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解放前夕 十六七岁的中共地下党员秘密做哪些大事

2018-10-10 来源:上观新闻

  

  “我们相对年轻一点,跑腿的事多做一点。”说话的人叫陈一心,今年86岁了。1947年3月,当时只有15岁的陈一心作为虹口区麦伦中学(现继光中学)的高一学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70多年过去,当年的少年已是老者,但心中跃动的火苗始终未曾熄灭。国庆长假最后一天的“上海·故事”读书会上,陈一心与比他年长两岁的沈忆琴作为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学生运动的亲历者,与读者分享红色往事。

  老陈口中的“多跑腿”是指由8位解放战争时期的地下党员担任编委的《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条战线中的上海学生运动史料选编》一书的编辑工作。8位老人中,有3位已经90岁,86岁的陈一心是其中最年轻的。“编这本书,一是抢救,再不抢救,亲历者都走了。”陈一心说,解放战争时期参加学生运动的地下党员,目前的年龄在80岁至90岁这一档,“趁我们头脑还清晰,腿脚还灵便,把我们了解的、亲身经历的写下来,留住历史,留给后人”。二是完善,全书共分7编,第一部分收入中共中央和中央上海局关于第二条战线的电文指示,17封电文包括来自毛泽东、周恩来等的直接指示,都是过去鲜少公开发表的;第二部分汇集中共上海市委、学委领导人撰写的总结学运经验的论述;第三部分汇编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学运中重大事件与专题的回忆文章;第四、五、六部分分别是大学专科、男中、女中的相关文章;第七部分是关于上海学联的史料。全书共86.6万字,汇集130位作者的100篇文章,可谓对这一专题历史的详尽整理和收录。“力求史料真实准确,站得住脚是我们的编辑原则。”陈一心说。

  

  陈一心的父亲是著名教育家陈鹤琴,因为父亲与麦伦中学的沈体兰校长关系非常好,二人又都追求红色和进步,陈家三兄弟先后入麦伦中学念书。陈一心在高一参加地下党时,是当时年纪最小的党员,1949年初,读高三的他担任地下党的支部书记。那时,全校300名学生中已经有24名共产党员。

  15、6岁的年纪,之于今天的同龄人,很难想象,当年的前辈经历了何等艰难的斗争。“有些工作确实是比较危险的。”陈一心回忆,上海解放前夕,他接到地下党领导的任务,绘制两幅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领袖画像。如何在当时风声鹤唳的环境下完成这个任务,并把画像保存好?一群年轻人先要找到一个保密条件比较好的地点,再和绘制画像的人秘密接头。当时,他们甚至不知道毛主席和朱总司令长什么样,是从美国一本杂志上找到了一张毛主席的像,又通过版画家野夫找到了朱总司令的像。两位绘画者日以继夜地工作了14天,终于把2米高、1.5米宽的像画好了。5月25日,苏州河以南先解放,但麦伦中学在苏州河北,苏州河上还在交战,到不了存放画像的苏州河南的一处住宅。5月26日,枪声小了,麦伦中学两位学生地下党员叫了2部三轮车,将两幅画像运到了麦伦中学门口。5月27日,上海解放,这两幅画像就成为沪东区最早出现的两幅领袖像,在大游行中总是出现在队伍的最前列。

  陈一心说,学生地下党员在宣传和情报工作方面发挥了不少作用,他们建立地下印刷站、绘制秘密地图,提篮桥区的地图就是由麦伦中学的地下党和积极分子完成的。放学后,大家组成三三两两的小组,有人假装打羽毛球,把球拍进院落,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也有的假装上厕所,采取了各种办法。各区的地图完成后,拼在一起,就成为上海的完整秘密地图。“这些地图到底能发挥什么作用?我们也不知道。直到上海解放后,陈老总在上海地下党会师大会上专门提到了上海地下党的同志很了不起,提供了大量的地图和国民党军警的分布情况,对顺利解放上海起到了很好的帮助作用。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原来我们基层党员所做的这些工作,真的一层一层抵达了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陈一心说。

  由于地下党工作的特殊性,党员都是单线联系,掌握的情况也是整个网络上局限的一段。70年后整理资料,与当年绘制秘密地图一样,都是某种意义上的“拼图”。“这本书不是为了现在编的,而是为了下一代人。”比陈一心早一个月入党的沈忆琴当时是沪江大学的大一学生,今年88岁了。“这段浩浩荡荡、波澜壮阔的历史,应该留下一点资料,更重要的是,成为下一代人的爱国主义教材。”这是陈一心、沈忆琴和所有老编委的共识。《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条战线中的上海学生运动史料选编》出版后,编委会成员将400多套书送往上海的大学中学,希望它们真正发挥教育后人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