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存统早期革命活动述略(1919—1923)

来源:青年学报    发布时间:2022/3/9 9:42:27

  编者按:施存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创始人之一、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旅日支部的负责人。从1920年5月参与创建中共早期组织到1923年8月力辞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这一时期,他为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组织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总的来说,施存统一生功大于过,他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历史功绩将被永远铭记。

  作者介绍:邵雍,男,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高校中国共产党伟大建党精神研究中心上海师范大学分中心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主要研究中共党史、革命史。

  施存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创始人之一、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旅日支部的负责人。从1920年5月参与创建中共早期组织,到1923年8月力辞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这一时期是他一生中最光彩夺目的时期。本研究主要根据施存统当时的译文政论,加上留在日本的有关档案,全面再现施存统早期革命活动,以及对革命事业的重要贡献,以此纪念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建团一百周年。

  一、在上海参与创建党的早期组织前后

  施存统(1899—1970),浙江金华人,1899年出生于一户贫困农家。6岁到16岁间,施存统一边在家帮工,一边跟同村居住的伯父施长狭读书。后由其伯父出资进了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当时学界新思想风靡,施存统“因家贫,自己的行动不能如愿,常有不遇不平之感,终于对共产主义思想产生了共鸣”。1920年6月20日,施存统启程赴日本养病和读书。

  二、在日本期间专研社会主义

  1920年6月20日,施存统在《民国日报》副刊《觉悟》发表《致诸位朋友信》,称:“到日本去养病;不能一一通知,请原谅。以后来信,请寄‘日本东京市外高田村目白二六三六’就可。”自那以后,施存统一边养病,一边上东京同文书院。1921年春退学,一心专研社会主义。

  在日本时期,施存统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还不是很纯粹,仍有一些问题。他先是表示“工读主义,是一种很好的主义;凡是要做人,必须要实行工读主义”。后又公开表明,“我决不根本反对无政府共产主义”。1921年5月26日,他致函邵力子称“我对中国的改造甚感悲观”。这些是后来他一度脱离革命阵营的原因之一。

  三、与日本社会主义者交往

  日本警方1922年2月认为,施存统“以上学为名,与本国的共产主义者李达、王仲甫、陈独秀、戴天仇等一起宣传共产主义;另一方面,与日本被监视人物堺利彦、高津正道、近藤荣藏、高濑清、宫崎龙介等往来”。而上述五人都是日本警方认为的“社会主义者”。

  1921年12月20日,施存统在东京与几个日本共产党员一起被捕。12月27日,日本内务大臣发出致警视总监的训令,认为“中国人施存统的行动扰乱了帝国之安宁秩序,因此……限其自今日起十日之内,根据贵总监发放的通行权规定的路线,离开帝国领土”。当晚,施存统坐汽船“亚利桑那号”,由两名警视厅警官押送,从横滨出发去上海。12月29日,施存统在船上对日本社会主义者作了总的评价:“在日本的社会主义者中,我认为第一人是堺利彦,其次是山川均。大杉荣太过激了,跟我主义不同,我不崇拜,但在主义的研究上我常常购买他的著作。”

  根据施存统写给周白棣的信,他到日本“想要做大事第一是学问”,“原本计划居住数年,做好学问”。然而,日本警方打破了施存统的学问梦。

  四、从事团中央的工作

  施存统回忆,“一九二二年初,我从日本回国,大约因为我比较年轻,党组织派我恢复社会主义青年团”。当时他负责团的临时中央局工作。

  施存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与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创始人之一,参加革命早,资格老,而且对青年学生的重要性,以及把他们组织起来的必要性有所了解。在做青年工作的同时,施存统还继续翻译了一些日本社会主义者的论著。主要有河上肇所著《俄罗斯革命和唯物史观》《马克思底理想及其实现底过程》、北泽新次郎所著《劳动问题》以及植田好太郎的《劳动问题底发生和组合运动底进化》等。

  1922年5月5日至10日,团的“一大”在广州举行。大会选出了施存统、俞秀松、张太雷、蔡和森、高尚德等为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施存统当选团中央书记。施存统回忆,从团“一大”到1923年的团“二大”期间,团中央经常在一起工作的有四个人,就是施存统、俞秀松、张太雷和沈泽民。1923年8月20日至25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南京东南大学召开。施存统由于患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力辞团中央执行委员,最后得到了大家同意,离开团中央去上海大学执教,走上了新的战斗岗位。

  光阴如梭。2022年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100周年。施存统逝世也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人们不会忘记他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和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历史功绩,不会忘记他大力宣传科学社会主义的历史功绩,也不会忘记他主持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期间的历史功绩。