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独臂将军廖政国的铁血传奇

2019-06-12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毛泽东曾经自豪地说过:“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独腿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近年来,随着党史军史研究的蓬勃发展,开国将军的“三独”(“独目将军”“独臂将军”“独腿将军”)相继得到广泛而深入的研究。被人称为“廖独膀子”的开国少将廖政国,既是一位相对为人所知的独臂将军,更是一位拥有独特经历的铁血骁将。廖政国将军的“独特”在于:他胆识超人——带领百十号人就敢在日军“心脏”地带翻江倒海;他忠肝义胆——危难时刻最先想到的总是战友;他骁勇善战——历经无数危局都是完美逆袭。

  奇袭机场

  1938年2月,廖政国一从延安抗大毕业,就随袁国平来到了新四军,被任命为三支队六团二营副营长。1939年5月,六团奉命以“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的名义,从句容的茅山向上海近郊挺进,廖政国旋即出任“江抗”二支队支队长。

  不久,廖政国率领二支队冲破日伪军的重重封锁,直插澄(江阴)锡(无锡)虞(常州)地区,在江阴、无锡交界处的黄土塘与鬼子打响了第一仗。据后人回忆,廖政国在战斗中端着一挺轻机枪,始终冲锋在前,把敌人打得伤亡惨重。与此同时,他还指挥部队击退国民党顽军配合日军对新四军发起的进攻,取得了抗日反顽的双重胜利,队伍也从最初的三个连、几百号人扩展到六个连、两个机枪排、1300多人。

  队伍越来越壮大,离最终的目标也越来越近了。上海向来是侵华日军的“心脏”地带,日军大脑中枢——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就驻扎于此。以新四军当时的人员装备,“大上海”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但廖政国硬是在这里“大闹天宫”了一把,甚至可以说是开创了我军城市特种作战的先河。

  廖政国先是带领部队与江抗第五支队会合,又一道继续东进,直奔上海近郊而来。途中,在青浦县观音堂镇(后改为凤溪镇,现已并入青浦区华新镇),与淞沪游击纵队第三支队队长顾复生领导的队伍会合,于7月下旬在观音堂镇附近打了一个伏击战,成功粉碎了扫荡日军的四路围攻,并给助纣为虐的伪军许雷生部以毁灭性打击。廖政国打得起劲,便一路追着敌人屁股后面打,从白天一直追到天黑。

  这时,队伍来到了一个没人见过的地方:整整一大片的空地,四周拉满了比人高的铁丝网,四下却静寂无人,只有几栋孤零零的洋房。廖政国赶紧找到原来在上海从事过秘密交通工作的同志,一打听才知道这是虹桥机场。日军高级将领、战地指挥官飞抵中国的第一站大多是虹桥机场。廖政国眼睛为之一亮,精神也更加振奋,摆出了一副不大干一场誓不罢休的姿态。他把手一挥,便率部悄悄向机场扑去。

  廖政国原想着这么重要的地方,一定防守严密,他们也一定会遭遇日伪军的激烈抵抗,孰料守卫机场的伪军根本就没想过缺枪少弹的新四军能过来,根本就没有战备,一个个像“西线无战事”般地睡得正酣。廖政国他们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把伪军们来了个连锅端,把敌人一个个从被窝里揪了出来,集中关到了一间屋子里。

  可问题来了:日军在哪呢?怎么不见日本兵呢?机场难道没有日本的驻军?廖政国觉得日军不可能麻痹到这种程度,便把部队分成若干小队,让大伙分头寻找。果然,不一会儿,一个侦察员就跑到兴奋地报告,有四架飞机停在机场停机坪。廖政国此时并不知道停机坪是啥玩意,跟着侦察员迅速来到机场的一角,真有飞机!大家瞬间都到了战斗沸点,就等廖政国一声令下了。

  原来,日军并没有掉以轻心,他们之所以放心大胆让伪军守卫机场,是因为日军在附近区域层层设有防御工事,有的地方还建了碉堡,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在较短时间内就能形成密集火力网,进而完全控制机场。廖政国他们因为人不多,又是趁黑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机场,抓获伪军连扳机都没有扣,一切都像“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所以日军一直没有发现。

  但问题就出在众人的兴奋上,个别战士的哄闹声一下子就暴露了目标,机场四周顷刻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工事和碉堡里的日军迅速锁定目标,并开始疯狂向新四军射击。日军的火力越来越密集,队伍危在旦夕,但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廖政国果断下令:“烧飞机!”

  战士们早就摩拳擦掌了,听到廖政国命令,立刻上来几个人把飞机旁的汽油桶盖揭开,把汽油一股脑儿地浇到了机身上。接着,机场的夜空亮起了冲天火光。日军司令部听到虹桥机场的枪响,又看见映红的天空,知道机场这边出事了,急忙调重兵扑来。当日军的摩托车、汽车风驰电掣般赶到时,除了四个烧成一堆废铁的飞机残骸,一个新四军的影子都没有找到——廖政国早已率部撤得没了踪影。

  第二天,也就是1939年7月24日,上海的报纸,都用特大字体刊载了新四军夜袭虹桥机场的新闻,极大地鼓舞了上海人民的抗日信心和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