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孙中山先生最后的日子

2017-04-21 来源:北京日报

  

  孙中山逝世后,在中央公园设立的灵堂。

  

  孙中山

  

  1924年11月30日,孙中山、宋庆龄离开神户前往天津时拍摄的合影。

  

  国民党党内同志在孙中山灵柩前。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溘然长逝。临终前,他口中仍不住呼唤:“和平……奋斗……救中国……”

  5个月前,他应冯玉祥之邀,从广州出发北上北京,共商国是。然而,谁也没想到,北京会成为孙先生人生的最后一站。

  孙中山的北上之行,是他人生最后的日子。这位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在病痛的折磨下,还要一次次体会着挫折、欺骗、背叛……掌握着权柄的各方势力、各路军阀,簇拥在孙中山周围,却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没有一个想“救中国”,甚至对废除列强加之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也没有兴趣。

  孙中山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他生前力主联合的中国共产党才是他真正的同志。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忠诚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最终,“救中国”的理想在中国共产党人手上得以实现。

  冯玉祥政变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打响。

  “东北王”张作霖率领15万大军,兵分两路,向坐镇北京的直系扑来。贿选上任的总统曹锟,急如星火地将直系军阀的实权人物吴佩孚请到北京主持战局。

  对于眼前的战局,吴佩孚显得信心十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夸下海口:“我出兵20万,两个月内一定可以平定奉天。”他甚至连得胜后如何安排张家父子都想好了:张作霖下台,他的儿子张学良可以出国留洋嘛!

  事实证明,吴佩孚的确实力超群。他一出马,直系军队在前方的阵脚就稳住了。可是,就在他打算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时候,后院儿着火了。

  1924年10月22日晚上,直系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并没有奉命从古北口出发,接应正在山海关附近作战的吴佩孚,而是调转方向,率队返回了北京。

  当天,冯玉祥率部一路走一路割断电线,封锁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兼程140里,杀回北京城。晚上9点,冯玉祥的部队开到安定门城楼下,不费一枪一弹,就杀入了北京城,包围了总统府。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时,孙中山正在韶关。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打响,孙中山召开军事会议,决定趁势北伐,推翻直系军阀。为此,他将北伐大本营设在广东韶关,并于9月20日亲自到韶关督师北伐。

  北京政变发生的第三天,孙中山才辗转通过日本驻广州总领事天羽英二得知消息。孙中山大喜过望,虽然他好几年前就接触过冯玉祥,但他没想到,冯会这么干净利索地将曹锟拉下台。

  其实,冯玉祥与曹锟和吴佩孚关系很不好。由于他不是曹吴二人的嫡系,再加上个性强,正义感盛,总是受到排挤。曹锟贿选上台后,克扣冯军军饷达11个月之久。冯玉祥派人到北京讨要,还被曹锟手下的贪官污吏狠狠刮了一层皮。

  另一方面,国民党从未停止与冯玉祥的接触。1920年冯率部驻扎汉口的时候,孙中山就曾派国民党党员徐谦拜访过冯玉祥。后来,冯玉祥拜读了孙中山赠送给他的《三民主义》和《建国大纲》,对于孙中山的主张更加心有戚戚焉。1922年,当孙中山派人劝冯玉祥相机“倒直”时,冯玉祥表示:“目下直系兵力数倍于我,如冒险盲动,必遭失败,待时机到来,我一定有所举动。”

  事实证明,冯玉祥当时并非随口搪塞,他一直在等待彻底击垮直系军阀的时机。

  冯玉祥后来在自传《我的生活》中回忆,1924年9月的一天,第十五混成旅旅长孙岳到南苑祭拜昭忠祠,冯玉祥与他进行过一次密谈。冯玉祥开诚布公地向孙岳表示,直奉战争一触即发,他誓死反对这种不义之战。他打算利用形势,伺机倒戈,如果能推翻直系军阀,就请孙中山北上主持大局。

  孙岳早年曾经参加过同盟会,很受孙中山赏识。后来,他虽然因缘际会加入了直系,但是一直与国民党元老李烈钧、李石曾交往甚密。

  孙岳与冯玉祥一拍即合,并且联系了陕西暂编第一师师长胡景翼。胡景翼与孙岳一样,也是老同盟会会员。因为是“半路出家”,他在直系中也很不得志。于是,三人商定了发动政变的具体计划和步骤,就等待时机成熟,一举起事。

  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后,曹锟委任孙岳做了京畿警备副司令,负责北京治安。这下正中冯玉祥、孙岳等人的下怀。当冯玉祥的部队开到北京城下时,孙岳开门迎接,来了个里应外合。与此同时,驻扎在迁安、遵化的胡景翼也率部返回通州,直逼京城。

  10月23日,冯孙胡三人联名发出了呼吁和平的“漾电”。在前方打得正欢的吴佩孚看到“漾电”,大吃一惊。虽然他处处防着冯玉祥,但还是没料到冯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倒戈。

  此时,吴佩孚阵脚大乱。一方面,他刚刚在与奉军的较量中处于上风,不想放弃得来不易的优势局面;另一方面,他又急于回京营救大总统曹锟。于是,他率领一少部分军队返回北京,剩下的部队继续与奉军作战。

  结果,回京“救驾”的直军人数太少,不是冯玉祥国民军的对手,而留在前线的部队,也因北京政变军心大乱,很快就让奉军打了个落花流水。吴佩孚腹背受敌,苦心经营多年的军队一下子土崩瓦解。

  孙中山得知冯玉祥政变成功的消息后,一时间竟不敢相信是真的。他在事变发生后的一次演讲中说:

  (冯玉祥)于六个月前,便来了一个报告,说在北京布置已经有了很好的成绩,军队赞同的很多,力量也是很大,中央革命马上可以发动,要我先到天津去等候机会。但是那个时候,我还不大相信能够有这件事。只可对他们说,你们何时有事变发生,我便何时可以到北方去。但是在事变没有发生以前,我便不能前去……到了前十几天,他们果然有很大的变动,推倒曹、吴。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孙中山对于这场政变,毫无思想准备。那么,他是否该如前所述,立即前往北京主持大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