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邬达克:改变上海面貌的建筑师

2017-01-1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诗悦

  近年来,邬达克,这位上海近代建筑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建筑师掀起了一个文化热潮。去年,修缮一新的绿房子在世界文化遗产日当天对公众开放,市民排了几条马路等候参观的盛况还让人记忆犹新;上海的第二届邬达克建筑遗产文化月正在如火如荼地举办。邬达克的建筑也被排进了上海一日游的路线。

  这波热潮是怎样造成的?这同历史的真实状况又是否相称呢?澎湃新闻记者为此专访了同济大学城市与规划学院的副教授华霞虹,她也是国内最主要的研究邬达克的学者。

  

  邬达克

  华霞虹认为,近年来对邬达克建筑的关注是由很多原因造成的,一方面,邬达克留下了很多历史资料,在国际上也有大量学者对邬达克进行专题研究,此外,这跟中国同东欧国家特别是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在文化上的交流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还有邬达克纪念馆在上海的成立,所有这些因素共同推动了上海的邬达克热。

  作为研究者,在高兴的同时,她也表示了担忧,因为邬达克仅仅是上海近代建筑史上的一个优秀案例,还存在大量优秀的中外建筑师,比如公和洋行、赉安洋行、鸿达洋行、范文照、陆谦受、李锦沛等,他们共同造就了辉煌的上海城市文化。她希望邬达克热是以近代建筑作为切入点的公共文化热的起点,而非终点。

  

  国际饭店

  先行一步的专业领域研究

  澎湃新闻:过去上海人对于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等都有很深的回忆,但似乎就是近十年,这些建筑的设计者邬达克开始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而且有越来越火的趋势,作为国内很早就开始研究邬达克的主要学者,你怎么看待这股热潮?

  华霞虹:我个人对现在的状况不是最喜欢,有点太消费了,而且太单一。像邬达克建筑遗产文化月的开展以及其他相关的活动本身都是积极的,建筑作为一个公共话题受到人们的关注也是好事,作为研究者,我很高兴,但只关注邬达克,却让人失望。

  

  大光明电影院

  澎湃新闻:似乎应该到了再往前走一步的时候了。

  华霞虹:对。现在人们反复做这个主题,一方面表明专业领域的研究和公众文化之间的连接还不够,导致人们思维懒惰地去炒一些已经热起来的话题,另一方面则显示出大家还是在借着这个热潮消费,就好比房产市场里,做经典户型,虽然不会出错,但也未见得会太好。要改变这一现象需要管理部门、专业人士、媒体和公众的共同努力。上海的城市历史和建筑文化中还有非常多值得发掘和发扬的故事可以成为建筑遗产保护的热点。

  你说的“邬达克热”的时间差不多是对的,但其实专业领域的研究很早就展开了。王绍周、陈从周、罗小未等先生都是这一建筑领域研究上海近代建筑的先驱者。我的硕士论文选择邬达克作为研究对象其实是我的导师郑时龄老师提议的,他当时在撰写《上海近代建筑风格》,而邬达克是1930年代上海滩影响最大的建筑师及事务所之一,那时我同时还在设计院做建筑师,历史这个话题对我来说是新的领域,论文也就只是认认真真做出来了。

  2000年答辩的时候,这篇论文也未必有多出彩,伍江老师还提出了一些问题。巧合的是,1999年论文快完成时,我收到消息说加拿大有一位学者也写了一篇关于邬达克的论文,是以国际饭店为主体的。她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发现了邬达克家人捐赠给图书馆的档案,因此得到了丰富的资料。她的论文对邬达克所有的作品有完整的梳理,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澎湃新闻:研究邬达克能够接触到的资料有哪些?

  华霞虹:一方面郑时龄老师自己收集了老照片和资料,而我主要的贡献应该是去上海城市建设档案馆查阅了当时工部局和公董局的图纸。近代租界的管理比较完善,所有能留下来的资料都进入了政府的档案系统。

  所以说,其实邬达克的研究是国际化的研究,这是非常有利的。那位加拿大学者Lenore Hietkamp在2001年同国际饭店联系在那里做了一个展览,现在二楼廊道里还留有她当时的资料。

  还有尔东强和江似虹写的《最后一瞥:老上海的西方建筑》里收录很多邬达克的作品,这是第一本由香港出版的关注上海近代建筑的英文书籍,也非常重要。

  另外,伍江老师的《上海近代百年建筑师》中,将公和洋行和邬达克作为当时重要的国外建筑师代表列出来。

  2004年到2006年间,意大利学者卢卡·彭切里尼完成了一篇关于邬达克博士论文,郑时龄老师也是他论文的副导师,期间我们一直有互动,应该说这是专业领域内迄今为止最全面的研究著作。卢卡在写作期间专程去匈牙利找到了邬达克的家人,他请求他们找一找家里有没有留下当时的书信。没想到真的找出一个饼干桶一样的盒子,里面装有许多资料,包括邬达克早期寄给家里的信、明信片还有照片。在此基础上,他的家人建立了匈牙利邬达克文化基金会的网站,将这些资料全部公开。

  说实话,邬达克的研究得以进行,与他留档资料完备以及他家人给公共系统的捐赠有很大关系,导致他的资料很可得。而专业领域的研究,也是之后邬达克“走红”的基础。

  

  邬达克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