民主党派之间的关系和今后的工作方向,对上海产生新政协代表人选的意见等问题。

  团结各界共建新上海

  1949年8月3日至5日,上海市各界代表会议(简称上海各代会,后统一定名为上海市第一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在逸园饭店(今复兴中路597号,原址后改建为文化广场)召开。

  此时,上海刚解放两月余,受到国民党海军、空军的封锁和轰炸,投机势力活动猖獗,市场物价波动,工商业面临多种困难,上海各代会就是在这种严峻形势下召开的。会议代表共656名,由于群众团体的基层组织还没有完全建立,如总工会、青联、学联、妇联都在筹备过程中,旧的同业公会尚待整理,代表人选遂由上海市军管会和市政府以商定邀请的方式产生。会议代表由工人(纺织、轻工、重工、公用事业、海员、码头、店员)、近郊农民、驻沪部队,工商、青年、学生、妇女、文教(高教、中小教、学术、科技、新闻、出版、文艺、影剧)、医药、宗教,中共上海市委,各民主党派组织,以及市军管会、市政府等方面构成。其中,以工人、工商界和文教界代表人数为多,各民主党派代表有81名。

  8月3日下午4时15分,秘书处主持预备会议,并报告会议代表名单;随即,代表们选举了由宋庆龄(因病未能到会)、陈毅、张爱萍、金仲华、潘汉年、曾山、刘长胜、刘晓、胡厥文、盛丕华、陈叔通、陈铭枢、周予同等37人组成的主席团。经主席团商定会议日程及成员分工后,会议在值班主席朱俊欣(工人代表)主持下正式开幕。副市长潘汉年致开幕词,说明“目前我们还处在军管时期,同时各界人民团体的基层组织还没有完整建立……是用政府邀请的办法来举行各界代表会议。这样的会议,在使人民政府能进一步地沟通与加强对各界人民的联系,听取各界对市政的意见,共同协商问题,是一个必要的过渡组织形式”。上海市军管会主任、市长陈毅作《关于上海市军管会和人民政府七、八两月的工作报告》,内容分“解放上海的经过”“两月来的接收工作”“军管时期的具体工作”“今后应做的工作”4个部分,前两部分讲完,会议暂时休息,大家共进晚餐;然后,在值班主席陈叔通主持下,继续听取陈毅的工作报告,他表示:“市军管会和市人民政府愿意继续帮助各人民革命团体的迅速正式建立,使各界代表会议能以各人民革命团体为基础,扩大其代表性……使上海市的人民民主政治更强有力地、更健全地建立起来。”至晚上9时15分,第一天会议结束。

  8月4日下午4时,值班主席张本(青年代表)宣布开会,请各界代表发言;晚餐后,会议由值班主席胡厥文主持,继续听取各界代表发言。8月5日下午的会议,由值班主席潘汉年主持,仍请各界代表发言。先后发言者共计32人,许多未及发言者提交了书面意见,大家一致同意上海市军管会和市政府的工作报告,表示愿为克服目前困难、完成中共上海市委提出的“六大任务”而奋斗。

  会议期间,代表们递交了关于工商产业、劳资关系、救灾、航运、文教等方面的59件提案,其中有刘靖基领衔的《为提议组织上海公营私营纱厂国棉联合采购机构,以及时加紧收购原料,而维纺织生产》和《为建议设置上海棉纺织业生产辅导委员会,以加强联系,集中力量,克服当前困难》(后合为《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提案·关于生产问题之一》),盛丕华领衔的《请组织工商联合会》,胡厥文领衔的《请政府组织工商调整机构,以便与工商界彻底商讨详细办法,俾得切实进展解除困难》,陈巳生领衔的《请建立华东区航务总局》,陈叔通领衔的《请在文管会之下设立古物保管处,以防古物流散》,周谷城领衔的《请建立学校内迁及精简机构》,程纯枢、周谷城、茅以升等的《拟请政府领导组织视察团下乡,实地考察农田水灾损害病害、虫害情形,研究及时补救之办法》。经讨论,通过组织劳资关系委员会、组织生产问题研究委员会、组织疏散难民回乡生产委员会、筹组工商团体等5件重要决议案,通过劳资关系等4个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对未纳入决议案的其余提案,均交由市政府研究处理。此外,还通过向毛泽东主席致敬并拥护迅速召开新政协,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致敬并拥护胜利进军解放全中国等通电。

  陈毅在致闭幕词时说:“经过各界代表会议,使上海市各界反对敌人封锁和建设新上海,在方针上、政策上取得一致,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各界代表会议的一致,也就可造成上海市民的一致,这个政治上的一致,必能克服困难,战胜敌人。”至晚上9时10分,会议宣告闭幕。

  新闻媒体对上海各代会作了详细报道。如在8月7日,《解放日报》发表的《庆祝上海各界代表会议的成功》一文说:“我们与上海六百万人民,以极度兴奋的情怀,来庆祝这个大会的成功……它将成为上海市军管会及市人民政府经常传达政策、联系群众的协议机关”;《文汇报》发表的《看上海人民的力量》一文说:“这会议只开了三天,但六百多位工农兵学商各界的代表人物,聚首一堂,热烈讨论,发出六百多万人民壮大的声音”;《大公报》发表的《上海人民大团结》说:“上海市各界代表会议胜利闭幕了。陈市长说这是‘上海的新政协’。六百五十位代表齐集一堂,经三天聚议,一致拥护政府……这是上海人民在中共及人民政府领导下的第一次大团结。”

  上海各代会在长三角地区最早召开,具有示范效应。8月9日至14日,北平(今北京)市各代会召开;8月13日,毛泽东到会祝贺。8月26日,毛泽东在给中共中央华东局等的电文中说:“你们已在上海开了一次各界代表会议,收到了良好效果……中央看了,极为高兴。除将你们电报转知各局、各野外,现在请你们严催所属三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务于九月份一律开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并一律将开会情形在报纸上公开发表,在广播台上公开广播。”

  上海各代会作为协议机关,成了上海人民政协工作之肇始。

  民主协商建立历史功绩

  上海市政协由各代会发轫后,民主协商职能不断加强。

  1949年12月5日至11日,上海一届二次各代会在逸园饭店召开;经市政府与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上海民主人士、工商界和各民主党派商量,667名代表主要由协商产生。陈毅致开幕词,其中说:“经过八、九两月物价稳定,上海工商业的情况开始好转。市库的收入也开始较前宽裕。但应该指出所谓好转是不充分的,是不全面的,因为目前仍然存在着严重的困难,认清这个形势,自然使我们必须采取根据好转的基础,去克服现有困难的自力更生的行动方针。”潘汉年作《市政工作报告》,详尽列举在整编节约、民政司法、治安、教育卫生、财经、恢复生产、市政建设方面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并提出今后3个月的中心工作。曾山作《财经工作报告》,汇报财政收支情况:5个月来,税收数额合国税及市税收入总数为1137亿元(旧人民币,下同)强,国税占744亿元强,市税占393亿元强;市库支出共计323亿元,至10月底结存70亿元左右。会议还听取市政府财政局局长顾准《关于上海的税务问题的报告》、劳动局局长马纯古《关于劳动局四个提案的说明》、民政局局长曹漫之《关于疏散难民回乡生产与冬令救济问题的报告》。到会代表按单位分成23个组进行为时两天的讨论,然后分别向大会提出报告、建议或提案;在此基础上,有37名到会代表进行大会发言。会议期间,提案共有142件,内容涉及公债、冬令救济、公安、财政税收、市场物价、金融类、发展生产、劳资关系、文化教育、医药卫生、公用工务等。会议审议、通过了一系列决议案。主席团成员张元济致闭幕词时说:“我们上海,现在因战争没有结束,工商业也没有全部好转,困难是很多的。克服困难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人民与政府团结起来,继续努力负起反封锁的六大任务。”

  会议期间,依照中央人民政府《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组织通则》规定,于12月11日决定成立上海各代会常设机构——协商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协商委员会),选举产生52名委员,分别为工人、农民、青年、妇女、文教、工商、宗教、民主党派、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市军管会、特邀等方面的代表,其中有王芸生、包达三、沈体兰、吴有训、吴蕴初、周予同、金仲华、胡厥文、陈叔通、陈望道、陈毅、陈白尘、曾山、许涤新、盛丕华、张元济、舒同、舒新城、赵祖康、赵朴初、荣毅仁、刘晓、刘靖基、刘长胜、刘鸿生、潘汉年、韩学章等。根据上海城市特点和中心任务的要求,委员中工商界和文教界代表占较大比重。在党派比例上,中共党员14人,占27%;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38人,占73%。

  12月17日,上海市协商委员会在市政府大礼堂(今福州路210号)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出席委员46人。潘汉年主持会议,会议通过《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暂行组织规则》,选举主席、副主席和常委共14人组成常委会,推聘秘书长和副秘书长。陈毅当选主席,刘长胜、胡厥文当选副主席;许涤新被推聘为秘书长,严谔声、梅达君被推聘为副秘书长。会议讨论上海一届二次各代会交办的提案,并作出决定:推定5名委员,草拟冬令救济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推定5名委员,与各界协商提出人民胜利折实公债推销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指定市财政局拟出税制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推定6名委员,与市劳动局商研修改《上海市劳资争议仲裁委员会组织规则》等项提案后,一并提交市协商委员会常委会审定。

  12月27日,上海市协商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常委会会议,出席常委10人。陈毅主持会议,会议决定成立冬令救济委员会、人民胜利折实公债推销委员会和税制委员会,并通过组成人员名单;会议还通过《上海市1949年冬季房捐征收办法》《上海市劳资争议仲裁委员会组织规则》《上海市工厂安全卫生委员会组织规程》《上海市私营企业雇用临时工的暂行办法》,一并报送市军管会核准施行。

  除了上海市协商委员会刚成立时,委员由上海一届二次各代会通过产生,主席、副主席和常委由市协商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推选产生外,以后在历届上海各代会中,新一任市协商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和委员均依照《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组织条例》,由各代会选举产生,再由市协商委员会全体会议在委员中互推若干人为常委,与各代会选出的主席、副主席组成常委会(按规定,上海市协商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即常委会主席、副主席,正副主席为当然常委)。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今北京)召开,上海各民主党派有17人参加了会议;会议通过的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各民主党派的共同政纲。

  1950年6月23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关于地方委员会的决定》规定:“人民政协组织法第十八条规定的省、市地方委员会,在普选的省、市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前,由各省、市人民代表会议所产生的省、市协商委员会代行其职权。”从此,上海市协商委员会专门协商职能更凸显,开始正式代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的职权。上海市协商委员会从成立起,至1955年5月12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第一届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历经3届(陈毅连任主席),共举行全体会议38次,常务委员会会议54次;起初下设3个专门委员会,后改为下设6个专门小组。

  经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华东军政委员会批准,自1950年10月16日起,上海各代会代行市人大的职权。上海各代会在1949年8月3日至1954年8月16日上海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历经3届,第一届举行3次会议,第二届举行4次会议,第三届举行2次会议,共举行9次会议;听取、审查政府工作报告7个,财经、预决算报告3个,其他报告38个,通过条例、规则6件,决议、决定31项。

  从百废待兴到欣欣向荣,上海各代会及市协商委员会卓有成效地开展了工作。

  (此文由上海政协文史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