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上海文艺创作闪耀舞台 带着标识度为新时代谱华章

2018-11-09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彦

  党的十九大闭幕一年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沪上文艺工作者不忘初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用艺术创作彰显开放、创新、包容的城市品格

  党的十九大报告为文艺创作划定了新时代新要求: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上海作为文化码头,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的基因在这里交汇、传承、发扬光大。一年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上海艺术家在全面追求新时代文艺作品创作的突破与创新上取得了重大成就——

  统计显示,至今年10月,上海所有演出场次已近三万场,比一年前大幅增长。令人关注的是,上海各大院团在原创新剧目上发力,成为带动这一轮舞台流光溢彩的重要源头。仅以正在进行中的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为例,上海芭蕾舞团《闪闪的红星》、上海歌剧院《晨钟》、上海木偶剧团《最后一头战象》、上海交响乐团《创世秘符》、上海民族乐团《共同家园》、上海越剧院《素女与魃》等剧目,无一不是原创并首演。

  点滴成绩、步步突破,都来自于结合上海文艺现状,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结果。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引导广大文化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断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志在打造亚洲演艺之都的这座城市,始终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用一句话概括: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创作的重要论述,照亮了上海的舞台。

  一张图纸:“一团一策”破解创作力瓶颈,“一团一精品”初现雏形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我们的文艺创作,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

  对照自身,上海文艺界展开了一场触动灵魂的自我拷问。上海文艺有过辉煌,也有过沉寂。人们一度看不到激动人心的原创新作,部分院团的人才队伍也面临青黄不接。

  为突破文艺创作生产力的瓶颈,结合自身发展特点,上海从顶层设计入手,力推18家市级国有文艺院团“一团一策”改革。这场改革涵盖了艺术实践的多个层面:既解决体制机制的问题;也解决院团在经费保障、人才培养引进、演出场馆缺乏等方面的问题;同时,更为各家院团根据各自艺术本体的特色制订规划创造了空间。而改革的目的一以贯之:激励原创,鼓励演出,培育人才。

  可贵的是,“一团一策”这张图纸,始终在深化、细化中一步步完善着。这就是为什么,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上海出台的第一项改革举措即来自文化——“文创50条”发布,并亮出“打造亚洲演艺之都”的目标。

  演艺之都,既是好戏佳作的大码头,更应是精品力作的蓬勃源头。2018年初,上海印发《关于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加快建成国际文化大都市三年行动计划》,明确指出了“五年百部精品”的创作目标。

  如今,在上海各主要文艺院团,“一团一精品”初现雏形:

  上海芭蕾舞团《闪闪的红星》首演后,专家评论,“上芭继《白毛女》之后全新的红色传家宝有了起点。”

  《敦煌女儿》全国巡演,观众们给了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如是反馈,“读懂了一位不平凡的中国当代女性,更读懂了一代代中国人对文化的坚守”。

  上海歌剧院敲响《晨钟》,从红色文化和海派文化中获取灵感,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初波澜壮阔的光辉历程。

  上海木偶剧团用一头三米高的“战象”同时挑战国内木偶制作和舞台制作的极限,震撼了观众,更震惊了国际行家。

  一份胸怀:以海纳百川的城市精神,为文艺创作蓄人才、育好戏

  习近平总书记不止一次强调: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的德艺双馨文艺名家。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明确——加强文艺队伍建设,造就一大批德艺双馨名家大师,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

  为人才蓄水,“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进行到了第四年。这些年,在该计划的托举中,上海歌舞团的朱洁静领着舞剧《朱鹮》振翅飞赴世界超过200场;上海芭蕾舞团的吴虎生,能在原创舞剧《哈姆雷特》《闪闪的红星》里接连挑大梁,也能在两部中型作品里展现编舞才华;上海京剧院则打开门,支持王珮瑜等优秀青年演员跨界,支持他们以开办个人工作室等方式弘扬京剧艺术。今年,该计划再次把专题研修班开进了红旗渠。17位青年文艺工作者重走这条共产党人带领人民修建的“世界奇迹”,实地学习让青年创作者们更深刻体会到,“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文艺创作不变的要义。

  为好戏护航,上海每年都要修订“上海文艺创作重点选题推荐”,为全市的创作力量导航,更有多项专项资金,给予戏曲等专业领域的创作以更多关注。值得一提的是,各文艺基金、文化奖项评选中,上海不仅端平民营与国有“一碗水”,甚至适度向民营力量倾斜。比如市文广影视局积极出台政策,通过扶持资金、政府采购、文化配送等方式对民营院团给予财政支持。得益于此,基层院团、民营院团作为一股重要创作力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上海舞台上。他们积极主动地参与重大文艺创作,参与主流价值观的传播,赢得了业界和市场齐声称道。今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舞台上,《许村故事》《生命行歌》《星期日工程师》《小巷总理》等四部现实题材话剧,其原型都出自基层一线,其背后推手都不是市级国有院团。

  田耘社班主赵松涛的话可以代表沪上250多家注册民营文艺院团的心声:“近年来,民营院团能发展壮大,与上海营造的文化生态密不可分,与上海大气包容的城市特质密不可分。”

  英雄不问出处,只看艺术指标。一座海纳百川的城市,以此胸怀为文艺创作蓄人才、育好戏。因为这份胸怀,上海已形成市属院团、区属院团、民营院团为主的多梯次创作矩阵。同样因为这份胸怀,上海始终照顾好昨天的“台柱”,珍惜好今天的“台柱”,培养好明天的“台柱”。

  人才活力迸发,这才有了上海舞台好戏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