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复旦图书馆:在历史的公转中自转

2018-11-0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沈轶伦

  

  1958年陈望道校长(右捧书者)参与新馆搬书活动

  100年前的秋天,复旦大学部分学生发起戊午阅书社,每人捐洋两元购置书籍,自主管理,由此形成了复旦大学图书馆的雏形。走过百年历史,今天这座图书馆里,每一本书,或多或少都是过去一个世纪里某一个时段的见证者。

  如果一本书有生命,是否会记住每一双曾翻开它的手?

  如果这些有生命的书,聚集在一起庆祝它们在人世间度过的岁月,那么这画面是否会像一群学者的聚会,又或是像一群长者的重逢?

  100年前的秋天,复旦大学部分学生发起戊午阅书社,每人捐洋两元购置书籍,自主管理,由此形成了复旦大学图书馆的雏形。走过百年历史,今天这座图书馆里,每一本书,或多或少都是过去一个世纪里某一个时段的见证者。

  书的生命,就是人的生命的延续,而图书馆,就是爱书人魂魄的居所。过去的一个世纪,风云变化,在复旦大学里的这些书,也并非都在书架上安静站立,它们中的许多,走过不平静的历程,有的经历战火,有的劫后重生,有的见证离散,有的甚至绕过大半个中国。

  如今,当复旦大学图书馆钱京娅、史卫华领衔的编写小组,为梳理图书馆百年历史而触摸到这些书背后的故事时,不禁感慨,这么一个看似与世无争的场域,原来也折射出时代发生的波澜壮阔。

  馆址的变迁

  1905年9月14日,复旦公学创立,借江苏省宝山县吴淞镇提督行辕开学。

  早在这一时期,学校就曾拨一间房屋为阅报室;1912年,学校迁往徐家汇李公祠后,在祠堂戏台陈列少量图书报刊作为阅报处。但这些还够不上算一座图书馆。1917年,复旦公学始创大学本科,改校名为复旦大学。戊午年,即1918年,部分学生发起成立戊午阅书社。1920年春天,学校在修订大学章程时明确规定:“学生每年应缴阅书费两元。”同时也宣告:“本校备有各种书籍数千卷,西文书籍数百卷。俟经济稍裕,尚拟多增西书以供研究。”

  在以后的几年里,图书馆有了正式的图书室用房。翻阅史料,钱京娅看到:1921年6月,爱国华侨、印尼富商黄奕柱捐银一万两,建筑校舍一所,为校办公及图书室用房。1922年春,大学部迁往江湾新址,图书馆占奕柱堂楼下二间。校董、曾国藩的外孙、后来成为上海总商会会长的聂云台捐赠《四部丛刊》一部,计2100册。到了1923年4月6日,复旦留学同学会商议赠书母校图书馆。到了是年秋天,图书馆藏书总数已经达5260册。1924年春,复旦大学聘杜定友为图书馆主任。这位图书馆学家拟定《复旦图书馆计划》,提出“盖大学而无图书馆,犹人之有躯壳而无灵魂也”。有鉴于此,拟募捐5万元,建一座仿美国图书馆之建筑。1925年,几经筹措之后,图书馆的捐款数目仅达计划数的三分之一,学校决定将奕柱堂办公楼扩建后作图书馆用。1930年,新扩建的图书馆举行开幕典礼,不久以中国合作运动创始人、英年早逝的复旦大学教务长薛仙舟教授之名命名为仙舟图书馆。

  此后10年间,图书馆的藏书日益丰富,到1935年达34260册,阅览座位可容400余人。至1936年,藏书总数已达39151册(各科研究室藏书不计在内),其中中日文图书27519册,西文图书11632册。另外,尚有合订本杂志2955册,其中中文杂志141种,西文杂志60种。在此期间,各科也相继建立图书室,如心理学图书室、商业图书室、社会科学图书室、文科图书室和中国文学科图书室等,各室藏书多为各科教授所捐赠或寄存。

  但战火袭来,偌大城市,也不再有能安放书桌之地。几代学人为图书馆所做数年之功,瞬息化为灰烬。

  1937年8月,上海华界相继沦陷,10月,日军火炮、飞机对复旦校园进行大规模轰炸,校舍2/3被毁,教学大楼、图书馆、教学仪器等悉数受损。复旦、大夏、大同、光华四所私立大学组成联合大学准备内迁。最终,复旦大学和大夏大学组成复旦大夏联合大学,分批前往江西庐山、贵州贵阳。之后联合大学解体,复旦大学选择在重庆北碚办学。1938年3月,学校确定在北碚黄桷镇复课。嘉陵江边,一幢三开间三进民房,成为复旦大学迁川的图书馆。图书馆因地制宜,分藏书、参考、阅览等室,可容读者百数十人。商学院和新闻系在重庆市内复旦中学内办学,因此另辟图书馆分馆。1939年5月,在重庆市内的院系迁北碚,分馆撤销。此番西迁图书仅12593册。

  炮火落在耳畔,山脚农舍简陋,但这些都未阻挠师生们向学之心。朴素的图书馆里,弦歌不辍。1939年,创校人马相伯逝世,复旦大学决定于重庆北碚建造相伯图书馆。1943年,复旦相伯图书馆在北碚夏坝竣工。当时当地,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战争会结束,甚至也不知道战争究竟会不会结束,今天建好图书馆,可能明天会被炸毁,今天毕业,明天也未必能有好前程。但去除了一切世俗功利追求后,读书本身反而在此刻显得尤为纯粹。书架边上,常常人满为患。

  如果这些书本会有记忆,它们一定会记住战火中这些坚定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