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王家厍与张家宅,消失在历史中

2018-10-10 来源:上观新闻

  1978年9月底的一天,在上海市机电一局标准件模具厂内,像往常一样,机器轰鸣,工人干活。忽然,车间上方的大喇叭响起,播出了车工邹振环的名字,要求他即刻去人事处报到。

  在人事处办公室,干部递给邹振环一封信,这是来自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邹振环道谢接过通知书后,申请用厂里的电话给父亲所在的厂打了电话。此时,西南联大经济系毕业的父亲正被下放劳动,在厂里打扫厕所。

  这是改革开放元年,恢复高考第二年,这个时刻,对于邹家来说,是命运转折的时刻。

  几天后,报喜的卡车开到了北京西路,要到邹振环家门口。但整个张家宅支弄太窄了,卡车没法驶入。送喜报的同厂工友纷纷从车上跳下来,一路敲锣打鼓走到邹家。

  这一片人们敲锣打鼓走过的区域——王家厍/张家宅地区,如今已经在城市建设进程中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和商品房。

  

  这些记录过邹振环父亲低头走路的街区,这一片见证了邹振环光耀门楣的小巷,这些承载了许多此地居民生活、劳动和渴望的房子,现在都已经消失在历史中。在今年的一次学术会议上,邹振环作了《大上海的小街区——“王家厍”/“张家宅”的地理空间与文化空间》发言,逐一考证了这一街区的由来,也是向这个曾养育过他的地方作一次致敬。

  一

  邹振环的父亲邹逸涛是1947年到上海的。

  这位宁波青年于1940年考入西南联大经济系,一年后太平洋战争爆发,在联大学生投笔从戎的高潮中,他报名参加了第四期战地服务团译训班。这个训练班为配合援华英美盟军工作而特设,征调全国各大学文法学院毕业生和外语系二年级以上的学生,以及英语较好的学生报名服役一年。邹逸涛入伍从译,他服务的对象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志愿航空大队即飞虎队。

  1943年,邹逸涛回校继续求学,1945年7月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毕业后进入国民政府设立的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工作。1947年总署任务完成,邹逸涛当时供职的杭州浙闽分署解散,他和妻子便离开浙江到上海,在亲戚开设的企业里担任管理工作。

  在寻找住处时,邹逸涛自然而然也就循着亲戚的推荐,入住张家宅地区西部的融和里20号。这是一片建造于1925年左右的石库门建筑,风格介于老式石库门和新式石库门之间,既有木窗的格局,也有卫浴设施和宽敞的天井,内部设施都优于周边同时期建造的同批建筑。据说,20号和隔壁的22号,是建造此弄堂的营造商为自己和家属建造的自留住所。

  父亲抵沪10年后的1957年,邹振环在这里出生。同年,邹逸涛的弟弟,当时从山东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的邹逸麟,随谭其骧教授来上海参加《中国历史地图集》编纂工作。日后,邹逸麟成为复旦大学历史系名教授。战乱时期分散各处的家族成员,渐渐在这里汇合。

  张家宅地区有两个会概念,一是一条大弄堂的名称,指位于北京西路、石门二路、新闸路和泰兴路这样一块区域,面积大约0.6平方公里;二是一个大街区的名称,指张家宅街区(后来成为张家宅街道划分的依据),即东起成都北路,西至戈登路(Gordon Road,后改为江宁路)周边地区,南濒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北临新闸路山海关路。张家宅的名字最早出现在1908年的《申报》上,或以此地曾有过的一条张家宅浜(1931年填平)而得名。

  

  有趣的是,张家宅地区曾经有另一个名字——王家厍。1843年后,英殖民主义者越界筑路,英沙逊洋行于此购地建造起英式住宅数十幢。至租界扩界前,上海大地产商程谨轩于1900年前后购进大量土地,在卡德路(今石门二路)两侧建起花园洋房和里弄房。以石门二路为界,路东称为东王家厍,路西称为西王家厍。但人们习惯称卡德路东为“东王家厍花园弄”(今北京西路 605弄,后简称“东王”);西为“西王家厍花园弄”(今北京西路707弄,简称“西王”)。根据《上海大辞典》记述,王家厍大致范围以静安寺路、卡德路一带为中心,东到大田路,西近麦特赫斯脱路(Medhurst Road,后称泰兴路),南至静安寺路、凤阳路,北至爱文义路(Avenue Road,1945年改为北京西路)。王家厍和张家宅的空间基本重叠,但中心略有不同,后者不再是卡德路和静安寺路,而是向西北移动了约300米,即后来的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张家宅路为中心。

  时移世易,王家厍的名字渐渐被人遗忘,取而代之的是张家宅的名字。随着张家宅的消失,如今境内唯一留下历史痕迹让人有所联想的,就是今日著名的点心店王家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