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创新又走心 上海歌舞团舞动“电波”唤起共情

2019-01-1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游暐之

  

  王佳俊在剧中饰演李侠

  《永不消逝的电波》连接着中国四五十岁以上观众永难消逝的记忆。当年,孙道临饰演的玉树临风、书卷气十足的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李侠,在把最后一份情报发往延安后,从容发出告别语,字字锥心,这一镜头深深印在孩提时代的我心里。

  晚电影一甲子而生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同样在尾声中,阁楼上的李侠坐在电报机前发出最后的电波,舞台砖灰色的景板上,出现了用朱红色标宋书写的苍劲大字“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无言的告别,伴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旋律,观剧至此,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惧难度,用舞蹈讲清故事

  听说上海歌舞团要创作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已久,但我之前一直觉得,此题材做成歌剧或音乐剧的可行性远胜于做成舞剧,因为故事中的很多场景与戏剧点,很难不通过语言而仅借助肢体就能表现。然而,首轮演出开始后,各种好评、推荐铺天盖地而来,逢圈内人必谈“电波”,演出一票难求,实在激发了我的好奇心。用“挤”出来的一张票,抱着审视和挑剔的目光走进剧场,结果,怀着感动、震撼以及再次与之相遇的期盼走出剧场。我没想到,这部剧真的打动了我。

  2018年12月25日,上海的天空飘着细密的雨丝,空气清冷,而在室内舞台上,雨、伞成了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突出的视觉形象。每当李侠遇到困难、危机、内心彷徨的时候,要么暴雨如注,要么撑着黑伞的人流出现——这种视觉情境虽然并不算是创新,但用在舞剧中却非常合适。

  主人公依然是人们熟知的李侠,但是,主要戏剧事件、人物设定基本上是全新创作。电影版中,李侠多次登上阁楼发报,舞剧中只在开头和结尾呈现了两次,其中不能不看出舞剧编导的推敲之意。事实上,“发报”确实不是特别容易用肢体艺术化表现的动作,舞剧不强调这个特定动作,而是通过李侠与妻子兰芬,乔装成裁缝铺老板、小伙计、车夫的几位战友与特务之间的周旋,以及敌方对地下党组织跟踪破坏等事件,推进整个剧情的发展。由于戏剧结构清晰,线索集中凝练,人设相对简单,与电影文本相比,这样的舞剧文本显然更适合通过舞蹈或肢体动作来呈现。

  与传统经典的红色舞剧如《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的线性叙事相比,《永不消逝的电波》(以下简称《电波》)更多呈现出艺术手段的立体性和当代性。

  同样是用舞蹈讲故事,《电波》在讲述方式上,内心意境多于直白叙述,又倚重意象化的表达。比如,在表现夫妻情感交流、敌我面对面斗争、怀念失去战友等桥段时,编导于现时态的独舞、双人舞、群舞之中,糅入人物的回忆、幻想、猜度等种种主观、内生性的因素,让观众深切通感到人物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也在凶险扑朔的斗争戏里,更为主人公的命运走向捏一把汗。

  舞蹈编排上,《电波》具有亲和力与时尚感。这种亲和与时尚,并不是把当下流行的摇滚、街舞等搬到台上,而是通过生活化的动作与艺术化的舞蹈交糅,让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的观剧体验得到提升,进而欣然接受作品所要传递的精神主旨。笔者曾观赏过该剧编导韩真、周莉亚的其他舞剧作品,窃以为《电波》在表达人物内心情感情绪时的舞段编排最为准确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