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上芭《闪闪的红星》赴江西采风 用真情实感演绎红色经典

2018-09-14 来源:上观新闻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革命教导挑肩上,党的教导记心头……”如果看过电影《闪闪的红星》,一定记得潘冬子坐在小小的竹排上,神情坚定,随激流勇往直前的一幕,李双江演唱的这首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也成为无法磨灭的旋律。

  上海芭蕾舞团原创舞剧《闪闪的红星》100多位演职人员,9月12日至14日赴《闪闪的红星》电影取景地江西婺源采风。这里有如画的山川、清澈的河流、穿梭的竹排,和淳朴的村民。他们在一方水土中汲取养分,塑造更加有血有肉的舞台角色,讲述更加动人的红色经典。

  深入生活,让艺术创作更接地气

  1972年,作家李心田出版了小说《闪闪的红星》,讲述年轻红军战士潘冬子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故事。1974年,由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成为一代人的共同记忆。如今,上海芭蕾舞团第一次用芭蕾舞剧的形式将《闪闪的红星》搬上舞台,用当代语言讲述红色经典。与以往作品不同,舞剧《闪闪的红星》第一次以成年潘冬子的视角进行叙事。通过蒙太奇式的分切与组接,行军路上的种种与儿时记忆交织,令潘冬子更加坚定信仰,为守护更多的家庭而英勇奋战到底。

  “采风太有必要了,我们在城市里生活太久了,每天面对的都是排练厅的天花板、电灯和镜子。而在这里,我们的演员们可以头顶蓝天、脚踩泥土、被太阳晒一身大汗。”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

  在位于星江河上游的清华镇,舞蹈演员们走上有800多年的历史的彩虹桥。桥下一湖碧水,远处青山连绵。电影《闪闪的红星》里,潘冬子把盐溶到水里,倒在棉衣上,闯过伪军岗哨的盘查的一幕,就在这桥头拍摄。

  在秋口镇李坑村村头,演员们踏上了溪流中的竹排。在舞剧《闪闪的红星》第二幕,将会有竹排溪中行的场景。扮演成年潘冬子的上芭首席演员吴虎生说:“要在舞台上入戏,需要塑造一种真实的环境感。只有真正踏上过竹排,才能找到那种晃晃悠悠的感觉。只有真正在草丛里穿行过,才能找到奔波行军的感觉。采风就是将这种感觉印在脑海里,在舞台上传递给观众。”

  

  成年潘冬子扮演者吴虎生挥舞“红星照我去战斗”旗帜

  上芭首席演员范晓枫伤后复出,在《闪闪的红星》里扮演潘冬子的母亲,为了救老百姓在大火中牺牲了。以前演《天鹅湖》或《睡美人》,范晓枫都是出演虚构的童话角色,这一次在《闪闪的红星》里,范晓枫希望能塑造一个“真实的母亲”。“这两天看到的山山水水、村落百姓都十分淳朴,对我塑造母亲这个角色有很大的帮助。一个职业演员,既要能演公主,也要能演一个有血有肉的战士、农民、母亲,一定要发自内心地去演,用真情实感去打动观众。”

  苦练军姿,展现当代青年的精气神

  

  成年潘冬子定妆照陈伦勋摄

  在舞剧《闪闪的红星》里,贯穿始终的是成年潘冬子和他的战友们行军打仗的场景。编导赵明本身也是一位军人,充满军旅情怀,善于将战士的特质巧妙融入到肢体动作之中。为了让演员们更好地进入角色,来江西采风之前,上海芭蕾舞团还特意请来“南京路上好八连”的战士们,指导大家进行了一场烈日下的军训。站军姿、走正步、敬礼、背枪、匍匐,每一个动作都高标准严要求,力求形成肌肉记忆。

  塑造战士形象难不倒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员们。红色剧目《白毛女》是上海芭蕾舞团的“传家宝”,团里的男演员们基本都演过里面的八路军战士,底子都在。不过,在舞剧《闪闪的红星》里,行军战斗的戏份更重。“通过军训,我们从军人身上感受到了吃苦耐劳的崇高品质,对我们进入角色帮助很大。”扮演潘冬子父亲的演员张文君说。

  在江西采风途中,穿过树林跨过小溪,总有人扛着红旗走在前面,大家一个接一个紧随其后。“我看到这样的情景觉得很感动,他们有许多都是90后乃至00后的小演员,在太阳底下,昂首挺胸向前,传递着一种当代青年的精气神。”范晓枫说。

  在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下,舞剧《闪闪的红星》将作为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于10月24日至28日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上演。江西婺源采风之后,所有演员将回到上海,继续紧张的排练。未来,上海芭蕾舞团还计划将演员们带到井冈山进行下一轮采风,重走红军战士们走过的红色之路,传承他们的忠诚与信仰。

  辛丽丽说:“《闪闪的红星》并不是对经典故事的复述,而是一种传承和创新。我们希望通过采风、创作、排练,每一步扎扎实实,最终呈现一部有革命精神、有红色情怀、也有当代气息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