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看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怎样融入上海

2018-02-12 来源:上观新闻

  在近代上海,越是与外国人有交往,越是切身感受到国家独立主权意味着什么。无法独立自主,腰杆子就挺不起来。而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前提,就是中国人民组织起来,由“中国人”变成“中国人民”

  

  说起上海,石库门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代表性符号。在这里,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梦想得以启航;在这里,江南传统的二层楼民居样式与源自欧洲的联排布局和谐共存。

  石库门兼具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的特征,亦是上海这座城市的独特气质所在。

  站在新的起点上,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这三种文化,如何汇入上海文化的“激流”之中?

  近日,复旦大学特聘资深教授姜义华,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上海大学教授忻平,上海市民俗文化学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仲富兰,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国际学者中心教授、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孙逊,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市委党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朱鸿召,就相关话题接受了解放日报·上观记者的采访。

  现代化的上海不是江南文化“飞地”

  解放日报·上观:上海正变得日益都市化、国际化,却也似乎越来越远离“烟雨江南”的传统韵味。现代化的上海,还算真正的江南吗?

  姜义华:今天的上海地区,包括清代松江府所属华亭、奉贤、金山、南汇、青浦、川沙等地,以及原苏州府所属、后改为太仓直隶州所属的嘉定、宝山、崇明等地,可谓吴越文化的重镇。

  人们通常所说的上海文化,是伴随上海开埠和国际化大都市建设而逐渐形成、发展起来的。它在原先传统文化积淀的基础上,积极吸收和融合世界各种新的文化成果,汇聚中国各地方、各门类的文化精华,全面推进传统向现代转型,努力在文化上进行独具特色的再创造。正是凭借这几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上海方才成为中国乃至东亚新文化的中心和发源地。

  仲富兰:改革开放40年来,上海确实变得更加现代化,但这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上海原本是江南的一个镇、一个“壮县”。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崛起,离不开“应天十府”资金、人力、市场以及人文资源、地理环境的支撑和互动,上海绝不是江南之外的“飞地”。都市化的上海仍是“文化江南”的重要组成组分,是传统江南文化在新时代的深化与超越。

  解放日报·上观:“江南”原本与“江北”“中原”相对,泛指长江中游以南的广大地区。这与现今意义上的江南地域概念似乎有所出入?

  仲富兰:很多学者对江南的地域概念,作过各种各样的阐释。《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说的:第一,江南是指江苏、安徽两省的南部和浙江省的北部;第二,江南泛指长江以南。但是,按照前一种解释,那扬州就基本被排除在外了,而扬州曾是江南文化的翘楚。按照后一种解释,是不是要将粤、闽等地纳入江南的范畴?

  基于地形地貌、社会经济、文化特色等因素而形成的狭义江南概念,约出现于元明时期。一般认为,明清时期的杭州、嘉兴、湖州、宁波、绍兴、苏州、松江、常州、镇江、江宁构成了江南核心区域。

  解放日报·上观:作为一个文化概念,“江南”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共通特性?

  仲富兰:古往今来,人们谈及江南,并不一味计较精准的地理限定,而更关注在一个大致区域内具有共通性的自然景观、社会形态和人文特征等。“杏花春雨”“粉墙黛瓦”“百桥千街水纵横”“一曲溪流一曲烟”……江南文化中蕴含的秀美山川和人文意象,始终是其真正的魅力所在。

  要说有什么共通性,我认为可以归结为水。江南之胜,独在于水。水在江南拥有着别致的内容,那就是水的人文化:受水的限制,江南一带出行多靠舟楫,于是建房时也巧妙利用这一特征,形成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